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府遭贼的事情在京城闹的沸沸扬扬,但因其涉及漪晴的声誉问题,春江表哥便将此事紧紧给捂了下去、对外只说是丢了些银子;又勒令管家严厉治家、整顿风纪。

    若眉按照漪晴给的方子规矩服用药品,其余时间则跟着小桃红和彩旗整理被洗劫过的清风居。

    而巡官一起子人据说因身染恶疾,当日便连夜便搬出了京城。

    至于穆辰送过来疗伤的药草后,就又被哥哥拎回去完成学业去了,穆辰满脸哀怨:“漪晴妹妹,你怎么认识我二哥的?你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吧……”

    漪晴又回到自己的空间,继续做自己的实验:原本的理想药物——头孢曲松已经制备完成,因其产量非常少、而且这药又必须经静脉或者肌肉进入体内,漪晴只好把纯品的头孢曲松钠包裹、封存起来,转而换了另外一种可以口服的药物——头孢呋辛酯,但是加工工艺、生产设备、原料主料以及实验条件与头孢曲松完全不同!

    漪晴只能重新开始了,一边利索地提取着原料药品,一边习惯性地做着实验记录。

    现在能开展项目完全因为空间里面现有的设备、器材,因此做后世成熟的东西、那成功率肯定是相当高的!但是然后呢?若想真正地投入使用,漪晴必须还要在空间外面搭建厂房、配备一系列相应的实验设备,每一样都需要钱!每一样都需要工艺!

    漪晴摸着庆余堂送来的银子,感慨着:科学是一条烧钱的路啊!

    想起来庆余堂——一个靠生产玻璃发的家、把持着庆国最一流的生产工艺的叶家,他们会不会有自己想要的生产工艺呢?若是有、那他们和叶轻眉是否渊源?

    但是往事已矣,当年叶轻眉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大徒弟老张爷为何年纪轻轻就亡故?叶轻眉的宝贝被人觊觎到孙子辈——仍不肯罢休!甚至还有她与先皇、恒亲王的过往……漪晴觉得自己仿佛被拖进了一场漩涡……

    ……

    七月后的天气渐渐转凉,离秋试的时间一日日临近,漪晴制备的药物也快接近尾声。

    随着漪晴的才女名号在京城彻底响了起来,就接连不断地有人借着讨论诗文的名义邀姐妹二人出去,漪晴没有时间应酬、而且不愿意和一群小丫头耍心眼,就果断回绝了。漪澜也不愿意出门,自从和庆余堂签了“写书”的合同后,剽窃中国四大名著的活就落在了自己身上,但是漪澜甘之如饴。

    小桃红和彩旗在老家时就常年守在家里,如今到了京城更是鲜有出门,尤其是小桃红、漪晴每次出门都不带她,两个人的心早就长草了!于是便忽悠着自家小姐出去走动走动。

    “二小姐,您也出去瞧瞧吧!天天守在自己的院子里多没意思呀,您要出去多交几个朋友啊!”小桃红说道。

    彩旗赶紧煽风点火:“对啊对啊!这样的诗词会不是一般人可以参加的,又都是女子,不用担心安全的……”

    漪澜好奇地看着两个丫鬟拙略的表演,小桃红又赶紧拉着,道:“大小姐,您也劝劝吧!二小姐这样可要憋坏的,她以前在老家可喜欢出门了……而且您不是还说整理出来的灵魂们有一部分家都在京城吗?咱们可以先打听打听呀!”

    这话才算是说到了点子上,漪晴道:“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说完哈哈大笑。

    其他人听不懂这句话的笑点,莫名其面地看着自家二小姐。

    漪晴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郑重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决定去吧!姐姐,还劳烦你和小桃红去跟敏姨娘说一声,顺便打探一下参加的人都有谁;彩旗你去做一些精致的点心备上……”

    漪晴则进去空间里把充完电的防狼电击器给充上电——自从巡官事件之后,漪晴就变的小心翼翼。

    “一晚上的时间,应该够用了!”漪晴自言自语道,然后又用镜子仔仔细细观察自己的伤痕,穆封给的东西果然是好!才这么几天瘢痕甚至慢慢淡化了!

    漪晴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穆封说他遇见过自己两次,那第一次想必就是自己被巡官掳走的那晚!穆封一个、穆辰一个,这哥俩还真喜欢上人家的房梁啊!

    漪晴突然发现自己忽视了一个问题:‘穆辰跟着自己是因为穆涯的眼睛,但是穆封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呢?他不太可能也是为了自己的兄弟吧?!有机会还是问一问小孩子穆辰好了!而且貌似穆辰不怎么待见这个哥哥!’

    ……

    第二天一大早,漪晴就被几人从床上薅了起来!

