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晴姑娘,您真的不打算自己提个价位吗?”叶玲珑倒是很惊讶地看着漪晴,她本以为搞定貌美的漪澜就可以搞定石头记的交易,却没想到真正难缠的面前带着面巾的小丫头!

    漪晴微微笑道:“我就怕我提的价位太高、咱们又要费神,所以等着你们先说,然后我好加价!”

    话一说完,众人惊诧!

    春太太忙道:“漪晴妹妹!这……不敢这样啊!”

    “就是!漪晴,你不能这么随性,虽然现在是你自己和五掌柜的谈生意,但是可不能这么任意妄为!”春江媳妇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谨慎地说道。

    庆余堂家大业大,随便从指缝里漏点东西就够小商铺养活一家子的了。

    春江媳妇因为被剥夺了管家大权、又被手底下奴才各种反水,所以最近都没有露过面,如今一听说庆余堂五掌柜来,便强打起精神过来瞧一瞧,生怕家里人不懂事开罪了财神爷。

    漪晴则淡淡道:“表嫂,五姑娘谈的可是我的书稿,和咱们张家的生意是没关系的!”

    叶玲珑人精一般的人物,何尝看不出来这其中的关系?!于是便得体地笑着不做回答。

    春江媳妇异常羞愤,她最近也是受够家里奴才们的冷言冷语了,知道是春太太在中间的挑唆,便想把春太太也拉下水,道:“春妮,你来说说这个事!她的事到底跟咱们张家有没有关系!”

    照这么回答的话可就麻烦大了!春太太看看面前的几个人,头压得低低的、不接话。

    敏姨娘见状,插科打诨道:“哎呀,咱们今天可是漪晴妹妹的大喜事!别为一句话两句话的事闹不愉快啊!春太太、还是劳烦您扶大太太回房歇息,她现在身子不好、不能久站!”

    春江媳妇和春太太则同时回应道:“你一个姨娘!轮得着你说话吗?!”

    敏姨娘很无奈,冲着叶玲珑道:“真不好意思让五姑娘见笑了!漪晴妹妹,你们换个地方谈吧!张管家,麻烦您跟上去,有什么需求尽管来找我!”

    ……

    清风居里。

    叶玲珑直接谈道:“敢问漪晴姑娘,这书您真的可以自行拿主意吗?”

    “可以,而且不仅仅是石头记一本著作,所以说您想合作、就只能和我谈!”漪晴坚决说道:“而且,这事在庆余堂,您可以做主意吗?”

    “自然!”叶玲珑性格爽朗,哈哈大笑道:“真是个精明的姑娘,要是你家大太太有你一半精明、能干,张府的后院也不至于如此混乱!如此,是真的要我先开口了?”

    漪晴不置可否。

    叶玲珑道:“既然我与漪晴姑娘同为性情中人,那明人不说暗话,我可以给您一笔银子,以后书籍的买卖好坏和您无关,或者您可以参与到咱们的分成里面,但是这个不一定有利益保证。”

    “我选择分成。”漪晴二话不说道,对于没法判断的作品,特别是一个小姑娘的作品,选择一笔可观的收入无疑是更靠谱的,而漪晴却知道这个可是中国的四大名著之一,怎么可能不大卖?!

    “漪晴姑娘,要不您再考虑下?”叶玲珑再次提醒道。

    漪晴道:“不用劝了,五姑娘,你应该好好考虑的是应该给我多少分成才对。”

    叶玲珑心中清楚石头记的文学价值,饶是自己不清楚,家里的长辈们可是再三推崇,尤其是自己的爷爷叶一鸣,坚决先帮作者打响名声,再和作者谈条件。

    这明显的不合套路啊,只能说自己的爷爷爱财心切吧,叶玲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继续说道:“姑娘确实才华横溢,而且小小年纪就能写出这样的巨著,所以我想和您来个长期合约!”

    “所以,分成呢?”漪晴坚持问道。

    “一成。”叶玲珑伸出一根手指道。

    “好的,您一成,我拿九成。”漪晴似笑非笑说道。

    叶玲珑从未见过如此谈价格的人,气急道:“漪晴姑娘,您可不要狮子大开口,我说的可是您一成。”

    “这样的话我原封不动还给您。”漪晴也不生气,做生意本来就是买卖不一心,更何况对方先替自己已经把市场打开了,有前期投入在其间,可以说非常有诚意。

    但是有诚意并不代表就愿意放弃利益,叶玲珑急的踱着步子,叹了口气劝道:“漪晴姑娘,刚刚咱们说的都不算,你二我八,如何?”

    漪晴仍不满足。

    两个人不断地拉扯着对方的底线,各种理由、各种恭维、各种试探……

    漪澜和管家看的眼睛都呆掉了,这叶玲珑是个做得了大事人物,而漪晴则更加是个妖精:生生的把一个商场老油子逼的无路可退!

    “不能再降了!咱们书局还要排版、印刷、还都是精裱,还要养活一大群人!漪晴姑娘,真的不能再降了!”叶玲珑欲哭无泪!

