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晴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风景美的如画一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湖,深蓝的湖面如镜子一样平静,与蓝天白云几乎连作一体;只见那湖面上波光粼粼,宛若钻石般璀璨,湖岸边是高大的郁郁葱葱的松柏,树下零星摆放着几把白色的复古桌椅。

    难道是自己被一个小针头给刺死后又穿越了?

    漪晴走到一张桌子附近,手指抚过,未见丝毫灰尘,桌子上有一套茶点,食物早已风干,杯子里是一坨新鲜鸟屎,“呱呱”头顶上的鸟群兴奋的乱叫……

    顺着湖边继续走,又看到一片果园,李子、荔枝、还有未成熟的苹果,等等,还有榴莲?!

    漪晴忍不住爬上树砍下来一个,兴高采烈拿裙子兜着走。

    果园深处有一栋现代建筑,建筑门口写着:疗养基地——备22。

    漪晴把榴莲放地上,推开门,发现门口有一本日记,于是想了想,坐在门口开始翻阅。

    “你好,翻阅日记的是我的后代呢?还是和我一样其他世界的人呢?”日记扉页写道,漪晴眼含热泪、开心地回答:“你好,逗逼,我是你的老乡;你好,叶轻眉,我来自地球、是你的老乡。”

    日记里面杂乱无序,漪晴粗略翻阅着:

    “无论你是谁,恭喜你,你肯定通过了我后人的测试,你得到了这个世空里最大的宝藏,但是还是希望你能低调点……”

    “……我亲爱的战友们,你们胜利了吗?我任性动用了最后一部救援基地仓去支援你们,没想到该死的冲击波把我冲进虫洞扔到了这里,你们能找到我吗?……”

    “……哈哈哈哈,你们知道吗?在咱们队伍里面我最弱,但是在这个地方我好牛的么,他们叫我什么?天人转世!翻译成西方文字就是上帝在人间,笑死我了,都好难听,我告诉他们,天人转世是应该叫做天使的,哈哈哈哈……”

    “……我当老师了,我要把咱们的知识传播出去,他们太落后了……”

    “……好遗憾你们不在,我结婚了,对不起,里昂,我太孤单了,他对我很好,他为我保守秘密,他做的冰淇淋比我做的好吃……”

    “……这个世界好矛盾,他们的欲望好可怕……我的丈夫死了,我却救不了他,我救了那么多人,就是救不了他……我烧光了我在这里挣下的一切家产,但是我却舍不得毁了这里,因为这个空间是有他,也有对你们最后的回忆……”

    “第3209次,时空机发动失败,但是我的孩子病了……”

    “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是我还是想回家,我救不了自己的家人,我想有人陪我说说人……”

    “老娘好孤单,老娘好想能和个正常人说说话,喂,说你呢,你这个翻看我日记的家伙……”

    漪晴很感慨,日记很杂乱,内容也很不完整,有几页还是半张纸。日记里叶轻眉她提到了时空机,那这样的话——叶轻眉应该是时间纬度比她还高的人吧,她经历了什么?而且连她都回不去吗?

    翻到最后是一张集体照片,站在建筑物的外面,照片里没有这么多果树,只有湖岸边零星几棵松柏。几个人穿着统一的服装,其中有一个特别像漪澜,但是比漪澜更有灵气,照片背面写道:老娘漂亮吧,不翻照片的话你就出不去了,哈哈哈哈!

    ……好吧……

    漪晴收好日记和照片,进到楼里四处游走,越来越觉得这是未来的黑科技或者就是个空间宝物——叶轻眉回不去了,却留下了这样一个宝藏:建筑物里各种现代化仪器,水平远超自己所处的时代,还有一些急救药品……建筑物后面是一架变了形的机器,漪晴继续没有上去,她已经进来已经很久,是时候回去了,于是按照照片背后的提示,抱着榴莲,来到一堵墙后,按下“天王盖地虎”。

    ……叶轻眉,你一个未来人,玩什么沙家浜……

    睁开眼,漪晴回到原地,摸着自己的耳朵,原来玉佩已经嵌进自己的耳朵后的皮下组织,进来时可以凭借意念进去,但是出去却必须走到特定部位输入正确的信息——这样的设计也是防止被坏人利用,老祖叶轻眉所在的时代好强大、技能好人性化。

    “公子,”漪澜狂喜不已,自己终于有幸见到老祖遗物的神奇,父亲在世时她多少次都想把这个东西当了换点好吃的,但是父亲却说这是巨大的宝藏,宁愿毁了不能随便示人……

    漪晴也很高兴,看见漪澜像是见到亲人般——要是你能遗传你老祖的记忆就更好了……

    “那天我说要再检查你的身体……你知道什么意思吧?”漪晴本打算来京城安定下来再说,但是对方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宝藏,而且有着现成的东西,治病的事宜早不宜迟。

