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昨晚麻醉药物开始起效时漪晴就计算着时间,忍着疼痛迅速切下几个最大的黑色的肉瘤,当自觉眼皮开始打架时就赶紧扔掉手术刀,平躺在地面上。

    漪晴平静地照着镜子:自己身上的衣服沾染着已经干涸、泛着褐色的血渍,面色苍白,部分肉瘤已经切了下来,但是还有没有完全处理干净。

    被切下肉瘤的地方泛着红光的色泽,漪晴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

    “滋!”漪晴疼的差点掉眼泪,就差在地上打滚了,自言自语道:“有没有麻醉药真不一样!疼死我了……”

    说罢,却不敢再用手指触碰,只是默默看着镜中的自己:因为任何一个轻轻的触碰或者一个夸张的表情就牵扯着伤口的痛觉神经!

    这次只是切掉了一大半的肉瘤,还有一小半仍在脸上,而且是还是忍受着麻醉药的巨大风险:疼都是小意思,后世可是有专业的麻醉师来监测手术病人的!因为麻醉太重的话极有可能会引起呼吸心跳骤停的!

    漪晴心中一阵郁闷,整容手术没有想象中的理想……而且昨晚在空间里睡了一宿,也是时候该出空间了,免得让其他人发现自己的异常。

    漪晴小心地用空间消过毒的洁净纱布包裹着脸上的伤口,便恋恋不舍地离开。

    漪澜吃惊地看着穿着手术衣的漪晴,慌忙给对方换下,道:“你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弄的吗?”

    “我想给自己做手术,但是效果很不理想。”漪晴点点头,失望说道:“我觉得还是去完成灵异事件的任务,或者研发出来药物再给自己整容来的实在……”

    “整容?”漪澜重复着漪晴的词汇,像是突然明白了,瞪大双眼道:“妹妹,你这么折腾自己的脸就是为那天的那个太医吗?!”

    漪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又架不住对方的追问,只得道:“是也不是,总之,我也想正常人一样、能够大大方方示人,以前总想着凑合,现在不想了,总不能躲一辈子不见人吧!”

    漪澜不再追问,帮着漪晴收拾、整理好衣服,又梳了个稍显正统的发绺,转而说道:“昨晚来了那么大一群人来道贺,估计今上午还会有人过来的……”

    漪晴道:“也不知道谁做的?偏偏拿了石头记不说,还把曹公的名字给换了、还偏偏说是我的作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别想那么多,总归把利益给咱们了,那庆余堂可不是一般的店铺,据说不仅做高档的翡翠、琉璃等传统工艺品,据说那玻璃也是庆余堂独家!”漪澜如数家珍,又道:“无利不起早!定是觉得石头记大卖!”

    漪晴心想,我何尝不知道?传统四大名著哪本不是精品?只是碰巧先把这个给抄出来罢了!就是不知道那庆余堂能给多少银子?要是能支撑得起自己做药的成本就好了!

    漪晴还在走神,漪澜又道:“差点忘告诉你,一大早外面就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找咱们麻烦的巡官不知道被谁扔到万花楼的正门口呢!还有那个老婆子,被脱的光光的,纠缠在一起……”

    漪澜疑惑地看着漪晴,漪晴也很纳闷,道:“怎么跑到大街上了?”昨天明明只是扔到宅子里头啊!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的官算是做到头了!”

    两个人来不及八卦,便被登门而来的管家打断,说是庆余堂的五掌柜玲珑姑娘亲临拜访,请漪晴姑娘相见呢!

    “?庆余堂的掌柜竟然还是个女的?”两姐妹惊讶道。

    管家便走边解释着:原来庆余堂早年只是一个落魄的小铺子,后来因发明了世下最流行的玻璃,就暨此一跃成为京城第一的商行!

    玻璃?漪晴心中暗想:怕是这个庆余堂和叶轻眉也有不少关系吧?

    “庆余堂的老掌柜叶一鸣如今年龄大了、基本不管事,所以现在生意都是他三个儿子和一个小孙女打理的;二掌柜叶檀负责像是翡翠、珠宝之类的买卖加工;三掌柜叶萌管的是古董的交易;四掌柜叶炳则是掌管着咱们京城最大的赌场;至于五掌柜叶玲珑则是四掌柜的独生女,至今未婚,颇有些才华却做派酷似男人,家里什么生意都愿意掺和一点!”张管家继续介绍道。

    说罢,便来到张府的正堂,叶玲珑一袭红衣站立于房内正中,春江表哥作为男人不合适出现,春太太和敏姨娘同为站姿相陪。

    “五姑娘,这就是咱们张府的表姑娘,姐姐漪澜和妹妹漪晴!”春太太介绍道——这种正式场合还是平妻身份的春太太来打理更为合适,敏姨娘只是在一旁静静伺候着。

    “呵!好一个俊俏的美人!”五掌柜叶玲珑手拍折扇赞叹道:“贵府还真的是卧虎藏龙!”

