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太奶奶反反复复絮絮叨叨交代了这件事的重要性,终于放心地离开。

    漪澜回来时,袁太奶奶和云翳已经离去,道:“袁太奶奶家走了?怎么不多待会呢?”

    “哎,走了啊,姐姐,以后咱们要相依为命了……”漪晴觉得好累,把头扎进漪澜胸口里,嗯,好香。

    “咱们本来不就是相依为命么?”漪澜疑惑着,摸着漪晴头发道。

    漪晴突然抬起头,认真问道:“姐妹,你多大了?”

    “作为董香兰呢今年是十八岁,现在作为王漪晴今年是十五岁,你想问哪个?”漪澜说罢没好气看了漪晴一眼,心想不操心的家伙,这个都记不住。

    “袁太奶奶说了,有人已经开始怀疑你的身份,都已经打听到大理寺了。咱们这次是没有退路了,家人也没法帮咱们了,只盼望这张家别太欺负人啊……”

    漪澜大惊,道:“都是姐姐拖累了妹妹,这咱们怎么办啊?!”

    两人还没有聊几句,管家便匆匆赶来,头大如斗道:“袁太奶奶看姑娘的镯子不对,特从当铺给您寻来,又亲自把镯子交给夫人,夫人让我交给您……”

    管家恼的很,这算什么事啊,自己的主母什么都不懂还故意装懂,当冤大头被敲了竹杠不说,竟然连真假都辩不明。

    这下袁家太奶奶可是很不高兴,而且夫人自己惹祸了还让下人去解决,哎……

    漪晴本想发火,想起袁太奶奶的话,又道:“管家所言甚是,是漪晴不该把镯子当掉。”

    张管家一愣,还没等想明白,又听漪晴继续道:“这太奶奶也是疼我,不知道这镯子是价值连城,还是她老人家当年陪嫁之物,幸好找回来了……张管家,我姐妹二人委实不容易,不是到最后被逼无奈谁愿意典当啊?再则,这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太太说拿就拿走了,完全不尊重我们姐妹二人,我还好说,相貌丑陋,将来只不过孤苦一人还罢,可姐姐呢,只盼望姐姐别被夫人便宜卖了钱才好呢!”

    漪晴边说边那袖子楷着眼泪,漪澜默不作声,管家只得安慰道:“哪能呢?都是一家人的,肯定会让表姑娘们寻个好人家的……”

    “那我们要是想自己做主呢?”漪晴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张管家一脸无奈:“这哪里轮的上我这个外人议论呢……”

    漪晴挑挑眉毛,道:“那太太非要让泽天哥哥娶那若眉呢?”

    几人正在说这话,听到门外一文气女子的声音,道:“请问,小桃红在这里面吗?”

    张管家借故赶紧离开,但是却把漪晴话听到了心底:‘自己一家几口为了生计不得已才当这个管家,虽是如此,管家一家子人但却都是良籍,上次若眉的事出来后,太太就变着法地想让自己儿子张泽天娶若眉为正妻了,但是这若眉可是个奴籍丫鬟啊!这可是会影响儿子将来的仕途的……

    ……

    漪晴姐妹好奇地看向院外,今天清风居可真是热闹。

    由于二人身份特殊,小院规矩也特殊:这院里除了主仆几人,其它院子里的下人来这也多是偷偷打听消息,而今天这样在院门外喊人的还是头一遭。

    小桃红在两位主子注目下疑惑地打开门,问道:“是谁找我?”

    一身清贵打扮的林清轩双眼放光注视着小桃红,哀求道:“好姑娘,快快让我看看石头记吧……”

    “小姐,我那日翻阅这书,被别个的识字的丫鬟借去,一直没还回来……”小桃红尴尬地看着自家小姐,解释着。

    “那书稿是您的吗?我是林清轩,家是咱们京里绸缎庄的”,林清轩忽略了小桃红,一下抓住漪晴的手,期待说着:“能借我看看剩下的册子吗?”

    秦夫人这时出来介绍道:“妹妹们,这是咱们京里最大的绸缎庄夫人——林夫人,这两位可是张老爷的两位远房表妹:王漪澜小姐和王漪晴小姐。我呢,姓秦,家里是卖胭脂水粉的小铺子,和张府的香水生意没得比,和林夫人更没得比呦,林夫人妹子可是宫里贵人呐!”