    “知道,还请您帮帮我,我不能生下这个孩子!”漪澜说罢便直直跪了下去,“我就算是生下他,我觉得我也不会对这个孩子好的……”

    漪晴扶起漪澜,道:“我明白,待近日安定下来就帮你做手术,你现在好好休养就行……”漪晴终于明白这个宝物的价值,哪怕是放到未来的时代,也是让人为之疯狂的东西。

    漪澜感激不尽。

    “来来来,你尝尝,这是你老祖留下来的吃的。”漪晴也终于放下对漪澜的戒心,热络说道。

    ……

    “怎么这么臭……”

    今夜一夜无眠。

    小桃红和彩旗被榴莲熏的直吐,二人又死活不信这是什么大补的食物,都拿着眼睛瞪着漪澜,心想着自己小姐脑子真傻,这不是坏掉了的东西么,才不敢吃呢……

    漪晴根本就不想睡觉,奈何小桃红和彩旗死死守着自己床边,要不然早就进空间里玩了。

    好想去里面仔细逛一逛呀,躺一躺软软的沙发……

    漪晴看两个丫鬟呼呼睡去,掏出来老祖的笔记,借着微弱的烛光仔细阅读着。

    里面应该有手电吧?

    里面应该的电子设备挺多,这么久了还有电吧?

    ……

    第二日清晨,车夫带着漪晴一行人围着京城东拐西拐,终于来到侍郎府后门的小巷,二门的小厮则早已经进去通传。

    “几位贵客久等了,老爷已经在里面了,请随我来。”管家快出来道。

    漪晴带着跟随着管家来到一偏僻厢房,该处房屋装修极为简单,像是不久前刚刚收拾出来,连房屋周围的花草都还未来得及整修。而传说中的盛玮及夫人王氏二人正站在院落空地中,周围未见下人服侍。

    只见夫妻二人身材丰腴,说话动作都是慢慢悠悠,盛玮捋着为数不多的几根胡须,眼睛掩盖不住心底的好奇,时不时想往往漪晴脸上的面巾瞟;王氏模样则中规中矩,话不多,一直微笑着,仅仅是在看到漪澜时微微惊讶了下。

    “外甥孙女宛珺见过舅爷、舅奶奶,给舅爷、舅奶奶请安。孙女面容丑陋,还请原谅不能真容示人”,漪晴简单行了跪拜礼,又与盛玮二人简单寒暄后,便进入正题。

    “你大姨奶奶昨晚得知你要来,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刚刚小厮提前来报了,她随后就到……”王氏温和说道。

    “劳烦家人为孙女操心了。”漪晴回答道。

    不多一会儿,大姨奶奶盛名踩着小碎步来了,穿着一身宝蓝色的缎子装:上面绣着花开富贵,牡丹花栩栩如生,头戴一支包金碧玉簪,整身装扮气派不凡,身量保养得宜,只是脸上气色稍有不济、眉宇间锁成一个“川”字,俨然一典型深闺怨妇模样;身后跟着个小丫头,论个头和漪晴差不多,低着头也看不见样子。

    众人已聚齐,盛玮屏退下人,带着几人进了厢房里面。

    厢房里面早就站着一个白胡子老道,仙风道骨的模样,手指奇长,见漪晴进来后,不由分说便把手指搭在漪晴脉搏上,“姑娘可否让摘下面巾”

    盛玮点头示意。

    “!”众人惊呼,白胡子老道点点头“就是这个了,姑娘你再戴回去吧。”

    只见白胡子老道双眼微闭抿嘴思索着,盛玮夫妇不敢打扰,漪晴则偷偷打量着自家老太太的两兄妹,一个慈眉善目,一个刁钻锐利,长得不怎么像嘛……

    “姑娘的缘由老夫算不出来,按理姑娘的年龄和经历不该有此报应啊?但是更加另老夫不解的是,而且姑娘的未来我也算不出,真是奇妙怪哉!”此言一出,众人微微惊叹,这可是拥有不世之材的灵机子啊!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姑娘脸上的疮却是皆由冤魂堆积,非因果不得解脱……”

    “要多行善吗?”漪晴忍不住问,她最近太多次地听到这个的说法了,颇有些有点不耐烦道。

    “也是也不是,你脸上的肉疮或者说肉瘤子其实就是冤魂作祟,一般来说你满足它们了的要求自然而然就可以达到治愈的目的。当然多行善事也是有裨益的,你积攒的功德足够大时可以感化它们,这样也能治愈,只是这样的功德非大不行!”

    众人无语,这两个法子,都难办:一、和冤魂谈判;二、积大德。

    然而最重要的是,这两个法子真的有用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