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澜的及笄礼热热闹闹地结束了,无论是有钱的、没钱的,有地位的、没地位的,但凡和姐妹二人有过交集的人均有到场、并有所表示,甚至孙耀威等人虽未到场、却也是差人送来一对珍珠耳环!

    “这人真是讨厌!这东西是能随便送的吗?!”小桃红整理财物的时候发现了孙耀威的东西。

    漪澜厌恶不已,皱着眉头不知道如何处理。

    众人齐齐将目光对准漪晴。

    漪晴正单手托腮坐在窗口、一脸花痴像:目光迷离、面带微笑,时不时地还笑出声。

    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下午漪晴和靳留芳单独在清风居小院时并无旁人在场,虽若眉自上次被春杏出卖后就主动留在小厨房干活、不再主动进入小姐内室,但也没有太留意外面的事。

    “二小姐下午和靳太医在谈话,但她看并不真切……”彩旗解释道,下午就若眉一个人凑巧在外面、但是她现在很少打听主子的事情。

    漪晴貌似感到众人密集的目光,遂赶紧郑重其事问道:“怎么了?你们刚刚在问什么?”凑巧看到小桃红手中的珍珠耳环,忙敷衍道:“挺漂亮的!姐姐不喜欢吗?!”

    漪澜满头黑线,小桃红赶紧解释道:“哎呀!二小姐,这可是那孙耀威送的啊!……”

    原来如此,这就解释了刚刚众人的为难的原因。

    “这还不简单!”漪晴大大方方解释着,“让彩旗去找相熟的首饰匠,把珍珠耳环改个样子嘛!换成大戒指,她和小桃红一人一个!”彩旗最喜欢大戒指,经常改首饰,漪晴这样的做法叫做知人善任。

    彩旗和小桃红乐呵呵地收下,小桃红表示要做成个坠子。

    众人很快打点完所有的东西,漪澜打发掉其他人,关了门、便开始追问漪晴的事情。

    “我问你,你今天和那靳太医说什么了?半天魂不守舍的……是为了什么事吗?花柳病还是麻风病?”能和靳留芳联系起来的,漪澜能想到的只有治病这件事。

    漪晴尴了一尬,怎么和自己姐姐解释靳留芳的行为?说京城第一美男子喜欢自己?这话说出去连自己都不信!

    漪晴扭捏地拿出靳留芳送的礼物。

    “这个很漂亮啊!”漪澜由衷感叹道:“这靳太医人真不挺错的!”长相英俊、并没有一般男人看自己时有那样把持不住的眼神。

    靳留芳是不错:长相不错、脾气也好、又有西方思想、坚守一夫一妻、甚至和漪晴的职业都相同!但漪晴却不知道怎么去说靳留芳的话,毕竟自己现在还是个十几岁的小萝莉、而且是个样貌不怎么样的丑萝莉!

    漪澜也没有往“爱情”方向上想,继续兴奋地说道:“记得以前在‘那里’的时候,有个客人给女儿买了个音乐盒,当时可把我们给羡慕坏了、恨不得摸上一摸呢!不过今天我也终于算见识到了!”

    这东西就是罕见!怪不得漪晴这么兴奋!漪澜觉得靳留芳把漪晴当作小妹妹来看待了。

    漪晴小心问道:“这个靳留芳的医术和我有相通之处的,所以我俩聊了一会……姐姐,你说这人可真有意思,年纪轻轻的就和李太医那老头一样、痴迷于医术,也不急着讨老婆!”

    “噗嗤!”漪澜笑出声,道:“他呀!今天他和三位‘贵人’一起来的时候,可是足足引起了一阵骚动呢!袁太奶奶一同来的,还有个相熟的嬷嬷在说,那靳留芳木讷着呢!少年时代为了追求一个模样丑陋的西方医女,忤逆了父母特意去跑去西方学习医学呢!然而后来那个医女却病死了……靳太医回国后就再也不肯提谈婚论嫁的事了呢!唉,说起来他也算是个长情之人哪!”

    漪晴皱眉,问道:“真的吗?那靳留芳如今有如此成就、那也算是机缘巧合了……”

    原来靳留芳西方游学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姐姐,你说这男的喜欢女的究竟是喜欢的相貌还是内在啊?你刚刚说是个丑陋的西方医女?能有多丑?”漪晴问道,她经验也不多,上辈子又是处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男女消费多半是和色 情有关,所以她想问问在红尘中有着坎坷经历的漪澜的意见。

    漪澜苦笑道:“我哪里知道啊……我自认长相中上,然而你看那孙耀威待我如何?但是反观人家靳太医……嬷嬷说那医女又丑又胖、还一脸麻子……”漪澜觉得漪晴可能会因为相貌自卑,于是赶紧安慰说着:“可能看中的还是人品吧!当然男人也有人品好坏之分!我相信妹妹这样的天使、定然会有良人匹配的!”

