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晴被投入到麻风村的时候已经是初冬的季节,天是灰的、地是黑的,村子里面到处是荒芜破败的小平房,房子不远处就是一座座孤零零的坟头。村子里面的土地不多,只有在没有坟头的地上零星种了一点点粮食,除外、一片荒凉。

    隔绝的感觉是痛苦的、是无助的。

    “姐姐,姐姐,我脸还有点痒,您帮我看看……”漪晴的思绪被一个小女孩拉了回来。

    “我看看。”漪晴仔细查一边看着小女孩的脸,一边在布条上记录着相关的恢复情况,“没事,咱们刚刚做完手术,过几天就不痒了,一定不能抓啊!会落疤的。”

    小女孩开心地应了一声,就一溜烟儿地跑开了。

    “姑娘,咱们还能出去吗?”说话的是小姑娘的母亲,一个美丽的妇人,她瞧着自己女儿欢快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漪晴无奈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去,已经两年了——麻风病的治疗周期一般是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两年已经远远超过了预期的时间。一开始的时候,外面还有太医院的人往里面投射药物,如今就只剩下赵家兄弟偶尔地传送点衣物和书信。

    “赵家兄弟说太医院惹了祸事,所以我才有可能出去。”漪晴简单回答了一句,赵家兄弟里面的赵老三也就是当年的血人赵世勇。

    “赵家兄弟果然仁义!”妇人感慨万千,她原本是一穷苦人家女儿,因给弟弟挣彩礼钱不得已嫁给一老头当了妾,老头的大房嫉妒妇人貌美,使计将刚生完孩子的健康妇人扔进了麻风村,“比一些狼心狗肺的娘家人要好!”说的正是不替其出头、甚至连襁褓之中的小娃娃都被扔了进来的家人。

    漪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对方,只得安慰妇人道:“秦姐,没事,都过去了。”

    自从妇人被娘家、夫家抛弃后,秦玉就冷了心肠,尤其是眼见着自己的女儿被村里病人传染上麻风后彻底对人生死了心,幸好漪晴这个时候的到来、为为数不多的麻风病人给了新生的希望。

    “多谢你了,要不以后怜心就彻底出不去了。”秦玉管自己的女儿叫秦怜心,寓意可怜、恋爱,这名字还是麻风村里面的有学问长者给起的,可惜老者早已作古——不要说老者,麻风村里面但凡读点书、有点理想的,早都不堪忍受匆匆离开人世,剩下的没出息的人基本都是在麻木不仁地捱着日子。

    木然的生活直到漪晴来了之后就改变 ,朝廷让太医院给投放药物,至此——村子里面的人满怀希望,盼望着有生之年能够回家、和家人团聚。

    在朝廷的药物和漪晴的帮助下,村子里面一些轻症的基本都痊愈了,更不用提像秦玉这样纯粹没病的,赵家兄弟偷偷运进来简陋的医药、漪晴又给一些改变了容貌的病人做了整容手术,因此,所有的人对以后的人生充满了憧憬,出去的心一天比一天热切。

    然而,这个盼望一下就是两年!甚至漪晴都到了及芨的年龄!

    大家慢慢又逐渐失望了,最后只剩下漪晴和秦玉会偶尔跑到村口那里等待奇迹,哪怕村口都是高高的阻隔、哪怕自己看不到外面,两人也是苦苦坚持着。

    秦玉好奇地看着整日蒙着面巾的漪晴,道:“姑娘的脸早就好了,为何还是一直蒙着?”

    “习惯了,而且在村子里面格格不入不习惯。”漪晴弯弯的眼睛笑了出来,她的脸除外一块青斑外是好了,灵机子说过自己的是冤孽疮,要么完成灵魂们的心愿、要么是有大功德!漪晴帮助靳留芳完成了麻风药物的研制、靳留芳争功名又是推进了麻风病药物的投放,不仅仅是这个麻风村,相信庆国里面类似的麻风村子都有收益。——这些已经完全是大功德了!

    漪晴摸着脸上的面巾,两年前的新东西如今却是破旧不堪,但是这也算是自己历史的一个纪念,所以漪晴舍不得扔了;另外,恢复容貌的漪晴的确是很漂亮、而且漂亮的很耀眼,哪怕还有青斑这样的瑕疵、都不能掩盖原主的美好基因,漪晴不习惯村民的注意力,于是都是默默掩盖了自己的光芒。

    漪晴和秦玉在村口虚无的路口远远观望了一会,直到天色渐暗,这才往自己破旧的房子回去,看来今天又是没戏。

    赵家兄弟只能从村外面投放进来东西,而村子里面却是不能将东西或者消息传递出去,因此,漪晴只知道自己终于快能出去了,但是具体什么时候却是不知道、甚至具体什么原因也不甚清楚。

