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路锦绣 第33章 张府查账风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桃红和彩旗八卦热情洋溢八卦着最近见闻,自打怀着孙家长孙的春太太亲自拜访清风居后,各样婆子、媳妇、小厮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拜访清风居、讨好清风居里面的主仆四人。

    就连张府的“点心”事件,也被演绎成大太太丫头欺负姨太太丫头,丹红百口莫辩;还有春杏事件,又是把大太太塑造成十恶不赦的恶婆娘形象……

    漪晴的药品计划被春江表哥搁置,正是闲的发毛,便天天和两个丫鬟各种东家长西甲短:“你们说说,大太太这样做图什么呀?”

    “闲的无聊呗,给她找点事情就不会再找姨太太的事了。”回答的是小彩旗。

    “笨!”小桃红鄙视道:“大太太可是管着香水生意,都是和贵重客人打交道,哪里闲下来了?”

    “聪明!”漪晴赞许,鼓励小桃红继续说下去。

    漪澜默默无语,给几个小妹妹端茶倒水。

    “姐姐,你别忙了,过来说说你的想法吧!”小彩旗开始拉队伍,“一会我们就会收拾的。”

    漪澜翻了个白眼:“你们还是消停点,管好自己吧!”然后,继续忙自己的。

    小桃红道:“漪澜姐姐,还有你的八卦呢,你要不要听听啊?”

    “有我的八卦?!我最近连和你们都不怎么说话,更别提其他外人了,这样还能招惹到是非?!”漪澜惊奇道。

    其他二人也很惊奇,小彩旗道:“大小姐漂亮,有些风传也不意外。”

    “不不不,不是风传,而是咱们府看守二门的小三子亲口证实的,不然我也不会和你们提这事。”小桃红一本正经说道。

    “好,就听听我们的小桃红妹妹的前方报道!”自己身边人的八卦,众人好奇心大涨!

    “咳咳,让我组织一下语言”,小桃红现在的说话习惯深受漪晴影响,时不时蹦一些潮流的词语出来,众人已经见怪不怪。

    小桃红道:“咱们张府有点权的下人也是很有钱的,库房的管家就是其中一个。自打小姐的发明被大太太抢去做生意后,他们就发了横财。小三子就是个狗腿子,专门负责从外面拉客人进府买香水,而且收入都不进张府的账目呢……”

    “赶紧的,说重点!”

    “……好的……小三子有天带一个客人照例来府里买东西,那客人好生奇怪宁愿不要自己那么贵的香水也要偷着来看咱们大小姐一眼,最后还非要说是他表哥的女人,你们说这算不算八卦?”小桃红道。

    几个人变了脸色,甚至小桃红说完也反应过来,道:“小三子说,那客人似乎姓孙?!”

    漪澜皱紧眉头,嘴中恨道:“果然还是找来了啊,一群禽兽!”

    漪晴按住漪澜的手,吩咐丫鬟们道:“你们通知春江表哥,就说云翳小姐的脸需要复查了,请袁太奶奶务必过府一叙!”

    ……

    张府正厅。

    张府内外大小管事、伙计、婆子、媳妇等密密麻麻一屋子人等待管家问话。

    青山、青河和青云眼观鼻、站在最前面。

    春江夫妇坐在正厅上坐,丹红服侍着茶水,春江媳妇貌似喝茶、实则紧张地看着老爷手里的账本。

    自那日春江夫妇大吵一架后,春江媳妇终于明白了自己男人是真心的好,春江表哥也终于理解了一名年老色衰的深闺怨妇的焦虑情绪,两个人坐在书房的地上互诉衷肠。

    春江媳妇直言张府的下人不尊重她,让人专门给春太太腾出一间做糕点的铺子实在困难,而且最近资金紧张。春江媳妇表态待资金以回笼马上给春太太再置办一间新店铺。

    春太太想做开铺子,春江媳妇当然乐意,反正大权都在自己手里捏着的,春太太最多能挪用帐面上的小钱。

    但是问题是:钱不够。

    在香水、香皂生意起来之前,张府实际就是个空壳子:铺子很多、养活人更多,春江媳妇就学着别家太太放起了高利贷。生意有赔有赚、到最后汇总在一起不赚钱不说,还有一部分利钱被扣着拿出不来。

    春江媳妇心中忐忑不安,原本只是想待资金回笼了再给春太太开铺子,没想到春江表哥勃然大怒“香水暴利,怎么可能赔钱”、“青山他们铺子交给你的盈利呢……”

    春江媳妇十分懊恼,早知道挤点钱出来了,现在倒好——春江表哥要查账了。

    春江表哥道:“管家,你按照平时打理的方式,一个铺子一个铺子对账,内屋的里面的一个管事一个管事开始对账。”

    春江媳妇眼皮一跳,手里面的茶杯差点拿不稳。

    “是,老爷。”管家偷偷瞄了一眼春江媳妇。

    ……

    “张清华,你这个月报损光香水就一百零二瓶?那可赶上西郊两间铺子一个季度的收入了。还有这个香皂,这个报损怎么回事?香皂又不会被摔碎……”管家问道,张清华正是大太太香水铺子的管家。

    春江媳妇目瞪口呆看着张清华,心想老娘都不敢这么做账,你的胆子肥的很呢!