    叶玲珑今年二十有五,长相也属于中等偏上,但在这个时空还没有嫁人却是属于比较特别的,怪不得管家特意强调。

    漪澜赶紧携漪晴回礼,谦虚道:“五姑娘何等才学惊艳,我和妹妹不敢造次!”

    叶玲珑打断漪澜的话语,说道:“之前我自负敢担上才学二字,如今看完漪晴妹妹的文字,真是自愧不如,终于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两姐妹一阵尴尬,却又没法反驳,叶玲珑继续道:“我听长辈们谈起,说二位小姐还写有其他巨著!能让我看看吗?”

    这个说的自然是西游记了。

    叶玲珑不好意思道:“我虽是女儿身,但不爱看那些哥哥、妹妹的东西,长辈们都说漪晴妹妹写的石头记是大雅之书、乃大家风范,我却不甚了了,实在不好意思……但是我特别喜欢你们另一本书里面的那只泼猴、那好像就是漪澜妹妹的书呢!”

    叶玲珑说着抓起漪澜的手道:“今天我来呢,一则是想和两位大才女见见面、谈谈咱们石头记出书的事情、我会给二位出一个好价钱的;二来则是想了解一下石头记的后续故事、咱们是否已经写出来后面书稿;三则是我个人像了解一下另外一本书……”说罢,脸上流露出来小女儿娇羞的模样。

    漪晴大吃一惊!难不成这个叶玲珑有百合之风?若如此,那确实是嫁不出去了……

    说到出书的事情,春太太赶紧道:“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敢问五姑娘,这书现在行情怎么样啊?”

    叶玲珑道:“火爆异常!我接管家族书行的生意多年,就连每年秋试状元郎们的手札都卖不了这样的好数量!不仅仅如此,就连后宫的娘娘们也是人手一册呢!”

    春太太不认得多少字,不明白状元手札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却知道后宫娘娘们人手一本是个什么概念!因此兴奋不已道:“两位妹妹,这可是好事!赶紧答应把书卖了吧?!趁着现在市场正好!”

    敏姨娘皱皱眉头,给春太太使眼色。谁知春太太并不领情,接着自顾自说道:“想那香水就是,妹妹赚钱的好点子最后还是被人学了去,这次可是要把握好时机!”

    听到此话,叶玲珑夸张说道:“哎呀!原来那香水也是妹妹们想出来的点子啊!真是好生令人羡慕……不过太太说到这个事,我还是要代表庆余堂解释一下——咱家和其他商铺一样、也是一夜之间门口被人放上香水和香皂的制作方法,咱们庆余堂可是没有人做贼啊!不然的话,为何不干脆做独家买卖呢?!但是您二位的书却是只有我们才有,是爷爷一大早在书房里面发现的……”

    “里面的署名是什么?”漪晴插嘴问到。

    叶玲珑回答道:“就是您二位啊——石头记署名王漪晴、西游记署名王漪澜……不过,真没看出来,漪澜小姐这么温婉、娴静竟也能写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泼猴!”

    春太太不再接话。

    漪晴也不在来龙去脉上追究责任——反正事以至此,正好自己也可借助一个有背景的书行挣钱,这原本也是自己的目的,便直接问道:“不知道五姑娘想给我开出什么样的价位?”

    叶玲珑脸上的笑意更甚,道:“我怕给的价位不合适,唐突了,所以才想让您直接提出价格!”

    嘴上说的是给一个好价位、但是反而让自己去提价格——这是后世招聘公司人力资源经理经常干的事!求职小白往往处于资源不对等的弱势一面、担心自己开的价位过高会吓跑公司,所以往往大多数人喊出的都是白菜价!而对于大拿们,公司则是直接把诚意放在前面。所以说让求职者直接提自己的待遇的一般都是想压低价位,利用求职者的心理预期,以达到自己少花钱就招到人的目的。

    果不其然,就看到一脸紧张的众人,生怕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了的模样。

    漪晴好笑地看着印象还不错的叶玲珑,果然是有商言商,这个女人办事还有很有脑子的,就是可惜碰到了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