翌日,靳留芳如约来到恒亲王府,与睿小王爷一同进宫面圣。

    当然,如靳留芳所言,睿小王爷答应漪晴暂时留在张府内、并未跟随其进一步行动。

    太医院中,太医院院使领着一堆院判、太医将靳留芳团团围住。

    院使周正印见睿小王爷亲临,忙行礼道:“见过睿小王爷,靳留芳违背我太医院院规,私自出宫治病、甚至妄图独自联合外人给当今皇子瞧病!实属胆大妄为,还请睿小王爷体谅!”

    睿小王爷耸肩,靳留芳原本就打算要回太医院领罪,于是道:“还请周大人见谅,靳太医医术高明、学术渊博,莫要浪费了人才!”

    周正印颔首会意,转而问道靳留芳,“你还有什么说的,在这一同说了,免得圣上问起、你又说出些离经叛道的话来!”

    看来在太医院里,靳留芳一直是大家心目中离经叛道的模版,以至于周正印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训斥。

    靳留芳忍辱负重,再三膜拜,犹豫过后还是没有把漪晴能治疗麻风病的事情提前告知众人。

    睿小王爷目光深邃,笑而不语。

    ……

    皇帝正用手捶捏着自己酸麻的双腿,抬头见到周正印,便笑道:“周钦到了,今年朕的双腿比往年更加疼痛了,你再给我调调药吧。”

    皇帝仁慈,对文武百官乃至嫔妃奴才都是和颜悦色、甚少发火。

    周正印赶紧上去给皇帝捏膝:“陛下怎么又亲自做这样的事了!您赶紧歇歇吧!这帮子奴才、竟然让您一个人呆在御书房。”

    几个模样青涩的太监、宫女赶紧从御书房们口跑进来、跪下。

    “无妨。”皇帝拦住周正印的絮叨。——皇帝喜静,不喜欢太多人伺候,故经常是一个人呆在一间大房子里,奴才们从来就是守在门外、耳朵警醒。

    周正印不再言语,手中的力度又加大几分,皇帝的表情渐渐由酸楚变得舒展,便责令多余的人退下。

    众太监、宫女只得听令。

    “周钦查出来穆涯眼疾的病因了吗?”肃清了宫殿,皇帝低声问道。

    周正印手中的动作未做半分停顿,道:“只揪出来一个御膳房里小太监,但是由于对方是单线联系的、所以就此线就断了,三皇子的饮食中查出来微量的毒性物质,怕是眼疾与此有关。”

    “呵呵,真是手段高明,其它宫殿的饮食呢?可否有此情况?”

    周正印沉思片刻,犹豫着。

    “直接说!”

    周正印道:“回禀陛下,不仅仅是三皇子的饮食,甚至还有您的饮食起居里面都发现了有微量毒素的痕迹……微臣已经直接将有嫌疑的人员档案记录在册,但毕竟这事涉及复杂,怕是查也查不清楚……”

    周正印所说的人员里面竟然有太后身边的竹清,以及太妃身边的鸳鸯!看来这里面的水是真混啊!

    皇帝冷笑一声,这事果然没有那么容易查的!想要彻查就必须京东太后和太妃!况且还不一定有没有太后或者太妃的影响。——谁让皇帝自己不是她们的亲儿子呢?!

    周正印不敢接话,跪在地上上半身伏地。

    皇帝示意对方起身,道:“周钦可是在同清朕?诺大的天下,竟然没有朕的安身立命场所、甚至到处躲避暗杀!甚至包括朕的嫡子!”

    “皇帝陛下息怒!切不可伤了身子!”周正印不住磕头说道。

    皇帝扶起陪着自己长大的太医,羡慕地看着还算精神的状态、以及依然黑色的头发,幽幽道:“我明白,周钦。若不是你这么多年来尽心调理着朕的身子,朕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只是可惜了我的儿子!”

    皇帝有四子:大皇子凌穆钧是个有勇无谋的,二皇子凌穆封是个性情阴沉不爱说话的,四皇子凌穆晨年岁尚小、还未定性,然后就剩下个皇后所出的、和自己极其神似的三皇子凌穆涯!哦,对了,还有未出世的满佳——满嫔肚子里面的孩子。

    周正印道:“三皇子实在可惜!皇后遗子不说,不仅神采斐然、而且深的群臣爱戴!”是当仁不让的太子人选,但是皇储的话题是个极其敏感的话题,周正印说到如此程度,已经算是难得了!

    皇帝叹息道:“我怎么不知道!为了老三,我连皇后都不立!他们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当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好捏吗?!“对了,你今天来,可是为了老三的眼睛来的?!”

