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如开了挂般拟定完合同,将墨迹未干的合同递到安胖子手里。

    安胖瞧着面前表情严肃的二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吃大亏了,于是捏着一式三份的合同想反悔……,扭捏着问起旁边的账房先生道:“三爷,我是不是要的少了呀?”

    三爷使坏道:“要不您请示一下安大爷?”安大爷是安清的爹,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安胖子可怜兮兮摇摇头,下定决心道:“反正我卖的是我的股权,我爹他也管不上!”说罢,三个血红的手印明晃晃按了上去。

    “安清兄尽管放心,我漪晴定当竭尽全力让庆余堂恢复当日的盛况!”漪晴亲昵地称呼着安胖子为安清兄,竭力压住自己简直要翘起来的嘴角,严肃说道:“当年庆余堂因为失利,我有责任和义务为庆余堂出一份力!还要多谢安清兄给小女子一个机会呢!我最近有想法,想将石头记后四十回写完如何?!”

    “说好的,半年内务必将十万两银子系数交付于我手中,否则我可以随时取回我那百分之十的股权!甚至你和你姐姐都是我安家的仆役了!”安胖子脑子仍然没有转过来。

    安胖子告白:我穷啊!爹太抠,空有股权不在手中,钱都是从自己手里过一遍就又回到库房了,还不如当个富贵闲人呢!幸好自己还了价,只给了漪晴百分之十的股权,爹问起来也不至于太过于为难自己。

    什么?石头记?安清安慰完自己、才反应过来对方刚刚说过的话,这才联想起来漪晴就是石头记的真正主人、曹雪芹只是其笔名而已……安胖子欲哭无泪,自己何止是傻,简直是蠢笨!

    “让那丫头别哭了,烦!”这下要被爹骂死了!安胖子无心和女人嬉戏,匆匆忙忙和两人告辞,便跑到府外找自己亲爹报丧去了。

    漪晴心满意足拿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合同,忧心问道:“三爷,安清兄不会反悔吧?我这个便宜捡的……真的是太便宜了!”

    账房先生客气道:“漪晴小姐客气,如今您也是咱们庆余堂的东家之一,恭喜恭喜!我这个账房先生算是可以看到天日了!”

    漪晴诚心诚意说道:“刚才和那安清说的是些子客气的冠冕堂皇话,但其实也算是我漪晴的心里话!我今天可以给您个准信,我王漪晴保证能将咱们庆余堂的生意至少扩大到以往的两倍、甚至数十倍!叶三掌柜,这话您可以和叶大掌柜说一下,若是看得上我、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招呼!”

    不错,能看出来自己的身份,是个聪明人!叶三倒是想和漪晴直接合作,只是自己现在所有的买卖被掠夺了个干净!另外、自己这样还算好的、至少干的是个太平的生意活,而叶檀、叶玲珑等人则是被贵人们掠夺到了各自的阵营下做了掌柜——不仅仅操心人情世故、更要注意相互间的政治倾轧!而父亲叶一鸣叶大掌柜更是被权贵们大大地咬上一口!

    原本气势恢宏的庆余堂早就风雨飘摇了!赚钱的项目都被人巧立名目转移了出去,剩下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买卖!不仅仅如此,一半的股权还被安家巧取豪夺了去!庆余堂如今纯粹就是个空架子,挣得只有个辛苦钱了!

    想到这,叶三很同情甘心和自己绑在一根绳子上的漪晴了——您何苦来着?!以上毛一样的十万两银子、现在却是座大山!

    “漪晴姑娘!我代表家父表达对您的崇高敬意!”

    “客气了!大掌柜和您才是我辈之楷模!”老狐狸,说我吃亏上当就直说,还拐着弯地讽刺我!“今日漪晴前来,更有要事相商,还请叶大掌柜借我几样当年拍卖的几样西洋仪器,事成后,漪晴甘愿将这百分之十的股权拱手奉上!”

    ……

    “她果然这样说?”

    “果真如此!”

    叶三扶起躺在榻上的叶一鸣,将漪晴白天里所有的行为举止都完整地描述了一遍,叶一鸣心中涌起久违的激荡感,抓起叶三的胳膊,道:“去,将盒子里面的第二封密信拿出来,自己读读!金刚经是密码!”

    叶三看完后也是激动不已,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冲着叶一鸣道:“真的!是真的!”是天使啊!

    “我知道,莫说了、小心隔墙有耳!咱们都知道了、宫里面那位肯定也知道了!该准备准备了!”

    “小五他们要通知?”

