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来到病人住处,作为大哥的刀疤脸正蹲在门口熬着小米稀饭,一见到漪晴等人,肃然起敬,道:“姑娘您来了,真是麻烦了。”

    春江表哥也在房内,道:“想不到,我老张家,兴起有望!”

    春江表哥不看重漪晴治好那袁小姐的脸,但是昨天确实实打实的救人,张管家已经仔仔细细把术中见闻告知。

    漪晴在众人的灼灼目光下,亚历山大走到病人床前。

    病人精神不错,叶老祖的药方不错,浓缩到一点点让病人服下:既可以起到止疼和消炎的效果,又不至于药物太多导致无法服用。

    “多谢姑娘,亏的姑娘犯险相救,在下赵家老三赵世勇感激不尽。”伤者说道。

    “不用客气,救人乃医者本分,”漪晴微笑道,并示意赵世勇不要多说话,“你身强力壮才扛得住这样的伤,我只是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另外我还好奇你为何肠子里面还有一刀呢。”

    按照赵世勇大哥赵世猛的说法,自己兄弟近期一直肚子不舒服,吃点就腹泻,具体吃了什么却也说不清楚。

    前世漪晴也收到过一例病人,入院时急查血常规发现该病人处于大量失血状态,但是除了大便黑之外却没有特别的症状。而这个病人由于失血过多,输血速度抵不上出血速度,血小板又低的一塌糊涂,连肠镜都没有做上人就挂了。最后尸检一查,也是发现肚子肠管内侧里面一个深深的出血口,当然也是原因不明。

    幸好赵世勇拉肚子把大便都情干净了,要不然这一肚子大便则更难找到出血口、而且感染无疑。

    “今天就不要吃东西了,可以极少地喝一点点水润一润,毕竟你肠子还没有长好呢。”漪晴接着嘱咐道,又打开腹带,伤口未见脓肿、只有少量的渗出。

    春江表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口子,不由后退了一步,再看漪晴时不由心生佩服。

    赵家兄弟几人又把赵世勇抬起来,漪晴及时撤掉昨日的腹带,漪澜又向床上换一块干净的单子并在单子上搭上一块新的腹带。

    漪晴道:“看到了吗?这个腹带要这样换洗,同时处理的时候手一定要干净、同时不能碰到伤口。”

    ……

    约半个月期间,赵世勇病情逐渐好转乃至回家休养:手术后第三天就开始排气,饮食上也由刚开始的喝少许米油到后期进食稀面条,漪晴也感慨着:果然是身强力壮、免疫力也顽强。

    在这半个月期间,漪晴姐妹也只有照顾病人这一件事,吃穿上春江媳妇放开了供应,若不是考虑着未来的打算,漪晴真觉得就这样当个医生也挺好。

    半个月后,一个天气微热的上午,正在荷花池边看摘抄小说的漪澜姐妹收到春江夫妇的通知:午后请移步书房,有要事相商。

    正好,漪晴研究了这么久的手稿,也想做点东西出来了。

    午后,张府书房内,春江夫妇、漪晴姐妹、管家几人依次坐下。

    “表妹们啊,近日真是辛苦了,尤其是漪晴表妹,医术真是超群。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日让你们来,是因为我和你表嫂想让你们坐堂,诊金都归你们,再说这也是造福百姓不是。”春江表哥信心满满说道,仿佛对方一定会答应一样,春江媳妇也是一脸慈祥状。

    漪晴早就想好了说辞,道:“表哥,我们不想坐堂,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要不表哥把香水生意还给我?”

    “那不行啊,”春江媳妇忙说道:“那个生意繁琐的很,也是要和各类人打交道的。”

    “那没事,表嫂子可以找人帮我,我挣钱也不完全是为我自己。”漪晴不想再退让。

    “表嫂,漪晴真不是为了自己,她最近看了许多叶名医的东西,想靠着香水生意挣点钱做点医药出来。”漪澜怕春江媳妇说话不好听,赶紧帮漪晴解释。

    春江媳妇刚想发火,又听到漪澜的解释,眼睛溜溜一转,道:“那也没问题,想做什么和我们说就行,女孩子家家的,不要那么辛苦,找个好婆家才是正经事儿。”

    说到这,春江表哥满面动容,道:“这女子找个好婆家才是正经事儿呢,漪晴还不急,你表嫂子已经在帮你姐姐物色了呢!”

    春江表哥自从上次在两姐妹面前被自己婆娘下了面子后,对漪澜也就不报什么奢望了;尤其是看到像睿小王爷这样的多金、帅气、年轻的青年后,也开始自惭形秽,更重要的是小王爷对漪澜的态度很特别!

