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轮争辩过后,春江表哥仍然坚持自己的表妹子们根本不懂治疗什么老什子麻风病!

    那麻风病是什么?是人们心中的瘟疫、是烈性传染病!她两个小丫头怎么会呢!

    但是靳留芳则坚定不移,口口声声说着国家大义、民族兴旺,并让漪晴放心大胆地向世人展示自己高大的医术。

    穆辰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他既想知道漪晴是否真的能治、又生给她惹麻烦上身!但自己若是压着靳留芳不说话?——那三哥穆涯那里怎么交代?靳留芳还要给他看眼睛呢……

    这个二哥可真烦!好端端的要让那么多人知道漪晴干嘛?!平白地让一个姑娘站在风口浪尖上。

    漪晴被两边人辩的直头晕,心想:真是麻烦!管家和敏姨娘之前不是已经严肃整理过院子的安全吗?怎么这消息还是传出去了?!我药都还没有完全实验出来呢!后期还要大批量生产药物呢!若真要开始治病救人,那就需要大批量的原料、精密仪器和人力资源,总不能还这么凭空变出来吧!现在就被人围观、监视?那自己以后还过不过了?!

    在不断地和稀泥中,春江表哥终于送走了穆辰和靳留芳。

    ……

    送走之后,春江表哥又迅速地折返回清风居来,严肃问道:“今天这事是谁传出去的?不是讲过要严守秘密的吗?这下好了!赶紧想想办法、怎么应对吧!”

    管家和春太太、春杏己任闻讯赶来。

    春太太一脸无辜地说道:“我和春杏知道这事后就没出过门了,就通知您回家、那也是管家一个人知道而已啊!”

    管家点头称是,他也是一直在旧库房里查询着麻风病的资料,大半天的连门都没出去,所以也不可能是他说的啊!

    “漪晴,那你的丫头们呢?!你都不问问吗?”春杏问道:“还有那个穆辰、他怎么每次来都是直接去清风居啊?府里的小厮们不知道吗?也没见人也通报下?虽然那穆辰还只是个娃子,但说到底是也是个男娃子呀!”

    “每次?经常来?!”春江表哥皱着眉问道。

    “可不嘛!”春杏还想接着说,但被春太太少见的凌厉的眼神一瞪、吓得又闭上了嘴。

    若眉缩缩脖子往后退,怯生生地看着漪晴、眼神中暗求原谅。

    春江表哥转向漪晴,道:“漪晴妹妹、你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莫不是有什么误会吧?这清风居那么多人呢!”春太太说着话,又赶紧上前低声道:“春杏!跟我回去,咱们现在说的可是麻风病的事、别有的没的乱说话,净捕风捉影的怀疑人!”

    管家忙笑着道:“张老爷,两位表小姐可是洁身自好之人!这中间肯定是误会!再说那穆辰少爷就是个小孩子呢,怕是来也是调皮捣蛋来的吧!”

    “那咱们张家还凭白还招了一起贼呢!之前怎么没事?还有谁知道两位小姐出什么事没?这当姐姐的可是漂亮的很呢!”春杏见漪晴受众人维护的紧,心中很不服气的紧。于是冷哼一声、挑起一侧的嘴角,讥讽起来,“更不用提那日的事情了,那孙耀威可是口口声声、喊的真真切切的……”

    然而话还没说完,漪晴直接冲过去,拉着春杏的胳膊、直接就是一巴掌,道:“春杏姐姐,我和姐姐一直敬着你,但是请你也有一个姐姐应该有的模样,真正把我们当一家人来对待!”

    春杏怒不可遏、没想到对方竟然动手打自己,正想反手打回去,却被春太太死死抓住,道:“我的祖宗啊!你怎么这么不省心!两个妹妹神仙一般的才女、你哪能把人说得如此不堪!快给人家道歉!”

    “凭什么啊,你们是不是被她灌迷魂汤了?!你们怎么都不想想她怎么突然有这么多银子的!若眉可是说过漪晴穷的时候还当过自己的镯子呢!怎么现在突然有钱了?!而且还是在她拿到庆余堂的书稿钱之前。所以这么多的钱若不是奸夫给的、还能是谁给的?!”春杏挣脱不掉,捂着脸哭道:“她不就是会看病、会写字吗?所以你们就什么都信她?……”

    若眉赶紧跪下,头呀的低低的。

    春杏的话已经相当难听了,而且声音极大,春江表哥面色铁青,生怕传到下人的耳朵里去,便道:“张管家,你去守着门,莫让好事的下人进来!”

    春太太和管家一人则守着一侧的房门,春杏、漪晴姐妹、若眉、小桃红和彩旗则纷纷跟着春江表哥进了里屋。

    春杏仰着头、斜视着房顶,并不屑于和对方几人站在一起。

    “这钱呢,是袁太奶奶给的,虽然是数目大是大了些、但是却是人家真真切切送的!你们若是不信可以亲自上门查问。”漪晴解释着,解释不清的事一不做二不休、统统都往袁太奶奶那里推。

    “你救了她孙女,她可不是会帮你!”春杏压根不信,道:“银子的事你好糊弄,但是这穆辰的事情你怎么解释?若眉可是见过好多次了!”

