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晴恭恭敬敬地拿出自己准备好的一个胭脂盒子,道:“表哥,这便是治疗麻风病人的药物,因材料难得,所以就只制得这么一点药物,春江表哥您看要不要多做点?”

    说罢狡黠地眨着眼睛。

    春江表哥领会意思,故意吹胡子瞪眼,道:“我说了这个病不能沾!不小小年龄懂什么?你治不了!”

    “可是我药都做出来了呀!您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效呢?!我和您保证能治好的。”漪晴故意哀求着。

    “不行!这件事你忘了吧,我不让你治是怕你给自己添麻烦!有那么多太医的,管你什么事!你在家好好呆着以后不要出门了!”春江表哥吹胡子瞪眼,把“药”还给漪晴。

    “啪!”漪晴不高兴了,故意把胭脂盒子扔到一旁的地上,道:“不治就不治了!真是的,咱们好好研究这个可以出名、发财呢!”

    春江表哥看着地上的东西,两个人对视一眼,冲着远远地守在门口的漪澜喊道:“漪澜,你带她好好回去休息,不要再想这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刚刚不是还好好说笑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俩人快吵起来了?!漪澜不明就里,只待照办。

    ……

    一连忙了几日,漪晴特意偷懒没再去空间熬夜,天还刚朦朦亮就瞧瞧摸到院子里。

    果然,昨天故意丢掉的胭脂盒子不见了。

    漪晴无视地面上的异常,装作无事的模样来到小厨房,拿着小点心吃着压压惊:感情自己被监视的很彻底啊!这一大家子的人都是吃屎的吗……

    春江表哥也得知了院内的异常,敢怒不敢言,生怕打草惊蛇、不小心惹到了不该惹的神仙。

    “你昨日做的护肤品非常好用,春妮和敏敏赞不绝口呢!”张府正厅,春江表哥不好意思压低声音道:“咱们院子怕是遭人监视了,以后需谨慎行事才行!”

    漪晴端着一杯牛乳茶,揉着还在犯困的眼睛,道:“防不胜防啊!别的不说,就那小穆辰可是回回翻墙来的!彩旗说他也就是来偷点好吃的,所以也没有和我见过几次。”

    这个穆辰少爷看着像是个富家子弟,怎么端端的做出如此事情,春江表哥心生厌恶,脸上也挂着情绪,“真是不懂规矩!爹妈怎么教养的?!”

    卧槽,这里可是被监视着呢!漪晴连忙阻止道:“表哥,消消火!那穆辰和眼睛不好的穆涯可都是当今皇子,我也是不久前知道的……您说话可要注意!”若不是看您就要惹祸上身了、我才不理呢!

    春江表哥眉头更紧:“……算了,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再来别让人通报……”

    果然,穆辰偷着过来、春江表哥不想知道,真真想到一起去了!也省得自己麻烦!

    “管好你的丫头,若眉不行就打发出门吧!”春江表哥心中怒气全部归咎到了若眉身上,若不是她多事,自己家那里这么乱糟糟?还惹得自己差点咒骂了当今皇子!真是阿弥陀佛……

    漪晴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些了,春江表哥我想卖这护肤品,而且我现在很缺钱……”

    没有了张家女眷们的干涉,两个人的生意则谈的非常融洽。

    因漪晴才女的身份、庆余堂的影响、以及刚刚穆辰皇子身份的考量,春江表哥综合考虑后决定让利:漪晴提供技术、春江表哥找人生产,漪晴分得纯利润的百分之三十——比不过庆余堂的财大气粗。

    ……

    叶玲珑也很快收到了漪晴的书稿,以及新的产品合同。

    “您真是个天才!”叶玲珑由衷感慨,这样的妆面产品一上市绝对会受到热捧,“这次您要价多少?或者说多少利益分成?”

    叶玲珑深知漪晴的精明,故不再绕圈子直奔主题问道。

    漪晴手掌打开,比划了“五”的意思。

    “爽快!”叶玲珑商觉敏锐,里面巨大的商业空间让自己异常果敢,道:“那就这么定了!仍然感谢漪晴小姐对我们庆余堂厚爱,您这东西单单自己做都可以成就一番事业!”

    “五姑娘客气了,我这小打小闹的哪能和庆余堂比呢!”漪晴叫来若眉,并让爷玲珑摸其皮肤,道:“如何?我的东西和铅粉、胭脂相比如何呢?”

    叶玲珑拿着手绢蘸了杯中的茶水,细细往若眉脸上拭去,然对方干净脸洁白如玉、像细瓷器一样隐隐透着光——根本擦不下来任何东西!

