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路锦绣 第47章 春太太真相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内科、内科疾病做出诊断需要依靠的东西太多了:什么实验室的检查一大堆、什么需要行影像学诊断的又一大堆、什么行病理诊断检查的还有一大堆……

    春太太目前的诊断是:发热待查、流产一月。

    发热待查是常见的诊断。

    后世的诊断学里面,发热待查可以涵盖的疾病大概有一千多种,其中大概可以分为两大类:感染性疾病和非感染性疾病,其中感染性疾病最为常见,例如:肺炎、脑膜炎、结核等,单单一个肺炎又有可能有好多种病原菌导致;而非感染性疾病也不少,像风湿免疫系统疾病、肿瘤热、药物热等等,也是常见的发热病因。

    春太太年轻体壮,又是急性起病,漪晴判断她还是一个感染性疾病的可能性大,但是还需要辅助检查为佐证。

    漪晴进空间后焦虑地翻着空间里面的器材设备:带电的用不了、材质特殊的那不出去,太大的又不好藏起来……最后漪晴只拿出个听诊器、温度计和一个充电的血压计。

    在影像学检查没有发明之前,原始的西医就是靠着听诊器诊断疾病的。

    拿到东西后,漪晴匆匆忙忙往出口地方跑去,空间进出口的设计说好也不好:好的方面是坏人不容易利用,坏的方面是自己用起来也麻烦、而且出去之前不知道外面的情形!

    加油!快点!漪晴鼓励着自己向出口快速跑去!

    “这么快!”漪澜惊讶地看着累的吐血的漪晴,惊讶道:“我刚刚给她喝了点水,彬儿还没有回来呢,你赶紧给检查一下吧!”

    按照常规,漪晴先是用血压计测血压和脉搏,基本都在正常范围;而体温计则显示已经39摄氏度,已经明显属于高热的范畴;肺部听诊呼吸音粗、双下肺有明显的湿啰音——由此判断,肺炎确诊无虞。

    保险起见,漪晴又做了腹部检查和神经系统查体,在确保无其他问题后便把春太太放回原位,然后帮着漪澜一起收拾着乱糟糟的房间。

    “这么重的血腥味!”春江表哥刚一进门就说道:“春太太的房间没有人收拾吗?”

    彬儿赶紧跪下,道:“老爷,我、我一个人做不完啊!春太太一直恶露排不干净,我……我洗这个都洗不过来……”

    敏姨娘紧跟着春江表哥之后,生气道:“小丫头惯会胡说!春太太小月子就你一个人伺候?明知道她刚出小月子还不劝着好好休息?!”

    “老爷!春太太真的只有奴婢一个伺候的人!这规矩是大太太定的呀!”彬儿吓得大哭,慌忙辩解道。

    事情又扯到大太太春江媳妇身上去了,敏姨娘偷偷看着春江表哥的脸色,转移话题说道:“就算就你一人照顾,你也要以春太太为重,别的不说,春杏姑娘的事情是谁告诉她的?不然她怎么会到我那里哭诉!”

    “姨娘饶命!姨娘饶命!春杏姑娘是春太太的亲妹子,奴婢总不能看着春太太的亲妹子往火坑里跳啊!”彬儿慌乱了,拼命地解释。

    敏姨娘等的就是这句话!厉声道:“春杏也是我妹子!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狠毒吗?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哪是儿女可以置喙的!你这个丫头不仅敢编排大太太、连我一个新来的姨娘你也编排……”

    “行了,别吵吵了!没看到这里已经够忙的吗?!”春江表哥正检查着春太太的身体,被争吵声吵的心烦意乱,遂喝止道。

    “漪晴表妹,你怎么看?”春江表哥佩服漪晴的医术,谦虚地问话。

    漪晴心中很尴尬,解释道:“春江表哥您可别开漪晴玩笑了,我那两次的救人纯属侥幸!而且我只也会类似于外伤处理的急救手段,这些还都是机缘巧合下学习的!再说了,您看我就这么点岁数、怎么可能学到系统的医学知识呢?!”

    漪晴说的是实话,虽然知道春太太是什么病,但是她没有药啊!只能让春江表哥以传统的中医知识试试了。

    春江表哥将信将疑,仍然谦虚说道:“那表妹你现在看出什么来了?我也参考一下。”

    “是肺炎,春妮表嫂是因为身子虚弱、而不能抵御外来的感染,这才导致的疾病!”救人要紧!漪晴不再废话,继续实话实说道:“但是我没有现成的药物可用,之前和表哥所说的药物中,就有治肺炎的……现在春妮表嫂的病只能靠您了!”