    漪晴苦笑回应,算是默认了对方的回答。

    想必,对方喜欢还的是自己的知识吧……

    ……

    入夜。

    漪晴再次进入空间,麻风的药物制备起来麻烦倒也简单,因为不存在特别紧急的、严重的药物毒副作用或者不良反应,因此制备工作有条不絮地进行着。

    漪晴拿着小本子记录着每一个试验步骤:待自己景园的房子起来后,自己就要利用空间外面的东西来合成药物了,所以,她现在必须精确地记录下来每一个详细步步、并做具体注解。

    至于花柳病,药物的制备就简单很多,毕竟自己已经有备用的治疗药物——头孢曲松了。

    然而艳红姑娘的花柳病可是病的不轻了,单单用青霉素的话可是至少要二十日的,而且需要中间休整半月、然后再继续治疗二十日,最后还要根据治疗情况观察疗效——这样算下来,前前后后就要花费将近两个月的治疗时间,而且中间不的间断……这样对自己、对艳红都是一件挺烦心的事情了。

    漪晴观察着青霉菌的生长情况,决定先用发酵的方法提取来天然青霉素,然后再用化学的方法进一步合成苄星青霉素。

    苄星青霉素和天然青霉素,以及后世常用的青霉素g、哌拉西林、阿莫西林等等药物一样,都同属青霉素类,且都是治疗花柳病的首选药物,但是青霉素药物的消除半衰期非常短、意思就是说药物在体内停留的时间非常短……但是苄星青霉素却是这列药物里面唯一的一个长效青霉素!

    简而言之,用苄星青霉素治疗花柳病可以一周用一次药,头孢曲松则需要一天用一次、而其他青霉素则是一天用到三次药!

    哪种药物更简易?答案不言而喻!

    ……

    依旧是深夜,漪晴出了空间,顶着黑眼圈回到自己房中。

    “你又去哪里了?”房内传出穆辰的声音。

    漪晴习惯了空间的明亮,经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逐渐适应了外面的黑暗。

    穆辰正一脸愤怒地看着漪晴,全然不似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

    “我等你很久了!你一个姑娘家去哪里了?!”

    漪晴忙碌了半晌、脑子本就呆滞,此刻乍一看突然出现的穆辰,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穆辰气呼呼地追问着,然后指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精美的盒子道:“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多久了?你知不知道我给你带这个东西多费劲吗?还有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快坏了!这东西那么好吃我都舍不得吃的……”

    漪晴赶紧道歉,表明自己在秘密基地里做秘密实验……

    “少骗我!当我不知道你下午和那靳留芳眉来眼去的!”穆辰仍然不解气,继续道:“那靳留芳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护着!竟然还把治疗麻风病的单子给了他!”

    漪晴反应过来了,追问着:“你怎么知道我下午和靳太医在一起的?谁告诉你的?!”

    穆辰赶紧闭嘴,转而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总之,你离他远一点!他对你没安好心!还有你,一个姑娘家……”

    漪晴不怒反笑:“他能对我安什么坏心?我都丑这个样子的了!他能对我安什么坏心眼?!倒是你,庆国堂堂一个皇子、几次三番地深夜来一个女子的房间,这算怎么回事?!那既然你监视我了,又为何不堂堂正正问我事情,还偏偏通过别人旁推侧击?!”漪晴指的是对方拿着麻风药物给妓 女患麻风的亲戚们治疗的事情。

    穆辰手指着漪晴,气的半晌说不出来话,最后才冷冷地吐出来一句,道:“既然漪晴小姐、哦,漪晴才女不待见我一个俗物,那我以后就不再打扰您了!告辞!”说罢,急冲冲地要往外走。

    漪晴心里也不舒服,但是对方纨绔的态度却让自己难以说出挽留的话来,于是手指着桌子上的礼盒,道:“带走你的吃的!”

    穆辰脚都要走不稳了,停下来、回过头反唇相讥,道:“怎么?我说句实话你就这么难接受吗?!你也不想想靳留芳的家世、相貌,他怎么能看上你?!你忘了上次他摸你脸时的表情了?……你有何德何能让一个正常男人为你拜倒吗?!况且、你还是个臭脾气!……”

    穆辰直接说出了漪晴心底里的担忧,是啊!自己有何德何能呢?!说一个男人喜欢自己、而且不介意长相?!

    “靳太医之前不是喜欢一个西方女子吗?不是据说也很丑陋吗?!”漪晴不甘心地说着,纵然靳留芳不是帅博士,但是他已经是在这个世界上和自己三观最接近的人了!

    穆辰冷笑道:“果然,你还是承认了!你还是喜欢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