    “不用了,聪明的自然之道,笨的反之会泄漏消息。配合好王漪晴的步子就行,看着那位的态度行事……走一步看一步吧……张府的管家是个人才,必要时提携一下……”

    漪晴前脚刚回到景园,庆余堂便后脚跟了过来,与之一起的是老张家的管家——张管家,张管家携儿子一起押送着庆余堂的宝贝过来。

    “惭愧!张老爷回家了,老朽却是长在京城、难以割舍了,张老爷成全我,这才求了叶檀掌柜的恩典,让我在庆余堂打杂。”张管家简单解释了当初的变故,管家父子自幼生活在京城,老家早就没有他们的位置了,春江表哥念着他的好、这才有了眼前的机遇。

    漪晴颔首,老实说自己现在就是没人可用,外人又需要防备,管家能过来帮自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张泽天跟在后面,漪晴也听说了,孙耀威兄弟几人虽然无甚根基、但好歹是已经是有功名在身,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张泽天的仕途算是被人横冲直撞给拦截了,管家父子也算寒了心思,只能再等机会了。

    “泽天哥哥勿要灰心,且咱们的功课不敢拉下;正好景园有几名孩童,泽天哥哥顺便教教他们读书识字表情!”漪晴宽慰了几句,张管家便令人开始忙活起来。

    漪晴摇摇头,嘱咐漪澜看好密室的头道门后,便扎头钻了进去:一是检查一下密室是否完整,二是顺便溜进空间、提前为下一步的药物制备做好铺垫。

    正午的阳光日头正大,诸下人们懒洋洋沐浴着和煦的春风里打着盹。

    唯一例外的就是如痴如醉的周正印以及被迫劳动的徒弟周文,两个人不停重复着漪晴布置下来的机械性重复工作,一遍又一遍、当然劳动的果实也是越来越趋于完美、或者说是越来越达到漪晴所要求的标准。

    周正印果然如同陈昌平,对新生事物有着一种黄色版的痴迷,当透明的晶状体从坩锅中析出时,便兴奋的如同偷吃了蜂蜜的大狗熊一般,在景园的实验楼里兴奋的嗷嗷叫。

    一时间众下人纷纷侧目。

    “来人啊!快给我喊你们的二小姐来!”周正印不停把玩着自己的劳动果实,如同得了奖状的小学生期待家长表扬一样、找人呼唤漪晴。

    漪澜拦在密室的头道门那,天知道漪晴什么时候能从二道门那里出来,万一两个人进去找不到漪晴、将密室彻底暴露出来——那就太得不偿失了!或者说漪晴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事,何必陪了夫人又折兵呢?!

    幸好漪晴的声音及时从门里传出来,漪澜大大地松了口气,周正印如同献宝般亲自捧着晶体踏进外人轻易不得进出的后院——当然二道门那是进不去的、甚至是不被人发现的!李大当家的设计很巧妙,漪晴藏身的密室在两年间都未被发现,甚至里面当初里面吃剩下的食物还坚挺地立在实验台上……

    “漪晴姑娘,你要求的东西已经做出来了,下一步什么时候开始啊?”周正印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药物的化学变化实在是奇妙,或者说如同魔法般让人迷醉。

    漪晴满意地点点头,道:“周大人果然是杏林里面的翘楚!”这样的成色无疑是非常完美的,看起来周正印已经反复试验多次了!这样的成色,陈昌平做不出来、自己手把手教的靳留芳做不出来,甚至是自己在没有借助外力的因素下也做不出来!

    “姑娘真爱开玩笑,老朽只是勤能补拙罢了!”

    漪晴好不藏私地拿出剩下的所有实验步骤,道:“周老先生,这是叶神医的手稿,我做花柳病的药物也是按照她的理念推导出来的,咱们可以一起试试,我相信以您的水平和严谨,绝对会有奇迹发生!”

    “是吗?太好了,我又有信心了!”

    周文看不下去了,自己师傅好歹是糖糖太医院元首,如今痴痴傻傻是何模样?!“师傅!这都已经十天了,靳院判他们隔离时间到了,论理,该放出来了!”

    周正印不高兴瞪了对方一眼,道:“出来就出来吧,我现在没功夫理他们,一切按照流程走就是!”

    漪澜漫不经心地看了漪晴一眼,但是漪晴表情如同谈论晶体时那般的表情平淡,看来,她是放下了?!

    漪晴继续道:“周大人可以多选拔点人才,像李昌平李太医那样的都可以帮您做一些重复工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