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产品刚上市,就引起一阵热议。

    一时间护肤品好评如潮,而杏林世家的张府则又一次地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春江表哥携着一众家眷门口相迎,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

    瞧见没?这才是我张家该有的风采!

    与此同时,庆余堂的护肤品则更是将全民美容推向了高潮!

    平头百姓们因其经济原因选择了张家的东西,而代表着身份的官家小姐和富家太太们则是集体涌向了庆余堂。

    现在京城内每日的问候已经不是“您早!”、“吃了没?”,而是变成了“给闺女买了美?”和“自己婆娘美了没?”之类。

    不仅仅在市井大道,就连皇宫内院的诸多妃嫔们也是人手一套,庆余堂为了彰显其各宫娘娘们的独特尊贵身份,特地在套盒里面放入个人习惯的香料,甚至连外包装都是精心烧制的陶瓷玉器,即使摆放在宫殿内、也是实实有趣的一套摆件。

    陈婆子正在市面上买米面,碰到人头涌动的一幕,好奇问道:“这是做什么的?怎么大家伙一股脑的全涌过来了?”

    “呦!大娘,您还不知道啊?这可是咱张府女神医的配方!美容养颜的很呢……那漪澜小姐瞧见过没?一等一的大美人呢,这就是证据!”路人甲卖弄着自己的小道消息。

    路人乙不甘示弱:“可不嘛?今张府和庆余堂都是卖人家姐俩的东西呢!人家这还算念着咱们穷人呢、在张府铺子卖平民版本的!我说的对吧?不然庆余堂咱们可进不去!……不说了,排到我了、我可要赶紧去、再晚可就没了……我媳妇吵着要的!”

    姐妹二人?说的可不是就是董香兰那个贱人?!

    陈婆子捏着自己兜里不多的几两银子,看着火爆的生意场面、咬着牙离开了张府的铺子:‘至前也没见你这么能赚钱呀!要不然会让你这么轻易跑了?!……不然这些钱还不都是我的!’

    ……

    太后宫内。

    太后拿着太妃送的一套护肤品,笑骂道:“你这老猴儿,送我这老太婆一套这样的东西做甚!咱们哪怕回到年轻时的模样、也是没人看的呀!”

    太妃姓候,因年轻时爱开玩笑、又和宫中众人交好,故被太后戏称猴儿,如今贵为太妃,改称:老猴儿!

    太妃哈哈大笑:“怎么老姐姐,不年轻您就不拾掇拾掇自个儿了?小心哪天咱们的肃亲王添了男孙,老姐姐您褶子里的粉面呛娃娃一身!哈哈哈哈”

    “你个老不修!要呛也是先呛你的亲孙!”

    太后佯装愠怒,又打开庆余堂的护肤品套盒,一阵浓郁的月季芬芳迎面扑来——太妃最爱月季,送的自然也是配套的香味,“这东西真的有那么神奇?”

    不试试怎么知道?太妃示意自己的贴身侍婢温允温上前示范,“竹清姑姑,允奴婢给您示范一二。”

    果然很神奇,太后摸着自己明显水润的脸庞道:“老猴儿,你这东西不赖!是珍儿送来的吧?”

    珍儿是太后女儿长公主的乳名。

    闻此言,太妃愣了下,竹清赶紧跪下、接话道:“长公主殿下一早就派人送过来的呢,奴婢忘了,还请太后娘娘见谅!”太后早知道长公主送东西给自己、只是心中有气不愿意接受,所以这会子问起来也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江平平瘸着腿拿过来一套华丽的护肤品,与太妃不同的是,送给太后的东西都是富贵牡丹的包装、甚是华丽!

    “老姐姐,咱们珍儿可是孝顺的紧呐!您就别小孩子气了,快收下吧!”太妃瞧着太后心中有气,在一旁劝道:“她现在孩子都多大了,您还记着仇呢!”

    “唉!”太后乏了,太妃不宜多说话,默默退下。

    竹清乖巧地站在一侧,给太后捏肩。

    “下个月秋试前,把她们娘俩请过来。”太后终于松口道。

    “那王维大人呢?”竹清轻轻试探着,“王大人今年可就要致任了,以后更没有机会进宫了!”

    “他那一个驸马,只能做一个闲置!致任对他来说毫无区别!我也不想见他!”太后厌恶说道,王维是一个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举子,是个当官的好把戏,却不是个驸马的好人选。但是长得帅啊!长公主硬是因为他惹怒了先皇,害得本身就不受宠的自己更跌落深渊!

    竹清低头遵命。

    “珍儿!珍儿!”两只鹦鹉欢快地学着太后的词语,终于也打破了沉闷的氛围。

    “这两个小畜生还真是招哀家的喜欢呢!福子也精神好多了!”太后愉悦地用手抚摸着老鹦鹉福子的羽毛,小鹦鹉也积极地挤过去求抚摸。

    “呀!这个鬼能精的!”