    “这一个月什么都不干,净踩着香胰子摔跤砸香水瓶了。”管家讲了个冷笑话,却没人笑。张府的人习惯将香皂叫香胰子。

    张清华汗如雨下,却没法辩解,慌忙跪下连连求饶:“老爷、太太,我家中老母重病,我是猪油蒙了心,您饶了我吧!”

    管家看着张清华,又逼问出来一串作奸犯科的下人。

    春江媳妇心中送了口气,道:“老爷,别为了这些子奴才生气,现在查明白了,让他们吐出来就行了,咱们今天就结束吧?”不敢再查了!

    “人都给我记下来,一会再处理。管家,你接着继续问起他屋的,这账面还是不对。”春江表哥不理会自己的婆娘,只让管家继续核实账本。

    绣房的老嬷嬷道:“大太太年前支取了三千两银子,说是过年衣服的布料钱。”

    “这个五千两也是大太太提的,说是给为春太太进门的贺礼。”说话的是大太太身边的一狗腿子。

    “这个八千……”

    “大太太说这个是……”

    春江媳妇老脸通红,查到最后就两个大蛀虫,自己就是其中一个!

    春江表哥鼻子都气歪了,自己好心帮自己的婆娘伸张正义,没成想却是贼喊抓贼。

    管家见状,赶紧拿着所有的账本和花名册,道:“张清华先关起来,让他婆娘来赎人,不然押送官府!其他人,回家各找各妈,把问题说清楚!小问题就既往不咎,大问题亲自来和我解释,一旦发现有人故意隐瞒或者藏私,定交给官府绝不宽恕!”

    管家撵小鸡一样赶着众人离去,又看着傻乎乎愣着的“青”字辈三兄弟,低声道:“赶紧走!”

    刚刚满满一屋子人,瞬间空荡荡的,春江表哥满脸黑红,嫌自己坐着难受,蹲在太师椅上抽着旱烟。

    春江媳妇谄笑着:“老爷,这钱我没有乱花,都拿出去放利息了,您也看到了,我屋里可没有用黑钱贴补自己。”

    春江表哥不说话,继续蹲着抽烟。

    春江媳妇继续讨好道:“老爷,我没有想为难春妮,这真的没有闲钱,再说她大着肚子,我招惹谁也不能招惹她啊?我那天就只和你闹一闹,可没有为难她……”

    春江媳妇看自己的男人仍然不说话,慌了,忙道:“你说话啊,刚刚那么多下人听见了这事,你要和他们解释下啊!”

    “解释什么?你是当家主母,主人花钱,哪里有仆人查询的资格!”春江表哥反问道。

    “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丢脸吗?”春江媳妇不好意思道。

    春江表哥冷哼一声,道:“你还知道要脸?!你有脸吗?一天到晚挂着你的大金链子、大金镯子,也不嫌累?!知道别家的太太怎么说你的吗?蒲公英!”

    春江媳妇觉得羞辱难堪,道:“我这是秦夫人帮忙配的,她说我这样好看……”

    “我求求你少和她来往罢!一个鸡毛掸子、一个蒲公英,再说她戴几个,你戴几个?”春江表哥手指着自己的婆娘骂道:“你什么样你不知道啊?就这脑子还学人家放利钱啊?你知道怎么放的啊?”

    春江媳妇偷偷看着自己男人的脸色,道:“秦……夫人说他有门路……”

    “行了,这个秦夫人我不想问,我就问你,你是张府的主母吗?咱们张家是治病救人的,你那高利贷是什么?哦,对,你自小家境富裕,你就大眼看看咱们府,多少个半大孩子是人牙子卖来的!”春江表哥气呼呼道:“那高利贷逼的人卖儿卖女、断手断脚,你自己说说是咱们张家能干出来这事吗?!”

    春江媳妇还想嘴硬,春江表哥直接打断了自己婆娘的辩解,道:“我不想听你的辩解,以后张府里面所有的庶务都交给青山打理!”

    “可是青山只是你的干儿子啊,再说现在他才几岁啊,张府的大小事务儿戏不得,要不我帮他一起做吧?”春江媳妇退而求其次。

    春江表哥道:“你若安分,你还是张府的大太太,不然你就让贤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