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路锦绣 第19章 所有的东西需要充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一直都是这样妆扮的吗?”漪晴听完若眉的经历问道。

    “回表小姐的话,奴婢的爹爹就是做脂粉生意,奴婢用的东西都大差不差的都是这些:香粉里面加点什么白芷、朱砂、铅粉之类的……”

    春江表哥强行打断道:“胡说,脂粉贵贱当然东西是不一样的,咱们张家的东西可不是随便制的!”

    若眉不再吱声。

    漪晴却是知道个大概,道:“我想我大概知道如何处理了。”

    其实就是铅粉、朱砂的缘故,也就是铅汞中毒。后世的许多美白护肤产品都是利用铅汞增白——含量越高效果也好,当然皮肤越差。

    若眉幼时家里是做脂粉生意的富裕人家,年龄虽小接触却是久了,导致色斑早早呈现。

    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了,下一步就是排铅的问题,漪晴道:“我能处理,但是治疗过程必须完全听我的,”然后又对若眉说道,“你也不要再用了,听我的。”

    “奴婢以前没有钱的时候停过脂粉,但是斑一下子出来好多,继续用上了脸上的斑才慢慢变少了的……”若眉犹豫着。

    小王爷啧啧道:“可不,我家姨太太就是这样的,别看现在皮肤雪白雪白,一停脂粉就长斑,所以烦透了,连带着其他十几位姨娘四处想法子呢。”

    李太医颔首低眉,暗自点头,心想:如此细细想来宫里越是白净的妃子越是容易有斑,若是漪晴能够顺利解决这个问题,说不定自己在太医院也立了大功,自己甚至可以超过那个风头正劲的靳流芳!

    “若信得过我就听我的停下装扮,过些日子我会把治疗的药物送上。”漪晴也不勉强,女人爱美的心是恐怖的,除非自己出一个效果好的不含铅汞的化妆品,嗯?好商机!

    “姐姐,你用的什么,没见你长斑哎?”漪晴看着美女漪澜道,又用手去摸,果然肤如凝脂。

    “你这孩子,你我天天腻在一起,难不成还问我?我也就是今天见客人才收拾下,平时和你一样的。”漪澜道。

    春江夫妻心里非常不高兴,心道:小丫头们,你们的行为代表的可是张家,你们乱来,最后出事了还不是要张家给你们擦屁股?于是道:“小丫头们,这姨太太貌美,不比那袁小姐!我们实在不放心你们这个法子啊!”

    “啪”小王爷一合扇子,“你们到底谁能治,谁来治疗?好好拿主意,本王先回去了!”遂起身大步流星地准备离开。

    “小民备下特色小吃想请您……”春江表哥在春江媳妇提醒下连忙说,语速却赶不上小王爷的脚速……

    “那李某也告辞了!”李太医一边说着话,一边拿起两支盛满香水的玻璃试管,又用软木塞子塞上,道:“这个我要了,给小王爷也带一瓶,这是银票,姑娘收好。”

    春江媳妇满眼都是那张银票,没有等李太医走远便向姐妹两个要起银票来,春江表哥倒是清醒,骂道:“你犯个什么二球混?自家妹妹的钱你还昧?再说你妹妹不是给你有银子么?”

    “那才几两银子,这个一小瓶都五十两,这个家我当家,她们没有出嫁这些收入也是公中的收入!老爷,咱们家一个月还没有这一瓶赚的多呢,还有这么多开销……”春江媳妇回嘴道。

    漪澜生气说道:“那妹妹还向您掏钱买的花瓣,这个怎么算?妹妹没有钱还是当的袁太奶奶给的镯子呢,一共五两银子其中四两可是给了您……”

    “她变卖镯子是因为她有超过自己身份的花销,养两个丫头!掏钱买花瓣那她自己用我不管,论礼她也该孝敬我!”

    “春太太还有一个丫头,我们姐妹二人一人一个不多吧?”漪澜说道。

    春江媳妇眼睛微眯,道:“你们和春妮比?她身份比你们高,难不成你们都看上了老爷也想当个姨娘?……”

    这话就太难听了,春江表哥脸红黑红黑的,现在实在没有脸了,忙道:“都一家人,一家人,别搞得那么紧张,夫人,你待表妹们要宽厚……”

    春江表哥所谓的以和为贵,说白了就是和稀泥:表面上是一团和气,实则委屈求全,委屈的漪澜漪晴。

    漪晴拦住正要说话的漪澜,道:“表哥,今天两件事:一、王府姨太太的事你们让不让我管?二、我的香水钱怎么处理?”