    但是小王爷最多会给自己的表妹一个侍妾的身份——春江表哥太知道当个姨娘是多么的受气了,所以宁愿自己表妹当个平民的正房。于是和自己婆娘商量着给漪澜找个身份匹配的婆家。

    春江媳妇简直求之不得,自从家里有了漪澜这个女人后,她知道什么叫做绝色美人,千方百计让自己男人绝了念想。

    春江媳妇笑眯眯道:“那是自然,自家妹子必须是堂堂正正的大太太才行呢,我已经托着人打听了呢!”

    漪澜满脸不愿意,之前的遭遇已经让她自己对男女之事心生畏惧,更不要提什么谈婚论嫁,那样的表哥、那样的表姑妈一个都够了。

    饶是如此,漪澜还是恭敬地说道:“多谢表哥表嫂美意,漪澜此刻不愿意嫁人。”

    “你不愿意当正房,难道你想当偏房?”春江媳妇眉头深锁,忍不住打岔,道:“莫非你心中所求那小王爷?那富贵是富贵,可是咱们这样的模样何必去给当个玩意一样的妾?……”

    “表嫂,您别劝了,我不愿意嫁人,我和妹妹一样,将来彼此也能做个伴,都不打算嫁人。”漪澜坚决说道,心中无比烦闷,她最不愿意和人讨论婚嫁问题。

    ‘这也不愿那也不愿,难不成你盯上我的位置了?’春江媳妇不信漪澜的话,望着那张出尘的脸心生烦闷,喃喃说道:“女孩子总要嫁人的……”

    “表哥表嫂,咱们现在不是说的香水生意么,怎么不说这了?”漪晴叉开话题。

    春江表哥笑呵呵道:“就是,咱们说远了……那个香水你想拿回去,是准备挣钱做药物?咱们家就是做药物的,你说出来咱们自己家直接做岂不是更好?”

    漪晴当然想啊,可是该怎么和他们解释啊?一个中医体系、一个西医体系,完全不好沟通的好吧?

    “春江表哥,要我说我的医术有一部分是仙人托梦,您信吗?”漪晴闭着眼睛把仙人托梦的说辞又来了一遍,上次听众是应家家人,这次则是张家家人。

    结果是应家人信了,张家人不信了。

    “表妹,不是我们不信你,而是这是人命关天的的事,不能儿戏!”春江表哥如是说。

    “就是,就算神仙托梦,咱们也要学的会才行,张府本就是名医大家,何必再冒险呢?有这么大的投入还有这么大的风险,何苦呢?”春江媳妇附议道,此话深的自己男人心,两人苦劝漪晴别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漪晴看劝说无望,遂不再多言,心里盘算着其他路子。

    “……还有我看上次管家也很厉害嘛,他也是张家的医术,也是很了不得了呢?在张家做堂,有空还可以学习学习咱们老张家的医术呢。”春江媳妇点头赞许,又冲管家道:“对了,还有你那儿子,该说媳妇了,我就瞧着若眉不错,你偏不愿意,老爷您说呢?”

    “那个丫头好看呢!”春江表哥想起来是谁了,当日他自己还多看了几眼,道:“老张,你咋不同意勒?郎才女貌啊!她是奴籍咱们给买个良籍不就行了。”说罢,便让自己婆娘把卖身契拿了出来。

    春江媳妇接话道:“是哪,老爷可是一早起来就让我拿着的,怕你不同意,才没有直接给脱籍,要是你同意的话,咱就再瞅着机会给这丫头脱了奴籍,到时候银子我们来出。”

    春江媳妇才舍不得花一大笔银子给若眉买良籍呢,她现在就是想把若眉赶紧打发出去,什么良籍贱籍的以后再说!再说了,春江媳妇也笃定管家不愿意给自己儿子娶个丫鬟,给若眉脱奴籍的可能性很低,于是又道:“再说了泽天也大了,也要有个使唤丫头了,这模样也算少有了。”

    “多谢太太考虑周全。”话都说到这份上,管家不得不已接下若眉的卖身契,接下来就是该考虑赶紧给儿子娶个正经人家的姑娘了,若眉可不是合适人选!

    “怎么又说远了,漪晴、漪澜,你们好好考虑下坐堂的事,这个对你们也挺好的,香水生意还是先给你表嫂子打理吧。”春江表哥说到最后还是不松口,作为一个平民出身的赤脚医生,他很反对漪晴大手大脚的投资行为。

    “你们也看到了,香水生意人来人往的,你们还小呢,总不能像你表哥一样到处应酬吧?”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