    春江表哥点头算是认同,道:“是肺痈,名字和虽然你说的不同,但是病因是一样的……嘱咐药局熬上千金苇茎汤,另外再加点金银花、鱼腥草进来。”

    ‘苇茎花瓣苡桃仁,清肺化痰逐瘀能,热毒痰瘀致肺痈,脓成未成均胜任。’千金苇茎汤是古代治疗肺炎的方剂,哪怕到了后世也常有人用来治疗肺炎,而且效果很不错,漪晴叹服!

    春太太的病情处理完,张老爷便决定亲自留下来照顾。

    彬儿因伺候主子不利、被罚到厨房去做粗活了,与此同时敏姨娘又安排进来两个健壮的婆子,“老爷,敏敏去铺子里面瞧瞧,”屋里就剩下春江表哥、昏迷中的春太太和漪晴姐妹。

    春太太的烧渐渐退了,使得漪晴对中医的认识又到了一个新高度,春江表哥趁机劝说道:“怎么样,不一定非要制你说的那种药物吧?”

    漪晴笑笑不吱声,不知道怎么和一个传统中医人讲西医。

    漪澜看冷了场,便询问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我们还是听厨房的下人讲春太太跪了敏姨娘一夜、发烧了我们才来的呢!”

    “不是春妮喊你们来的?”春江表哥反问道。

    “不是啊?怎么了?”漪晴疑惑道。

    春江表哥道:“没什么,我差点以为春妮怨恨我才不来找我、而找你们的……她爹娘把春杏卖给一个老头子做妾、春妮就来求我,但是我一个女婿怎么插手小姨子的婚事?!而且我都答应了会和她爹娘谈谈的,谁知她等不及就来求敏敏了……”

    “她家两个姑娘可都是张府的姨太太啊!需要再去卖小女儿挣钱吗?”漪晴道。

    春江表哥尴尬解释道:“大太太那次把钱赔个干净、只剩下几间不值钱的铺子,咱们现在的生意本钱还在庄子压着呢,一分钱都拿不出!……还有你们表嫂为了能让敏敏嫁进来,连把自己私房都贴了当作彩礼。就这,还堵不上春妮哥哥惹上的高利贷!所以这又起了卖女儿的主意,逼着女儿们往家拿钱呢!”

    “老爷……”春太太悠悠喊道,眼里全是泪水,痛苦说道:“老爷,我都听见了,可是我总不能让自己的哥哥被高利贷活活逼死吧?!敏敏在家里最自私了、她肯定有私房钱可以帮哥哥!要是没有钱、春杏下个月可就要嫁过去了啊!”

    原来竟然是这样?张府众人只当是春太太可怜、大太太不给她钱赎妹、哪怕跪着身份不如自己的妹子也捞不到任何好处……

    漪晴也不方便继续听人家的私密事了,随着漪澜一起退了出来。

    漪晴问道:“春太太的哥哥应该年岁不小了,怎么还去玩高利贷这样的东西?而且大太太也在玩,难道就没人知道这个很危险吗?”

    漪澜微微笑道:“知道啊,又能怎么办,老百姓太穷了,总想找点发财的歪点子。怎么了?你想给春太太钱?”

    “不能给我姐姐钱!”说话的人是敏姨娘,漪澜、漪晴的对话正好听到,郑重说道:“千万不能给我姐姐钱!二位妹妹能否听我一句呢?”

    漪澜微笑礼让着。

    敏姨娘便继续道:“我自从接管张府之后,就发现:我姐姐一房的的利银虽然是有额度的,但是她额外的衣食开销却非常大,然而她又只有彬儿一下人,那么这些钱哪去了?我所知道的是我姐姐嫁进来后三不五时地贴补娘家哥哥,哥哥花钱的嚣张劲就是她这么养起来的!另外,我嫂子可是有自己的小金库呢,可没有说的那么可怜。他们只是想让张家掏钱罢了!”

    “那春杏呢?不掏钱的话她怎么办?”漪晴追问道。

    “实话说了吧!我姐姐上次让春杏过来、其实就是想让老爷纳了她,好在当时大太太没同意,结果阴错阳差下我嫁了进来。要不然那可就是我被卖了!”敏敏自嘲道:“若是那样妹妹们会不会同情我?”

    “春杏不是你娘亲生的、你亲娘难道会坑你吗?”漪澜不相信问道。

    “我亲娘也有亲儿子的,保不齐以后会为彩礼做出点什么”,敏姨娘觉得再解释已无用,于是拿出身上的锦囊,递给漪澜道:“我嫁进张府的时候可是一分钱的嫁妆都没有!连这么点碎银子还是在娘家时辛辛苦苦攒下的,今日全给妹妹们了!若是妹妹能将春杏成功救出来,我愿意以后做牛做马慢慢还给妹妹们!”

    漪晴心中烦闷异常:天天就是这么一堆勾心斗角的破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