    第二日清晨,麻风村外。

    “多谢赵大哥,这么久了,你们帮我们大忙了,我真是无以为报!”漪澜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就出了远门,和小桃红、若眉、秋桐搀扶着来到这里。

    赵世勇和赵世猛两兄弟忙扶起正要拜谢的漪澜,赵世猛不好意思道:“漪澜小姐莫要再说此话,您和漪晴小姐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恩人有难哪能知恩不图报?!兄弟去接你们了,没想到接了个空——你们竟然走着来了……”

    漪澜表示歉意,自打家里糟心事之后,自己亦是度日如年:虽然李大当家的不着急建设景园的费用,但是却有人却盯上了景园,经过几次不良人士的坑骗、漪澜一行人最后连景园都没保住,加之之前漪晴的裸捐,几人只能租赁房子住着、靠买卖女红度日。幸得赵家兄弟屡次出手帮助,而漪澜却是不愿意欠人太多。

    “终于要出来了,也不知道太医院什么时候来人?”

    赵世勇道:“说的是今天,道上的兄弟说的,太医院的人搞不定沙俄国王的病,所以人家点名要漪晴来治呢!”

    漪澜欣喜道:“阿弥陀佛!谢天谢地!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妹妹早就该出来,靳留芳还说什么朝廷形势复杂!硬是拖到现在!”靳留芳说麻风村里面装的还有一些犯事的贵人,所以漪晴想出来则很困难。

    赵世勇看着满怀希翼的漪澜、眼中满是怜惜,曾经貌美的女子如今已经负重不堪,脸上一条醒目的疤痕更是触目惊心:“孙耀威没有再打扰你吧?”

    小桃红忍不住抱怨着:“也不看看他将小姐逼成什么样了?!小姐自梳不行、以死明志不行,小姐脸都这样了……就这都还不放过……”

    漪澜拍拍小桃红的手,轻柔道:“别给赵家兄弟增加麻烦了,他们也是老百姓、咱们怎么好和官斗?”虽然漪澜的事被柳青一行人捂的严严的,但是总是有些不好听的话传了出来,小桃红气愤不已,好端端的姑娘家硬是被恶棍纠缠不休!

    亏的漪澜现在是穷了,若是在富有的情况下,对方不一定做出什么事来呢!

    赵世勇没法接话:赵家是江湖人士、有钱有能量,但是干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买卖,朝廷上的事错综复杂,自己是万万不能盲目粘手的,尤其是还是在京城的地界上——生怕一不小心被人利用、当作个杀人的刀!

    “大小姐,他们来了!”若眉轻声提醒着。

    太医院一行人一个个包的像个粽子一样差点滚着过来,领队的靳留芳算是特殊、但是也是用洁净的棉布包了个半身。

    赵家兄弟鄙夷地看了对方一眼转过头不说话,漪澜也不愿意多说,三人木然地让了路。

    靳留芳眼神闪了闪,弯腰轻轻鞠躬说道:“来的时候靳某专门去请你,没想到你竟然来的这么早。”说罢还瞟了下一旁的彪悍男人后便不再看漪澜。

    自从漪晴进了麻风村,靳留芳只能经常去找漪澜打探制药的方法、方式,然而漪澜只是短暂跟着漪晴做过实验、又不是真的会太多;而且彩旗的事情让其对曾经的翩翩公子彻底寒了心,于是靳留芳再三被拒之门外。

    以至于漪澜最后落魄潦倒,都不愿再去麻烦其他所有人。

    “亲妹妹今天回家,我一个做姐姐哪能坐得住。”漪澜软软回应了对方一句,又马上补了一句:“你之前不是说过妹妹有可能出来么?我日日前来,赵家兄弟一路保护着我们。”

    靳留芳将信将疑,他还纳闷漪澜消息的灵通,却被漪澜一句话堵了回去,也将赵家兄弟有消息的事掩了起来。

    “如此,是靳某多疑了。”靳留芳客气了一句,边整整身子令人将村口的阻挡推开。

    大概所有的麻风村都是喜爱选择低洼的地方:这样可以更方便地将人们圈养起来,然后外面再围堵上高墙,墙顶上插满尖锐的利器,这样即使村子里面的人能爬上去也会被阻挡回来的。更何况麻风村里缺医少药、甚至高大的树木都没有,所以也鲜有人能爬得上去。

    漪晴想过跑出来,但是世界之大总不能躲一辈子?何况自己得了漪澜外祖母叶轻眉的恩惠——于情于理总要护着漪澜的周全!

    “轰!”地一声,外墙被士兵们推倒,正好将面前的洼地填平。

    “走吧?”靳留芳问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