    “皮肤太好了吧?!”叶玲珑心中震惊,转而抓着漪晴的手同样观察着、还有漪澜的及两个丫鬟的。

    “怎么样?五姑娘,和我谈生意、不亏吧!”漪晴自信笑着,“还有恒亲王府的十三姨娘,她的皮肤我可做不了假!”

    作为“央企”一般存在的庆余堂,叶玲珑当然知道十三姨娘的美貌:前几年就有了色斑产生的她,近日却突然容光焕发、仿佛回到了小姑娘般的样貌、体态。

    于是心中略微一算计、便有了主意,谦虚问道:“还请漪晴小姐指点一二!”

    后世是全球一体化的时代,同时也是审美多样化的时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风情使后世的世界无比灿烂!其中最最浮于表面的就是后世精致的妆容外表!

    “这么讲吧!我有很多挣钱的办法,我想挣很多很多钱!”漪晴含糊解释着:“我有办法让男人更英俊和女人更美丽,能使这个世界更灿烂!”

    叶玲珑没有听进去后半截,她相信对方有足够赚钱的能力,但是听这话的意思这钱还不够?——还要挣很多很多钱?多少是个头?难道和庆余堂做的生意还满足不了对方的欲望?!

    “能打听一下,漪晴小姐要很多的钱——目的何在?”

    漪晴也不知道!可能是上辈子穷怕了吧?也可能是上次穷的当镯子了吧?还是因为自己做药缺钱?……

    “可能是没有安全感吧。”漪晴搪塞道。

    “安全感?这个可是个新鲜的解释!”叶玲珑品味着漪晴的新词,想着对方父母双亡、又寄人篱下,甚至为稿费斤斤计较,可能真的事没有安全感吧!

    “行!那就祝咱们合作愉快!您以后有什么好的挣钱点子请都告诉我,到时候咱们的纯利润五五分成,遇到特殊情况再议。如何?”

    都是聪明人。

    “成交!”

    漪晴央着叶玲珑打造一批精密的器械,有着现成的器械图纸,“央企”一般的庆余堂应该有能耐自己造吧?不行的话,就只剩春江表哥丁点的希望了。

    作为回报,漪晴拿出了护肤品的升级版本产品:美容皂、美容水、美容精华、美容露、眼霜,都是后世的标配,然而这被自己拿来盗用了。

    “虽然东西种类多是多了点,但是功效都不一样。”漪晴解释着:“像一二十岁岁的小姑娘可以什么都不用;年龄稍大点的呢、就要用到眼霜和精华;至于洁面皂,还是以前的配方、还是同样的东西,只不过泡沫更加细腻柔和、不紧绷!”

    “果然是护肤品,”叶玲珑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漪晴细致而周到的服侍:脸上的脂粉被清洗干净后、被一一敷上整套的护肤品。

    脸上刚开始有刺痛,对方解释是太干燥的缘故,而刺痛之后叶玲珑就感觉到整张脸的通透舒适,仿佛喝饱了水一般!

    漪晴重点推荐美容水:“五姑娘,你的皮肤太干燥了,这个美容水呢、可以天天睡前敷在脸上,用一层薄薄的棉纱布饱饱地吸满水扣在脸上,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揭掉,洗干净入睡即可。”

    “虽然是有点麻烦啊……”叶玲珑感慨着,“但是你这个绝对会受到欢迎的,要相信女人们的爱美心情!”

    漪晴看着洁面后的叶玲珑,明媚皓齿、光洁鲜亮,原先的老什子化妆技术真的弱爆了!于是狡黠笑道:“五姑娘,您不化妆真好看!还有以后莫要用什么铅粉了,等我的最新产品出来!”

    叶玲珑不明就里,然而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漪晴的理念原本就是想帮助一部分人把铅粉从体内排出来、同时配合着自己的护肤品,效果立竿见影。

    但是排铅药物毕竟还是药物!还是不要轻易主动给人的好,万一一不小心对方用量太多或者用的时间太久、反而引起药物的毒副作用、那麻烦就大了,所以漪晴只是让人暂时停掉含铅的脂粉,以慢慢调理为主。

    另外就是春江表哥和庆余堂产品的区别,春江表哥靠药铺经营、治病救人毕竟还是主业,所以漪晴就给了简单的美容露及美容皂,走的是平民路线,类似于后世的大宝系列——平民最爱!而庆余堂一贯走的是贵族范,所以漪晴为其设计的就是高大上的套盒、甚至连包装都是精美的玻璃器皿。

    “您放心,我给您的产品和我给春江表哥的产品、配方是不一样,所以不会给你们任何一方造成恶性竞争!而且后续我会给把精华逐一细分,到时候会有补水精华、美白精华、抗衰老精华等,您可以按您的喜好用不同的香味区别开来就行!”漪晴谦虚说着,庆余堂虽然没有原创香水,但是改良香水的能力可是比自己强太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