    “姨太太的事我们只给她点高级的芙蓉面就行,这可是当年神医大徒弟的配方!你们就别去掺合了,大户人家门道太多,怕你们会吃亏。”春江表哥自信满满,又道:“至于香水的钱还有你做出来的原料会全部充公,我会让管家多给你们拨些月银生活,和春太太一样的标准。”

    春江表哥这厢“安抚”完漪晴姐妹,又回头对自己婆娘说道:“夫人,漪晴表妹还有镯子呢,而且她自己也有辛苦钱在里面……”

    春江媳妇盘算着,想想便和蔼可亲对漪晴道:“这是自然,妹妹放心吧,表嫂会给你买一只更好看的镯子的,还有你不是想学习医术么,以后就跟着你表哥吧”。

    开什么玩笑,一只镯子就把自己打发了,跟着学习医术——自己是西医啊,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啊。

    “表嫂好算计,不声不响就拿去自家表妹至少几千两银子。”漪晴也不提要要回东西和财物,只是单单讽刺。

    春江媳妇面色微红却不动声色。

    “还望表嫂给妹妹补偿个好镯子,不然至少把我的镯子给赎回来,记得要去城东诚信典当铺。还有我那镯子可是低估了,店小二说我要的急才价格贱,那样的成色赎回去可至少三四十两。”

    ……

    话说孙嬷嬷一回到宫里,便立马向太后汇报道:“太后娘娘,奴婢去瞧过了,张府那个叫漪澜的姑娘确实像叶轻眉的外孙女董香兰,但是奴婢瞧着觉得这丫头不过十五岁,打扮、举止、年龄对不上啊……奴婢不敢妄下论断,故特向您回复。”

    董香兰在漪晴的精心打扮下是显得年轻许多,变成如今的漪澜,可是太后娘娘等人不知啊。

    太后此刻躺在厚厚的丝绒垫子上,腿上搭着一张薄薄的羽绒毯子,垫子是早些年海的另外一边的金发碧眼的人所赠:大庆国是临海大国,内陆与蒙古、印度等国接壤,通商较多;临海为渔村,偶有海那边的商船来往。

    太后看着羽绒毯子,想起当年因惹怒叶轻眉被先帝罚跪后风湿的样子,如今每每天气阴凉双膝便会冷的发疼,毯子还是时候叶轻眉探望所赠。

    “假惺惺!”

    孙嬷嬷被吓了一跳,知道太后又想起来不好的事情了,头趴的更加低了。

    “是便是,有什么认不得的?带回来问一问就知道了……”太后满不在乎道,蝼蚁而已。

    “奴婢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孙嬷嬷讨好地说道,“谁知道恒亲王府的睿小王爷也来了,奴婢就赶紧向您汇报来了。”

    “他来做什么?”太后皱眉,糊涂虫恒亲王的孙子来了,难道有什么阴谋?

    “奴婢不知”,孙嬷嬷顺头流汗,她自己是受气了才不愿意继续呆着探听消息,这么多年的养尊处优,孙嬷嬷早就忘记了自己奴才的身份。

    “那个漪澜还有个妹妹叫漪晴,大约十二三岁模样,她们身上有种花香,很是好闻,但和妖女的味道不同。”孙嬷嬷赶紧继续从肚子里掏出知道的东西,这些味道都好闻的出奇,却是市面上没有的,她印象十分深刻,“本来奴婢还想问,但睿小王爷一个劲编排太后……”

    太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个眼神扫过来,道:“你先退下吧。”

    孙嬷嬷戛然而止,又想张嘴,又想了想随即闭上,惶恐退下。

    这时从一副美人屏风后出和孙嬷嬷同样打扮的嬷嬷,正是那日掌刮陈婆子耳光的中年宫女竹清。

    只见她此刻手里捧着托盘,上面摆着精致小点心和一杯菊花茶,道:“太后,今日暑期重,喝点菊花茶消消暑,还有这马蹄膏,奴婢亲手做的,您试试?”说罢又拿出扇子轻轻摇动,太后身上有淡淡清风拂过。

    “竹清啊,哀家还是喜欢你泡的茶水味道,这个孙嬷嬷果然是富贵了……”太后喝着茶,缓缓道。

    “她的富贵也是您给的恩典,这个婆子也是糊涂,这么大的事不打听清楚,就敢随随便便半道回来,”竹清直接把太后的话说了出来,道:“而且据张府的下人们说,现在张府的几个主子貌似都不知道老张家和叶轻眉的关联。也就是今日睿小王爷提起来这帮人才知道,当年的老人果然都不在了。”

    太后娘娘仔细听着,默不作声。

    “这个漪澜长得貌美,她的妹妹漪晴则是个整日蒙面的样子,两人的关系密切,不像是假扮的姐妹。”竹清继续汇报探回来的消息,“还有这个香水,娘娘请看。”

    竹清打开用白瓷小瓶的盖子,一股浓郁而泠冽的香味扑鼻而来,太后闭着眼睛闻着,仔仔细细回味了很久,最后才问到:“你作何感想?”

    “太后娘娘”,竹清道:“陈婆子是孙嬷嬷的亲弟妹,她把人给弄丢了当然着急给您寻觅一个,而且如今张府又有恒亲王介入,咱们需得小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