    “呵呵,祝咱们合作愉快!随后我定期把剩余的书稿给您!”漪晴愉快说道,“对了,我不要银票,您直接给我银子好了!”

    送走完叶玲珑,漪晴开始正经着手若眉的事情:睿小王爷都把靳流芳派过来压阵了,自己好歹也要有所表示才是,毕竟十三姨娘的斑该治疗了!

    至于穆涯的眼睛——漪晴表示很头疼,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靳流芳……

    中午的时候,春江表哥特意召集了姐妹二人共赴家宴,参与的人有:大太太春江媳妇、春妮春太太、敏姨娘、春杏姑娘、青山三兄弟以及管家父子。

    家宴上,春江表哥先是祝贺了漪晴荣获京城第一才女美名,又是感谢漪晴对张氏一族的各方面的帮助,最后则是因为自己婆娘们的无礼而道歉。

    以前春江媳妇也说过许多不好听的话,春江表哥并未在意,只当是一家子人之间的磕磕绊绊……但是如今对方贵为才女,自己这边必定不能再这么——不恭敬!

    春江表哥如此反应,只因为商人在中国古代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中国古代士工农商等级的确定是统治者按其对自己统治的贡献和危害程度来确定的:政治上,重农轻商便于统治,百姓固定,商人到处跑,不好管;文化上,儒家轻商,甚至某些朝代商人们连绸缎衣服都不可以穿。

    春江表哥觉得漪晴的才女身份彻底抬高了自家的门楣,以往漪晴的牙尖嘴利此刻也被看作是才思敏捷!

    总之,才女说的都是对的,就是比咱们这些人有水平。

    春江媳妇觉得自己很冤枉,明明是彬儿过来通知自己叶玲珑的事,要不自己干嘛会过来趟这浑水……而现在着春太太的可怜扮相、心中更加生气,于是冷哼一声,道:“今天多亏了敏敏妹子,要不然指不定丢多大人呢!春妮你让彬儿和我说事的时候应该说的明白点,要不然我能那么和漪晴妹妹说话?!”

    春太太吃了一惊,心想春江媳妇竟然长进了,不去和人争辩漪晴的事情,反而把事推到自己身边传话的小丫头来了!

    春太太正想辩白,春江媳妇又道:“上次丹红听说漪晴妹妹那里糕点好吃,才没有学多少,就被彬儿出言讥讽。我不敢说我丫头没错,但是你的丫头也要管管了,小小年纪不想着如何干好差事、光在那里搬弄是非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张府不和睦呢!”

    这话就重了,春江表哥咳了一声制止了春江媳妇的苦水,转而问道:“漪晴妹妹,你要那么多银子干嘛?难不成还是想做药物?!”

    ……

    尴尬的家宴上,家族结构进一步调整。

    大太太春江媳妇也不愿意继续当出头鸟,借着春江表哥的嘴,说自己想好好呆在小佛堂里侍奉菩萨,为张家求得儿孙满堂,不愿意再管理庶务。

    彬儿被再次罚出去学习规矩,月子里的两个婆子继续接着“照顾”春太太,直到彬儿再次回归。

    敏姨娘因办事公允有章法得到众人的盛赞,于是地位再抬、和春太太同为平妻,同时又掌握着财政大权,地位超然。

    其他人未做调整。

    下午时分,林清轩以及一些文艺女青年陆陆续续送来贺礼,祝贺漪晴赢得京城第一才女的盛名——无论是平日里有来往的、还是无来往的,漪澜均用香水作为回礼、一一送了出去。回给林清轩的香水则是漪晴亲手专门为其调配,味道更加雅致!

    ……

    忙碌了一整天,傍晚时分,漪晴拜托了漪澜,吩咐下去谁都不让再打扰,自己再一次钻进空间中。

    十三姨娘的斑点迫在眉睫,自己必须拿出来行之有效的措施才能去拜访睿小王爷。

    空间里面设施齐全,就是差原材料,在这个科技落后的年代,原材料就要自己提取了!

    十三姨娘的斑点若是想短期内除掉,除了要用上外用的美容养颜功效的东西外,更重要的是要彻底排铅!

    二巯基丁二酸是后世最常用的口服排铅药物之一,除此之外,一些富含微生物的水果也有很好的排铅效果,为今之计只有药物配合着食物双管齐下了!

    漪晴打开电脑,输入二巯基丁二酸的化学结构式,分析其制备方法的可行性。

    值得庆幸的是:好在原材料的合成过程并不复杂,自己可根据现成的实验室、实验条件、实验数据,依次提取出二巯基丁二酸的原材料:顺丁烯二酸甘、硫脲、八水合硫酸钡。

    剩下的便是合成了,这个过程时间偏久,漪晴大概考虑了下,便决定暂时把原材料置于液氮里,明天找时间继续。

    房顶上,一黑衣男子正趴着偷看屋内人的一举一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