    彩旗叽叽喳喳说着:“哎呀!我的姑奶奶,可别睡了!您都忘了今天咱们要出门的,别睡了呀!”

    漪晴睡眼朦胧任由摆布。

    顾不上细细吃饭,兴奋异常的小桃红便急急收拾起碗筷,仍是一脸起床气的漪晴满脸不乐意!

    小桃红赶紧安慰道:“彩旗做了好多好吃的,都在食盒呢!”

    漪晴这才罢休。

    几人正欲上马车,春太太满脸红光地冲了过来,道:“哎呀!终于赶上了,春杏,快!跟上你两个妹妹一起去!”

    春太太自问自答着,便招呼着彩旗把春杏扶着,道:“快扶着你们春杏姑娘,她身子娇弱、自己上不去!”

    小桃红撇撇嘴道:“敏姨娘没有说春杏姑娘也去啊?而且咱们两个人也照顾不了她啊……”

    春太太心中不痛快,但是碍于漪晴对自己及妹妹有恩情,于是表情悻悻地丶满眼渴求地看着几个人,道:“敏姨娘肯定同意的,你们春杏姐姐才来京城,朋友太少,我也想让你们带她出去见见世面!”

    春杏人都上去了,春太太又是一脸诚恳,漪澜看看漪晴,便道:“那就一起吧,但是春妮表嫂你还是要和敏姨娘说一声的好!毕竟帖子里没有请她……还有,咱们这可是应礼部尚书的嫡长小姐安平县主的邀约,她父亲礼部尚书掌管着礼仪、祭祀、科举等外事活动,最是讲究规矩礼法,我和妹妹尚且不能应付,就更无暇顾及春杏姐姐了!所以春妮表嫂,您看……”

    春太太一听到是尚书千金的邀约,便十分激动、更是没有听进去后面的话,直直催促道:“无妨无妨!春杏在家最乖巧的,定不会辱没了咱们张府的风评!你们且带她去吧,若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教她就是,这时间可不敢再耽误了,你们快走吧!我这就和敏姨娘说去!”

    张府的马车并不大,原本四个人的位置因临时加了一位而略显拥挤。

    春杏是在漪晴的银子的作用下逃离苦海的,但是来张府后却一直没有和漪晴这边走动,今个还是两边人第一次正式见面呢!

    主仆四人好奇地打量着主动霸占最舒服位置的春杏,春杏也同样好奇地打量着漪晴姐妹二人。

    春杏已经几笄,但是身材像她亲姐姐一样瘦削,所以看起来年龄反倒不大。

    春杏今日穿着一身水红色的对襟长裙,腰上束缚着一条绛红色的丝带、十分妥帖地把美好的腰身勾勒出来,肩上披着条雪白的纱衣、朦胧的质感弥补了胸部稍显平庸的缺憾。

    这一身的打扮美则美矣,但是略显轻浮,毕竟是第一次去人家家里做客——春太太毕竟没见过世面,只能顾着好看、却顾不得其他。

    “两位妹妹今日打扮的好素净呀!”春杏主动问话道,瞧着姐妹二人穿着淡雅的黄色罗敷短衫、里面是白色的连衣长裙——毫无美感可言!可惜了漪澜的一张好脸!

    漪晴一直盯着春杏朦胧的纱衣,听到问话这才把注意力放在春杏的脸上:满脸厚重的脂粉上擦涂着些许胭脂、弯弯的眉毛形似银月、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秀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嘴——春杏比两个姐姐都好看、更有灵性,春太太对自己的妹子是寄予了厚望的!

    见漪晴注目自己出了神,心中暗自得意,捂着嘴巴娇羞地笑着。

    漪晴这才反应了过来,指着自己头上的白玉兰发簪,解释道:“我们懒散惯了,觉得打扮麻烦,就这么清清爽爽地出来了,还望姐姐莫笑话。”

    那白玉兰正是寺庙回张府路上所买,虽是做工精巧,但是材质却是一般料子。

    春杏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致,转而问漪澜,道:“妹妹的步摇颜色真好看,是赤金染色吗?”

    漪澜微笑着、摇头说道:“那日我们在小店一起买的,材质是一般的金银、但重在造型好看……我们买的还没有彩旗的足金大戒指贵呢!”

    众人哈哈大笑,彩旗配合着开玩笑说道:“二小姐说我这保值,不喜欢了可以随时典当换钱,你们的可都不行呢!”

    春杏没再接话,心中疑惑怎么富有的京城第一才女怎么会买这样不值钱的破烂?!于是尴尬地拿衣袖掩盖起双手上的翡翠手镯——虽然不值多少钱,但好歹也是翡翠呢,还是不要抢了对方的风头比较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