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正认真地看着漪晴在室内的一举一动,突然清风居的枣树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黑衣人忙压低身子、紧贴房顶,试图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树影里面。

    只见一个半大的孩童模样的人,轻轻地跳下枣树、又熟门熟路地摸进小厨房。

    黑衣人赶紧追了上去,转而趴在厨房房顶上,屏声敛气地撤掉屋顶的瓦片、观察室内的动静。

    借着小厨房昏暗的烛光,黑衣人终于看清来人的模样:竟然是自己的弟弟穆辰!

    穆辰踩着柜橱面前的小板凳,一脸幸福的微笑、像是捧着珍宝一样拿起最上面藏起来的坛子,然后轻轻地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榴莲气息扑面而来!

    黑衣人被熏的一愣,又看着细嚼慢咽的穆辰,颇感无奈。

    正逢丫鬟小桃红起夜,穆辰赶紧停止口中咀嚼的声音,黑衣人故意使坏、手持一片碎瓦片,朝装着榴莲酥的罐子上扔去。

    “啪!”罐子应声而落,穆辰吓得一个趔趄、滚打摸爬地逃了出去,临走之前还不忘顺手抓了一把点心塞在自己怀中!

    “怎么回事?”小桃红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满地狼藉,自言自语道:“难道又有老鼠了?怎么放这么高还会被找到呢……二小姐又会不高兴的……”

    ……

    第二天大清早,漪晴破天荒地早早起床,并让漪澜帮自己给脸上的伤口换药。

    毕竟一会要做的事情不少,漪晴只能挤占自己的休息时间了。

    漪澜忧心忡忡地看着漪晴脸上的手术切面:切面上出现大片黑斑、似乎切下去的肉瘤有隐隐复发的趋势……于是赶紧说道:“漪晴妹妹,干脆一会就让管家陪你们去恒亲王府吧,我留在家里整理一下灵魂们的地址,你这个事情可不敢再耽误了!”

    出发前庆余堂的伙计们便送来当月的分成:三千两明晃晃的白银!

    “这位管家,您下次可以直接折算成黄金送过来!银子太多太不好拿了……”漪晴毫不脸红说道。

    管家已经备好马车,漪晴、若眉、彩旗依次上了马车,便向恒亲王府驶去。

    ……

    恒亲王府。

    睿小王爷以一种非常奇异的表情打量漪晴,说道:“十三姨娘正在花园,我带你们一起去。”

    漪晴不好意思说道:“多谢小王爷出手相救!今日而来也是感谢您的大义之举!”

    漪晴指的是睿小王爷派遣靳流芳帮自己解围的事——虽然时候证明自己并不需要。

    但是睿小王爷却误会是把巡官扔到万花楼之事,赶忙道:“我可没有帮你们收拾那个色狼啊,原本我还以为是你们设计他的呢!”

    睿小王爷如释重负,道:“原来也不是你们呀!我就说你们女儿家柔柔弱弱的,那能把那两个老货扒干净、再扔到万花楼门口的……对了,你姐姐怎么没来?”

    漪晴暗爽不已,那样收拾巡官已经算是便宜他了!口中则问道:“家中有事,姐姐脱不开身……也不知道哪路好汉为民除害,虽然给我们姐妹出了恶气,但是保不齐他还找不找我们的麻烦……”

    睿小王爷安慰道:“这个尽管放心,出了那么大的丑闻,也不用再当官了!而且在妓院门口白日宣 淫、还是和一个老婆子,啧啧,这口味够独特!怕是他自己都不敢出门吧……”

    ‘够毒的!巡官的脸这次可丢透了!当日那个男人的手段甚得我心!’漪晴心中感叹,脸上却表现的更加忐忑、道:“那……那么胆大妄为啊?!我更加担心了!那个恶人曾经说要把我姐姐抢回去做小老婆呢……”

    说话间来到花厅,十三姨娘盛装打扮,见着漪晴,盛赞道:“哎呀!这可是咱们京城第一才女漪晴姑娘啊!快快快!看坐!”

    漪晴客套说道:“才女之名都是大家哄我玩、当不得真!而且真是惭愧的紧,这么久才来拜访您说说这斑的事。”

    十三姨娘正襟危坐,小王爷也不避嫌,一起坐下聆听。

    漪晴拉过若眉,解释道:“这个姑娘就是我和您之前提到的,我先给她治疗,方便您看一下治疗效果。现在是治疗前的样子——而且她最近什么脂粉都没有用。”

    若眉自从被安置到清风居后,漪晴便责令她不要再涂抹脂粉、尤其是一些铅粉。结果才没几天功夫,若眉脸上的斑点就爆发了。

    十三姨娘仔仔细细地看过去,夸张道:“我也必须这样治疗吗?这斑还能下的去吗?”

