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时空里,麻风病基本是死亡的代名词。

    白兰芝、漪澜、彩旗极力劝服漪晴打消冒险的念头。

    “漪晴小姐,麻风病人自古以来就是深埋填坑、任其自生自灭的,您若强求,怕是会把自己搭进去!虽然您医术了得、但是也要小心行事啊!”白兰芝苦口婆心道,她虽未见过麻风病人、但是也对这病的可怕有所耳闻。

    漪晴安抚着众人紧张的情绪,解释道:“放心、放心,我没有想进去冒险的意思……”

    连最简单的防护都没有准备、更不用提药物准备了,怎么可能现在就进去呀!漪晴现在只是打探消息而已,但是却已经引起其他人的强烈反对,足以见得这麻风病是多么让人惊恐!

    于是漪晴赶紧转移话题,瞧着空落落的院落,道:“兰芝姑娘,你怎么不多买一些丫头、婆子啊?”

    白兰芝面露难色,道:“总想着就这么点钱、省着点花……而且我和莹莹又没那么多事……”莹莹就是之前和漪晴哭诉的小丫头。

    漪晴道:“若是这样,你不要太担心、你且多请些人过来,毕竟这里挨着麻风村不远、人烟稀少,家丁少了太不安全……以后我还需要你帮忙……”说罢又叮嘱白玉兰找人牙子买下人时留意下脚背的烫伤疤。

    ……

    回到张府时,春江表哥还未回来,倒是春太太自己跑到清风居来等着自己了。

    “两位妹妹,你们回来了呀,吃饭没?这是我派人专门从一个小店买的板柴馄饨、非常好吃,你们快尝尝!”春太太殷切伺候着。

    小桃红和若眉一旁哭笑不得伺候着。

    “春太太非要等您俩回来,咱们劝不回去……”小桃红解释道。

    “如此,那就请春太太在一起吃点,彩旗、你去小厨房帮着若眉做点吃的,大半天的、大家都饿坏了。”漪晴笑咪咪说道,心里盘算着春太太的心思。

    漪晴并未动筷子、撒娇撒痴仰着脸看向漪澜。

    漪澜没好气地笑笑、遂拿着一把白生生的陶瓷勺子,盛出来一个皮薄肉厚的小馄饨、裹着少许漂着油清的汤汁,轻轻吹了吹,送往漪晴嘴边。

    漪晴半开面巾,吃了一口,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太好吃了!再来一个!”

    春太太惊的呆掉了,道:“漪晴妹妹还要喂吗?”

    小桃红想也不想道:“二小姐当然是看您在,不方便吃东西呀……”

    春太太这才反应过来,但已经坐在人家餐桌上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是手里捏着空筷子、尴尬地陪着笑。

    漪晴见对方作了难,又吃了几口漪澜夹过来的小点心、细细悠悠喝了几口茶水后,这才示意小桃红下去吃东西。漪晴并未训斥小桃红说话不留情面,春太太刚刚才有的尴尬、此时荡然无存,心中反怨漪晴在下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

    “春太太,”漪晴的肚子终于缓过来积分热乎劲,便道:“您今天这么着急地堵我的门,所谓何事啊?”

    “漪晴妹妹,之前你可是喊我春妮嫂子的,今日喊春太太——倒显得生分了……”春太太流露窃窃的表情,叹口气道:“我这个不争气的妹妹!还请你们姐俩原谅她,她还是小,嫉妒漪晴妹妹那么优秀……”

    漪晴一大早出门就被春杏顶了几句、未在意,奔波劳碌大半天,事儿连个头绪都没有……这好容易被漪澜劝回家、刚坐下来还没有吃两口东西,春太太来可怜兮兮、反寻求自己的安慰!

    ‘老娘是不是在你们心中脾气太好了?!’漪晴心里想着,但是还是压着自己的脾气,道:“春太太多想了,我们就应该喊您太太的,春杏姐姐的事我不介意,我和她又没什么关系。”

    春太太忙道:“妹子,别这么说!春杏比你俩大,都是她无理取闹……”

    “春太太,您今天找我们姐妹二人有什么事吗?我们一行人可是累了一天呢!上午还路过麻风村,这一屋子的主仆又累又渴又饿的、都没有休息一下呢!”漪澜瞧出来漪晴开始不乐意了,抛开辛苦不说、她一会还要研究麻风的事,于是作为清风居名义的老大,开始催促春太太。

    “你们路过麻风村?!”春太太马上丢下手里面的筷子,迅速站起来、离开两人远远的,道:“你们去哪里做什么?”