    秦夫人的浮夸和春江媳妇有一拼,但是脑子更清晰,三言两语把种种关系介绍的清清楚楚。

    林清轩道:“什么比不比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拿当前,我还羡慕漪澜、漪晴两位妹妹有如此好看的书呢,真的好想知道林妹妹和宝哥哥最后的故事。”

    这林夫人果然是个妙人,一门心思只要看书,别人抬举她的话她理都不理,也不怕得罪人,想着在家也是个极受宠的。

    “见过林夫人、秦夫人”,两姐妹连带丫鬟们客气行了个礼:“小桃红,龛茶。”

    几个人客客套套说了些会话,林夫人仍是心心念念的唠叨着石头记,无奈之下,漪晴拿出来另外一本,道:“夫人可要仔细着,我们怕它不小心流入市面上让一些子偷鸡摸狗的钻了空子,污了这书。”

    “姑娘所言甚是,这书字字珠玉,万不能像那市井的三流文学那样流通。二位请放心,我妹妹是后宫中人,虽位分不高,但还是说得上话的,且此书流传甚广,宫中人都打听着呢!”林夫人轻轻抚摸着册子,爱不释手。

    “林夫人说的是的呢,咱们是和张府熟识,这才占了先机,提前找到二位,日后怕是这风雅之人还要来叨扰呢!”秦夫人笑盈盈道。

    “这个,我姐妹二人需要商量一下,林夫人,这本书您收好,万万不能再在市面流传了……”此刻确实是个好时机出手,漪晴还需要和漪澜商量细节,遂借故送客。

    人还未送出去,又有人来,漪晴顾不得和小桃红训话,只得将人迎进来。

    “表妹们,这里有位女客人,点名让你给她瞧瞧脸……”春江表哥介绍道。

    来的人相貌平庸,身上头上装饰极为简单,身两苗条,皮肤白皙,总的来说中规中矩,中人之姿。

    “这位夫人的问题也是斑,”睿小王爷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摇着扇子围着所谓的病人仔细打量,道:“我正在府上呢,闻及此事,便随着人一起过来了。”

    原来如此,漪晴嘀咕着。

    “这位夫人,您确定要我姐妹二人给您瞧吗?”漪晴问道,春江表哥他们不是不让自己看这斑吗?正想着疑惑着抬起头,便看见似笑非笑的小王爷,和打着哈欠的春江夫妇。

    卖香水迎来迎去的太辛苦了……春江夫妇确实不愿意漪晴她们给别人解决这些问题:没出事还好,一出事都是要自己给解决麻烦,而且这还在权贵满街走的京城里。

    但是无奈的事今天这位夫人就是硬是要漪澜姐妹二人给看,也不愿意尝试什么芙蓉面,直接就说:“我就想治好了,不想抹东西,我就认她俩。”来人这样解释的。

    “可以,这位夫人,我可以考虑给你解决问题,但是在我这里治疗起来很麻烦不说,而且您还要完全挺我的,您这点答应吗?”漪晴如是说。

    中年女人眉头紧锁了下,随后又道:“可以,但是如果效果不好你打算怎么补偿?”

    春江表哥忙道:“这位夫人,看病怎么能和做买卖一样呐?您若信不过,还是算了吧?其实我铺子里面美容养颜的东西很多的……”

    “你不能就不要插话”,妇人制止了春江表哥的话。

    春江表哥脸色不好看,哼哼两声便不再吱声。

    “夫人,我的意见和表哥一样,如果您这样强求,我也不能看。”漪晴也不愿意招惹这样的病患,更何况袁太奶奶已经告诫过二人要行事低调。后世是没办法政策规定所有病人不得拒绝,但今世她自己还就是不爽了!

    “能将袁小姐恶疾治好的人,却不给我看,莫不是瞧着我给不起这医药费?”妇人说罢,便掏出一锭金元宝出来,道:“再不,你就是招摇撞骗!”

    漪澜气愤地看着,道:“你这位夫人真有意思,这样瞧病怕是没有医者会给你看病吧,病是你自己的,又不是大夫让你得的!”

    “那您就当我装摇撞骗好了,我的医术不行,这京城到处都是名医。”漪晴要赶人了。

    “我就要你们给看!”妇人再次强调,道:“而且我什么都没有用过,只用过你们张府的芙蓉面,所以要是你们不能给解决,我就到官府们告发你们脂粉里面有毒!”

    一番话下来,几个人变了脸色,特别是平日里在张家铺子买东西的人,相互嘀嘀咕咕着。

    春江媳妇开始急了,道:“这位夫人,你是血口喷人,谁知道你有没有用过别的东西……”

    “就是,这位夫人您可不能造谣生事啊……”春江表哥连连道。

    饶是如此,也堵不住幽幽众口,甚至平时不在张家买东西的人此时也议论纷纷。

    这是赶着鸭子上架,漪晴心想,又看着朝着她求救的春江两口子,颇感无奈,道:“您的意思就是说我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了?”

    妇人挑挑眉毛不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