    江平平上前说道:“太后,咱们还继续监视吗?奴才今日不敢太往前凑了,只能远远地看着呢!”

    太后疑惑。

    江平平解释道:“这个漪晴姑娘可真是让人惊叹!治病救人、文采决绝不说,还颇懂得养生之道呢!而且呢,还惹的咱们两位皇子热闹不已呢!”

    “这个你不是都告诉过我吗?”太后无动于衷。

    江平平继续道:“三皇子嫌咱们太医院机制老化,硬是携着靳留芳在恒亲王府呢,这才和漪晴小姐搭上了关系,还有四皇子更离谱、偷人家拿的零嘴!”

    太后一个绷不住大笑起来,“真想告诉我那好妹妹呀!走的早了!”指的是太妃,穆辰的母亲德妃正是太妃的亲侄女!

    “好在有咱们二皇子天天看着呢!不然指不定坐出什么离谱的事情出来呢!毕竟漪晴小姐和四皇子一样都还是小孩子心性呢!”

    太后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由竹清搀着回到自己的贵妃榻前,用手轻轻抚摸着长公主送来的套盒,眼神流转,“王爷最近忙什么呢?有没有按我的要求去见满尚书家的千金?”王爷正是太后亲儿子肃亲王。

    江平平弓着腰、快速瞄了一眼竹清。

    太后见状,道:“竹清,怎么回事?”

    竹清只得说道:“太后息怒!王爷一直没去见那满晨茹小姐。刚开始那会子是因为还没有和理理姑娘掰扯干净,所以没来得及见!后来又听说满小姐在诗词大会上大放异彩,王爷又不喜女人抛头露面。但是您猜怎么着?怪就怪在王爷偏偏又亲自跑到那个张府里面找两位才女姑娘了!这两位才女可是比满小姐更张扬呢!”

    “这事你们怎么不早说?”太后皱眉道。

    江平平和竹清赶忙跪倒在地,道:“太后娘娘恕罪!小王爷只去了张府一次、两个才女的正主都还没见到呢,偏偏碰到了同样拜访两位才女的睿小王爷!两个人差点打起来!小王爷之后再没去过……小王爷最近又被那理理勾了魂,所以这个小插曲才没跟您说……”

    江平平适时地插话道:“太后娘娘,这位理理姑娘着实太放肆了!完全不把老爷们看在眼里,众多才子被她当猴耍的团团转不说、还勾搭着睿小王爷,转身又冲咱们小王爷卖巧!要不要让老奴……?”说着做出了手起刀落的动作。

    太后莫名笑了起来,道:“由着她闹腾!自甘堕落!倭国的公主咱们还是要以礼相待!”

    以礼相待?这理理姑娘可是自己先不要脸的了!

    “长得就那么好看?让咱们两个皇子皇孙还有庆国的才子们趋之若鹜?!你不是说张家的才女也很漂亮吗?比较起来如何?”太后好奇问道。

    江平平正经回答道:“单单论起相貌,那漪澜姑娘和理理姑娘不相上下,但是那理理姑娘毕竟是公主的出身,气质在那放着的,这一下就把对方比下去了!……”

    “还有呢!那理理姑娘惯会那些子狐媚手段的!经常抛头露面的,可不是艳名远播?!”竹清加油添醋道:“据说上次肖大小姐开诗词比赛,理理姑娘都下了拜贴,都被婉拒了呢!谁知道她去那里是吟诗作对呢、还是去勾搭才子呢!”

    女人对美女永远都是充满敌意的!无论这个女人是老是少、是丑是美,太后没有理会竹清的讥讽,转而问道:“诗词大会?就是庄大先生回来和我学诗的那次?那个漪晴写诗的那次?”

    竹清和江平平纳闷,怎么太后今天对理理姑娘不生气了?平日里因小王爷纠缠她可是发过不少脾气呢!

    “只要有漂亮脸蛋就够了!气质没有咱们可以培养!”太后打定主意,道:“你私下传话给小王爷身旁的狗腿子,让他有意无意地把小王爷往张府领,慢慢地把理理姑娘给隔开……孙嬷嬷那边最近有没有提到董香兰的下落?!”

    太后画风一转,然后又自问自答道:“这个漪晴不简单,是我心中的人选,可惜年龄太小、哀家又没有亲孙!这个漪澜长得漂亮、倒是勉强可以当我儿的侍妾,至少可以帮我儿拦住那理理姑娘,但就是这长相实在太像董香兰!我实在放心不下啊,总不能让让堂堂的一个王爷纳一个破鞋吧?!……”

    江平平忙回答道:“老奴明白,奴才这就去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