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路锦绣 第86章 春杏遇见泽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秋试的放榜时间要在八月正中,正是桂花盛开的季节。

    放榜之前,张泽天终于被自己的老爹——张管家被“刑满释放”,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爹,我这次发挥的并不是很理想……可能要让您老人家失望了。”张泽天是个聪明懂事、孝顺孩子,此时认真和自己的父亲说着话。

    管家摸着自己孩子惺忪的眼睛,心中也是知道自己儿子的辛苦,安慰道:“不妨事的,咱们顺其自然啊……总之咱们年龄还小呢,大不了三年后继续考试就是……总之,千万别让自己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管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微微失落......

    管家羡慕飞黄腾达的人物,也艳羡着漪晴姐妹二人才女的名声以及挣钱的能力,于是继续说着:“泽天啊,现在你闲着也是闲着,没事去和漪晴、漪澜小姐学习学习诗文或者经商,我瞧着她们、很是厉害!……”管家心思比以前活跃的多,难不成儿子真要是科举不成,自己一家人还非得一条道走到黑不可?!

    “爹,您不是不让我学医吗?”张泽天疑惑,自己老爹可是从小不让自己碰这伺候人的差事的,怎么老了老了反而转性了?!

    管家笑呵呵道:“普通的医术就算了、我也不想让你学。但漪晴小姐不同啊、她的医术可是正儿八经咱们老张家的传承,这个可以学!……不过现在还是先不说这丧气话了……近几日你就去清风居走动走动……千万记住,你和那些下人身份可不一样、你可也也是张府堂堂正正的亲戚!和漪晴她们平辈的!你爹虽然是管家,但是也是有自由身的,你切莫自卑!……”

    张泽天感动不已,父亲为了自己真的是操碎了心!

    “也别走的太近了,尤其是那个叫春杏的!”管家低声补充。

    ……

    春太太被关在自己屋子里禁足,连带着彬儿也被罚了银子,理由是兴风作浪、不思悔改!

    春太太禁足的同时,其他人也被禁止探望、其中最重点强调的就是禁止春杏的出入。

    春江表哥这几日日日拉着安胎中的敏姨娘去吃斋念佛的大太太住处,众人不明就里,一个个诚惶诚恐,生怕张府再次变天。

    春杏无聊至极:自己的亲姐姐已被禁足,后娘生的姐姐天天养胎陪老爷,漪晴、漪澜和自己有矛盾,外面的人又没有交心的……

    得!找管家求求情看看是怎么回事吧?!春杏打定主意。

    然而管家和张老爷一大早就出门了,春杏扑了个空,只碰到了正在案几上画工笔人物的张泽天!

    想不到张管家那样干瘪的怪老头——竟然有如此有灵性的儿子?!

    春杏瞧着文质彬彬的张泽天,越看越满意,心中暗搓搓想着:怪不得管家防的这么厉害呢?!这孩子有才名、有才学、样貌也俊秀!关键管家一家还是个清白的人家!甚至干净的连通房丫头都没有呢!而且还有自己姐姐这层关系牵绊着——这可比什么王孙贵族的好太多了!

    春杏觉得自己慧眼识珠,于是主动地想去攀谈对方,想让自己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你就是泽天兄弟吧?我是春杏……”春杏努力想在对方面前表现的大方得体,于是学着温婉的漪澜平日里的做派说着话。

    张泽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一哆嗦,手一滑、画了一半的美人脸上就凭空多了一条胡子。

    “哎呀!真可惜!”春杏吓得吐了吐舌头。

    张泽天心中不痛快,自己的爹事前已经警告过自己春杏的品行,今日一见、对方骄矫的态度果然名不虚传!

    “不妨事,只是一副画像而已……春杏小姐,您是我的长辈的,莫要叫错了……”

    “不要客套这些虚的。”若是真成长辈了、那还怎么谈婚论嫁啊?!

    春杏就势走到案几面前,装模作样地想要去点评对方的画作,仔细斟酌后,道:“呀!这个美人图的颜色很舒服,见之忘俗啊!”春杏难得想出来一个成语,于是赶紧拿出来卖弄。

    但是越看越瞧着不对劲,没等张泽天谦虚,春杏又疑惑道:“只是这样的神情、尤其是眼神,我觉得特别熟悉,但又想出来是谁?……还请泽天兄弟告知一二。”

    张泽天非常高兴,道:“春杏小姐也觉得和某个人很像吧?其实鄙人这几日恶补了石头记,又和漪晴小姐学习了不少东西……这个是画的漪晴姑娘……”

    春杏皱眉,对方不是天天蒙着面巾吗?张泽天竟然可以看到对方的脸?可见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哪......由此可见,漪晴的手段多么的厉害!