    漪澜无奈,本来就打算让春江表哥知道麻风村这个事的,但是想不到春太太是这个反应,“妹妹觉得那里的人可怜、想帮他们。”

    “你们进村了?!”春太太急了,“那地方就是活死人堆……”春太太又急又怕,想赶紧离开告诉春江表哥,“这件事太大了!你们莫要和其他人提起这事,待我告诉老爷、再做打算!”

    春太太一溜烟地跑了。

    漪晴在屋里哈哈大笑,“咱们家的大小姐真是‘不飞则已 一飞冲天,不鸣则已 一鸣惊人’!你平日那么的好 性子上哪里去了?今日发好大的火!不过算是把她打发了……”

    漪澜无奈地摇摇头,道:“妹妹,想什么呢?你都要救‘麻风病人’了!怎么还这么……唉!”

    见漪晴不明白的模样,漪澜解释道:“麻风!那是什么病啊!……看看咱们今天的表现、还有刚刚春太太的反应你就知道了的……旁得不说,就算你能治疗、也不知道有多少阻碍呢!你还有闲情逸致和春太太绕圈圈……”

    漪澜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漪晴知道怎么治疗麻风,但是有什么用呢?怎么证明自己能治?怎么证明治疗好了……

    漪澜犹觉不过瘾,继续道:“还有,就算不治麻风,你也没必要和她绕圈子呀!她那妹子都这样明摆着欺负人了……你给他们银子、给春杏赎出来,给她俩的兄弟还赌债,她们说了你的一句好话了吗?!她家人亲自上门向你道谢了吗?那银子都花完了吗?……”

    “就是,二小姐,别的不说,您现在的性子也太好说话了……虽然您有的时候说话不好听,但是也只是不好听而已,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小桃红接话。

    两个丫鬟和若眉听闻漪澜在房内大声说话,还以为是漪澜和春太太在吵架呢!丫鬟们生怕有人伤着自己家小姐、于是便赶紧过来帮忙,但是却没想到却是大小姐在“教育”二小姐。

    漪晴讪讪地,小心拉漪澜的手,道:“好了,我的好姐姐,以后我不那么圣母心就是了……”

    “别和我说话,等着我和你道歉!刚刚还说不圣母心呢……”漪澜气呼呼说道,“让她一个人吃,咱们小厨房吃去!”

    其他人被漪澜赶着离开,剩下漪晴一个人瞪着一屋子的吃的发愣。

    清风居这厢吵吵闹闹,春太太那边则是火速把春江表哥给找了回来。

    “小孩子胡闹!”漪晴还在饭桌上走神,春江表哥就已经来到清风居了。

    漪晴暗自佩服柔弱无比的春太太也有如此神速的一面。

    春江表哥大咧咧坐在饭桌上,一旁的春太太和春杏拉着他想使其离席,“老爷,他们刚刚从那回来的……”

    “没事,那个村子封闭的严着呢!你们俩若是害怕就先回去,我陪着漪晴吃个饭,中午的酒局都被你们搅散了!”春江表哥混不在意,“彩旗,给我拿副碗筷。漪澜,你也坐下吧!”

    春江表哥和漪晴姐妹坐在一起,春太太心中不安……但是春江表哥说的也挺对的,麻风病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出来呢?!于是便拉着春杏一同入了席。

    “老爷,这个是我特意买的柴板混沌,您尝尝!”春太太一边给春江表哥盛着吃的,一边说道向姐妹二人宣告着春江表哥的所属权。

    春江表哥沉默良久,道:“漪晴,你表嫂说你能治麻风?!此话可当真?”

    ……

    皇宫大内,二皇子寝殿。

    “二殿下,探子来报,张府的漪晴小姐说她有治疗麻风的方法!”一黑人匆匆汇报道。

    穆封正看着几封军机处呢情报,闻此言,皱眉道:“之前可曾听到张府之人提到此事?”

    黑衣人回答道:“不曾听到这样的话。原本张府漪晴小姐自来京后甚少出门,自从漪晴小姐名震京城后便经常外出走动。饶是如此、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穆封思考着。

    黑衣人再次提醒:“二殿下,不若属下故意透点消息给四殿下?”

    “多事!”穆封直接拒绝,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穆辰,穆封不放心这个弟弟、生怕他一不小心就冲到麻风病人堆里去了。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

    ……

    恒亲王府。

    “给三殿下、睿小王爷请安!探子来报,张府的漪晴小姐据说能治疗麻风病!”

    “加派人手,继续监视……”三皇子穆涯道。

    睿小王爷笑着道:“穆涯,这个消息、咱们可以告诉给靳留芳靳太医!”

    穆涯似笑非笑,道:“我是瞎了,但是心还不瞎!漪晴小姐回绝靳太医的手术……但是回绝的语气并不是很强硬,咱们可以再诈一次!这几个人,咱们要用、更要查!”

    “找人暗示穆辰,就说漪晴小姐快要动身去麻风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