    终于说道正题了!皇帝冲着自己的伙伴发了一通脾气,才稳定下来情绪开始步入正题。

    周正印赶紧招呼在外面候着已久的睿小王爷和靳留芳一同进入。

    皇帝一脸狐疑地看着满脸青葱的靳留芳,转而冲睿小王爷道:“这就是能给老三治眼睛的人?!”这也太年轻了吧?!“为何不通过太医院向上汇报?!”

    靳留芳慌忙跪地,睿小王爷瞥了一眼周正印,道:“皇叔,在太医院里讲究论资排辈,轮到靳太医能治皇子的时候——那黄花菜早就凉透了!”

    周正印回应道:“回皇帝陛下,太医院确实有这样的规矩,皇子们身份尊贵,需得有资历、能力高深的大夫医治。——这个规矩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投机取巧、而不好好地学习医理。”

    皇帝点头道:“都不错,但是事有轻重缓急。但是三皇子的眼睛进展太快,你可有好的办法?”

    靳留芳回答道:“回皇帝陛下,微臣确实有办法能保证三皇子能够重现光明,但是需要终身佩戴厚厚的镜片!”为了增强自己说话的真实性,靳留芳甚至还专门找人替自己完成了实验性手术。“而且微臣已经成功救治好三例病人,目前正在太医院陈院判大人那里!”陈平陈院判是领靳留芳进太医院的人。

    皇帝惊喜不已。

    周正印眉头紧皱:刚刚让靳留芳这小子把交代的都提前给自己交代清楚,然而对方还是藏了很多小九九。

    陈平随即被宣入殿。

    “回禀皇帝陛下,微臣爱徒靳留芳早就有治疗三皇子眼睛的东西,但是院使大人一直扣压着不让说!”陈平直接向周正印发难,继续道:“不仅仅如此,我徒儿还研制出来了治疗麻风病人的药物,也是院使大人不让其上禀,还请皇帝陛下严查!”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麻风病这样的绝症都有人能治疗了?!

    皇帝不仅仅关心穆涯的眼睛,但是对于治疗麻风病这样名垂史册的事情——自然更不能放过。

    当然周正印也是震惊——他震惊的是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事,更不知道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微臣听说民间女医王漪晴貌似最近在研制麻风药物,却不想靳太医也努力于此。”

    靳留芳头上开始微微发汗,他给自己师傅说的可是“漪晴妹妹发明了可以治疗麻风的药物”,但是自己师傅转眼就换了说法。

    靳留芳小声咳嗽提醒道,但是陈院判并不领情,只稍微改动了说法,便斩金截铁道:“她就是和我徒儿一起发明的药物!我徒儿不爱功名、这才成全了那王漪晴!”

    得,陈院判这样说,靳留芳想辩白都没法辩白了!

    皇帝疑惑,睿小王爷赶紧解释其就是享誉京城的才女、医女时,对方才恍然大悟,“如此,应是真的了,那姑娘的文学造诣相当精深!”

    周正印被晾在一旁,然陈院判不愿意就此放过,于是再次问道:“院使大人,靳太医医术高明,还请您多多提点,切不可让这样的人才明珠暗投啊!”

    这样就是逼对方表态了,周正印无法,只得硬着头皮道:“靳太医年资尚浅,应是我孤陋寡闻了!”

    “你这不是孤陋寡闻!你这是赤裸裸地打压人才!不配做我们的院使大人!”陈院判不依不饶。

    靳留芳压根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但是一边是自己的师傅,一边是院判大人,只得说道:“师傅,真的是院使大人不知道这麻风病药物的事……”您可别冤枉了他!

    靳留芳脑子不好使,但是陈院判脑子好使的很,借着靳留芳搭好的梯子笑道:“亏我这徒弟还向着你说话呢!啧啧……”

    皇帝冷眼旁观,他谁都不能多说一句话:一边是陈院判说的很有道理,另一边是周院使则自己信任多年的老伙计。

    睿小王爷插嘴道:“陈院判何须着急,院使大人也是谨慎行事、生怕三皇子有了什么闪失不是!”

    周正印看明白了,今天的套怕是早就谋划好了吧?!“回皇帝陛下、睿小王爷,微臣今日真的是有口难言!”

    陈院判嘴角猥亵:他自己已经觊觎太医院院使很久了,而且今日之事、算是已经和对方彻底撕开了遮羞布,于是道:“院使大人好口才,若我徒儿能治病就证明你不适合继续担任原始的职务!”

    周正印不屑道:“若是三皇子眼睛康复,周某别说是太医院使、即使是这十年的寿命靳某也愿意奉献出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