    “原来漪晴小姐这么美丽!我竟然还当她是个破了相的小姑娘呢。”春杏暗赞张泽天是丹青高手。

    张泽天忙摆着手,解释道:“不不不,漪晴小姐一直都戴着面巾呢!我这是根据她的气质描绘的我想象中的样貌!毕竟有她漪澜姐姐那样的美人在前、又满腹经络、还懂得保养,我想应该是美人呢!怕是担心惹了别人嫉妒这才掩面呢……所以我这个美人图,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啊!纵然破相,也是心灵极美的女子!”

    春杏酸酸说着:“我真是好生羡慕漪晴妹妹呢,小小年纪就人缘这么好,无论是官家小姐、还是英俊小生,都与妹妹交情匪浅呢!那个富家男孩,可为了偷吃妹妹的好东西,常半夜翻墙而入呢!……”

    这话听着像是好的,却经不起推敲,张泽天虽然是个爱读书的,却不是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对春杏挑拨的话只是听过去笑笑而已。

    两个人东拉西扯地聊着,聊着聊着就觉得冷场,到后来张泽天基本上就剩下像是“嗯”、“啊!”之类的了。

    春杏很想知道自己姐姐的禁足要被罚到什么时候,也很想知道张家的动态,见着苦等管家无果,就小心翼翼试探想要去问。

    话都到嘴边了,春杏突然担心自己的多言多语、会不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到嘴边的话又被活活吞下……终于在小一个时辰后,春杏恋恋不舍地离开。

    张泽天捏了捏自己早就酸涩的肩膀自言自语着,得亏父亲的提醒,不然自己可能就栽了!

    ……

    景园的房子起来的很快,因为漪晴给的银子够多!够及时!

    漪晴站在景园的地上,并排站在靳留芳的一侧,另一侧是丫鬟众人。

    “哎呀,看到这些,我就想起来我在海外的生活。”靳留芳摸着门口支持房顶的白色圆形柱子,道:“我当年也是在这样的建筑里面住了好几年,还真是怀念啊!”

    “呵呵!”漪晴不与对方讨论,心思全都集中在施工的匠人身上,又比照着脑子里面的的设计图,问道:“我要的管子你们帮我留了吗?”

    李大当家的赶紧从一片狼藉中、蹦跳着过来,小声解释道:“姑娘,都给您预备了呢!而且都是晚上我自己偷偷铺着的,他们可都不清楚呢!”

    漪晴心中满意,道:“这里还需要有一个小池子,四周都用玻璃围起来防水!”漪晴打算自己建造一个院内污水再加工,这样既不会污染水源,同时还可以循环利用。

    靳留芳被扔在一旁欣赏房间的构造,漪晴和李大当家的在一旁继续小声嘀咕:“至于暗室,还请您多多担待!”

    李大当家见到漪晴对自己十分恭敬,心中颇感熨贴,以往他干活只是能有点钱赚,哪里能奢望所谓的尊重?况且漪晴有时名镇京城的才女、神医,遂更加谦卑说着:“小姐莫担心,到最后我会和世勇和世猛兄弟亲自搭建,绝对会为您保守秘密!”

    “如此,漪晴可要多多感谢您和赵家兄弟了!”

    靳留芳瞧着对方嘀嘀咕咕,便凑上前去想要探听一二,然而漪晴已经和李大当家敲定完后续事项。

    “漪晴妹妹这是要做什么大事吗?”靳留芳笑呵呵问道。

    漪晴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道:“当然是大秘密呀!”然而并没有和对方多说,毕竟还在搭建中呢,现在没必要让太多人知道,更何况靳留芳……又不是帅博士,还没有熟到那种程度。

    靳留芳微笑会意,不再继续纠缠。“漪晴妹妹已经研发出来治疗麻风的药,这个也要和靳某保密呀?”

    漪晴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道:“谈何容易啊!这药是有效的,但是毒副作用颇大,我还在实验阶段呢!”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麻风病人都被统治阶级完全隔离开,要想给他们治疗,就必须获得其承认,漪晴还在想路子。

    “那靳某愿意助妹妹一臂之力!”靳留芳毛遂自荐——要是治好麻风,那么自己可就是庆国第一神医了呀!

    这也是漪晴心中所愿!况且有太医身份的帮忙,自己定然会轻松许多!

    但是漪晴总觉得时机还未成熟:一是民间传言自己治疗麻风的消息到底是谁散播出来的?二是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治疗这样的病——总得有官方的认可吧!三是麻风村里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总要给这帮人毁尸灭迹的时间啊!

    “再等等吧!”漪晴心不在焉地推脱着。

    靳留芳心中不快,转而问起漪晴一些化学实验的思路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