    若眉赶紧跪下。

    漪晴叹口气,道:“若眉,你说实话,我不怪你;你若不说实话,就请另寻去处吧!”

    “你莫要威胁若眉!表哥,您看看她!”

    若眉头压根不敢抬头、两遍主子都不好惹——一个凶巴巴、一个笑面虎。

    于是怯声怯气地答道:“回张老爷的话,若眉虽然见过穆辰少爷,但是也是只见过两次,而且小姐并不是单独见面的、每次都有人陪着的……”

    这个说法可是和若眉之前说的不一样啊,春杏忙道:“若眉,你怎么不说实话了?!莫怕你家小姐打压你,大不了你以后跟着我!”

    “奴婢说的都是实话,之前和春杏小姐说的也是这样的话,是春杏小姐您自己想多了……”若眉真的很委屈,但是不敢再说太多,生怕两边的主子都撕了自己。

    漪晴等人面色如常。

    春杏眼神狠戾,不再说话,袖子下的拳头攥的死死的。

    春江表哥面色稍缓,道:“没事就好,今日这事以后不可再提!一家人的、都是误会,那穆辰少爷还是小孩子心性,想必是挂念自己哥哥的病情、这才头偷溜过来的……”

    漪晴打断了春江表哥的和稀泥,郑重道:“表哥,请春杏姐姐向我们姐俩道歉。虽然事情是误会,她也有误解,但是春杏姐姐第一时间想着却是看我姐妹二人的笑话!甚至嫉妒我姐姐的貌美、便想着污了她的清白名节!这口气,我们不忍!”

    “哼!”春杏虽不说话、但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所以,表哥您也看到了,春杏姐姐一点都不念着我们是一家人,处心积虑地诋毁我们。”漪晴索性把话摊开了讲,道:“原本我还想在咱们张府多住些日子呢,看来我们姐俩要提前搬出去了。”

    此言一出,众人诧异,就连漪澜等人也是疑惑不解:要搬出去?搬哪里?怎么之前没有听到漪晴提过这事呢?!

    春江表哥正欲挽留,漪晴小手一挥,示意道:“表哥,您莫担心,漪晴对您及太太们没有意见,只是家里人多嘴杂的……我和姐姐还是搬出去住吧,咱们不是有现有的宅子——白小姐送的景园吗?距离咱们张府可是近的很呢!省的有人嫉妒我们姐俩……”

    这话一出来,连漪晴自己都笑了,春杏脸上更是羞怒。

    “如此,我也不勉强留你们姐俩了,”本来就不是正经的张家嫡系、也不是张家的姻亲,仅仅是个远方表兄妹的关系,春江表哥是强留不住的,“只是等那边的屋子收拾搭建起来吧,还有你姐姐的及芨礼,总要有个长辈替她操办。”

    “多谢春江表哥体谅!我姐妹二人感激不尽!”漪澜诚心道谢,袁太奶奶和盛玮老爷话说的不错,张家人确实厚道。

    事情已经妥当,漪晴突然觉得无比轻松:只要熬过这段时间,搬到景园,那么自己就彻底没人管了。

    “至于治疗麻风病,你还是要谨慎!”春江表哥对麻风病的态度比靳留芳稳重——既盼望漪晴有办法、又担心对方只是夸夸其谈、更担心会连累自己。

    漪晴谨慎应答着,并央求着春江表哥打听着制作精密机械的地方。

    一旦开始用西医治病救人,那就要开始批量生产了:试剂是可以调配出来的、原料也是可以提取出来的、甚至成品都可以直接合成,然而这个调配、提取以及合成则都需要各种各样的器皿、器械、甚至精密的分析天平。

    叶轻眉被尊为一代名医,她的医术是有西医外科学的影子的,那么她所用的药物应该对应的也有西药的东西,所以漪晴想央着春江表哥、借着张府的名头打听一下比较好。

    靳留芳是最可能打听到消息的人,但是他是怎么得到自己会治疗麻风的消息呢?所以漪晴及春江表哥不想通过此人解决问题。

    穆辰小孩子一个,更不用提。

    跟药物相关的人还有一个——李太医,那老头还有手术器械呢!说不定也可以打听一二,只是毕竟和靳留芳一样也是太医身份,须处理好他们之间关系才行。

    春江表哥遣散掉众人,只让漪澜守着大门远远地将其他人隔开,并与漪晴点头示意。

    漪晴心明神会,转而进内室拿出一盒普通的胭脂盒子、并快速地往里面放进去一些白色粉沫,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道:“表哥,这个就是治疗麻风的药,您收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