    若眉也很着急,害怕自己的斑点下不去……

    漪晴道:“理论来说是这样的,而且铅粉用的时间越久对健康的伤害越大?特别是对育龄女性来说,不仅仅可能是脸上长斑的问题,严重者还可能会引起癫痫、腹部绞痛、贫血甚至肾脏的衰竭。若是孩童,甚至还影响其性格发育。”

    “那怎么办?!”十三姨娘忙问道,她也想要个孩子,无论男女!万一老王爷哪天走了、自己好歹还有个依靠!

    漪晴道:“您请放心,我会尽量帮您把体内的铅排出去,脸上的我给您写个方子,您用鲜花萃取天然的美容产品,岂不是更好?”

    若眉唯唯诺诺小声道:“二小姐,奴婢的脸还有的治疗吗?”

    “有!但是效果很慢,听我的就是。”漪晴回答道。

    ……

    “漪晴小姐,我瞧着您对这些东西研究的很透彻,而且又能救活将死之人,但你为何在穆涯的眼睛准备这么久呢?”支开掉下人,睿小王爷直接问道。

    漪晴目光闪烁,道:“靳太医都和您说了?他有没有说我什么?”

    睿小王爷不明白漪晴话语里面的意思,直接说道:“从张府回来,他就失魂落魄像见了鬼一样……你们还是早点商量好意见吧!穆兄的眼睛不能再耽误了!”睿小王爷如是说道。

    漪晴听完,心情复杂。

    ……

    回到张府,漪澜就迎了上来,道:“可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也亏的妹妹家的亲戚们得力!这么多的灵魂竟然还都在京城附近,咱们也不用太费力气了!”

    都是京城边上的?!有点巧合吧……

    漪晴心中纳闷,自己出事也是在遥远的庆国西南,再怎么地也应该是地方鬼吧?怎么自己冤孽疮里面的灵魂还都是外来户啊?

    不等漪晴说话,漪澜继续说着:“咱们这么多,你想先找哪个?”

    “反正早晚都要解决的,先找谁都无所谓的……姐姐你帮我选吧,咱们可以先解决简单的!”漪晴心不在焉说道:“我一会还要进空间,给十三姨娘配药……”

    “那我帮你守着门,早点出来,小桃红说咱们这晚上可能有人偷偷来监视。已经连着好几晚上了……”漪澜回答道。

    漪晴沉思片刻,接着卧室的床板进了空间:只有这样才能挡得住屋顶上的偷窥。

    空间外面正值傍晚,空间里面也是灰蒙蒙的天色:若不是清楚地知道空间里面没有一个人,否则这样的场景还真能吓死人!

    漪晴小心翼翼地拿出昨晚提取出来的工业原料,又把实验平台搭建起来:整个合成的过程至少需要七八个小时,所以今晚必须留在空间里面了。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且无聊的,漪晴决定在这个药物的基础上再开一个平台。

    但是具体做什么药物呢?

    后世研发药物也是有的放矢,通常是人群中什么病常见、就研发什么药物。后世的生活条件优渥,胖人很多,后世的病也多是一些富贵病,像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和癌症!f

    目前这个时空则完全相反:贫穷、饥饿和战争时不时爆发在庆国边陲,哪怕是繁华的京城、也很少看到有胖子出现,所以上述的那些药物就基本不考虑。

    既然这样的慢性病少见,那还是做点和自己关系密切的吧!

    中医在庆国的土地上已经绵延多年,中医讲究治本、而西医讲究治标,二者各有优点,漪晴决定还是充分发挥西医的特长——外科吧!

    那么跟外科关系最密切的就是麻醉药、消毒药和抗生素了。

    至于麻醉药和消毒药,叶轻眉已经做了出来,剩下的就只有抗生素了。

    被刀捅破肚子的赵世勇是运气逆天才没有引起感染,否则死路一条。

    而上次春太太的发热,也是可以用抗生素治疗的,漪晴越想越觉得此法可行!

    抗生素种类也有很多种,像大众熟知的头孢、青霉素、阿奇霉素,也有比较高端的像万古霉素、美罗培南,甚至还有老虎素——替加环素的英译、单单名字就知道霸气侧漏!

    然而抗生素虽多、但是细菌的变异更快,药物的研发速度远远赶不上细菌的耐药、尤其是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直接导致了大量超级细菌的诞生。

    当无药可用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肺炎就极有可能要命,世界将彻底踏进抗生素后时代。

    所以后世里的卫生部颁布了一系列延缓细菌耐药的政策,为的就是给药物研发公司们多留一点时间、多研发一些药物,尽可能推迟这一天的到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