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将蒙蒙亮,柳青带着乔装后的漪晴来到漪澜住的小村屋里。

    漪澜还在昏睡着,从脸上、脖子到全身都是青紫的掐痕和鞭痕,但好在被村屋的老妇人收拾干净后、整齐穿着村民的旧衣服。

    “大人,姑娘无碍,老婆子已经给姑娘请过大夫了,说是只需静养便可。”自称老婆子的妇人麻利地介绍着。

    漪晴紧盯着漪澜身上的伤,眉头拧成一个大写的“川”字,颤抖着地轻轻摸过漪澜被鞭打过的手臂,疼的漪澜皱缩了一下身子。

    “姑娘莫碰!大夫说姑娘是被粘了盐水的鞭子打的,甚是疼痛!不可轻易乱摸的……”老妇人慌忙解释着:“真不知是谁这么狠心下这么重的手?!衙门审犯人都没有这么凶狠过!一个年纪轻轻的未婚女子竟然遭受这样的变故……唉!”

    “多谢大娘了!”柳青忙阻止了老婆子的絮絮叨叨,“还请大娘保密,姑娘家的名节要紧!”

    “是是是,大人说的极是!”老婆子叹口气摇摇头,依旧絮絮叨叨离地开。

    柳青待漪晴情绪稍缓解,便轻声道:“小姐,张大娘是咱们可信之人,若您不介意,可随着一起留下……理理姑娘那里……目前情况实在不明!”

    柳青说的不明有三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理理师倭国人、又想将此二人抢回去,且和庆国的权贵男人们不清不楚;二是靳留芳到底是睿小王爷的人,漪晴和靳留芳牵扯不清,靳留芳此事的立场难懂、也就是睿小王爷的立场不明确;三则是,孙耀威到底想从董香兰身上拿到什么?或者说从叶轻眉拿到什么?孙耀威一个人能知道这么多?!

    穆封没有保留地将这些说给柳青,目的也是让手底下的人做事更清楚,穆封是皇子、自小的习惯会让他凡事按阴谋论来思考——孙耀威背后肯定有皇室的影子,尤其是太后还举荐过这个孙耀威!

    漪晴不悦,柳青提到了靳留芳,于是问道:“打听到什么了?尽管说?”

    柳青得到穆封的默许,于是简短组织了一下语言,回答道:“靳太医之前和一个西洋医女的故事,您知道吗?”漪晴点点头,柳青继续道:“那个姑娘长相甚是平凡,最后还是分开了……原因是靳太医学到了她的所有东西!”

    漪晴警惕地抬起头,柳青赶忙加了一句道:“当然只是咱们的推测,感情的事不好说……但是那个西洋医女确实还活着、并没有死!后来跟着船队回来过庆国一次,然后又匆匆离去……”

    “不要说了,先将姐姐身体养好……剩下的事随后再说。”漪晴打心里拒绝听到这样的消息,潜意识里不愿意去相信见到的、听到的这些,理智告诉她应该好好为日后谋出路、然而情感拒绝自己这么想。

    只是一个替身而已、何必那么认真?!漪晴用力地甩着脑袋,道:“能不能替找一下靳留芳?”

    “……这……”柳青为难,通知靳留芳就意味着漪晴会被发现——这事风险太大,他必须经过穆封额同意,但是穆封又亲自允诺对方让自己完全听漪晴的,所以柳青现在还真不敢贸然答应,于是推脱着:“小的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贸然将您的信息透露给别人……担心会有人会将您移交官府……要不您再好好考虑考虑?”

    看来柳青当然是觉得不合适了,漪晴不勉强,将漪澜的事情处理好就带着柳青匆匆赶回理理的花船。

    “小姐,前面好像是睿小王爷的侍从。”柳青眼尖,远远便看出对方的身份,两个人迅速从船坞的背面隐藏起来,沿着窗棂悄悄地爬上去,躲进理理房间的内室。

    理理今日竟然是一身华丽的庆国服饰,一改多日来的倭国传统打扮,头上戴着的是代表优雅的金凤步摇、金凤嘴中涎着一串东珠,东珠圆大饱满,衬着理理整个人气质都好将起来。

    理理对面坐着的是许久未见的睿小王爷,睿小王爷今日竟然不是火红的衣饰、而是像随从侍卫一样低调。

    睿小王爷双眼难掩其对理理的倾慕之情,嘴里淡淡道:“如何?我这样做可否令你满意?”

    看来两个人交流已经好一会儿了。

    “咯咯……”理理笑了起来,整个场面非常愉悦,笑声也感染了睿小王爷,于是继续道:“我说过的,定然不会亏待你的。”

    理理摇摇头,语气中含笑道:“自然,您对理理是真诚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漪澜姑娘不愿意啊!而且今日的传闻……漪澜姑娘想必也是遭遇不测了吧?所以……您是好意,但是却未必真正如意。”理理笑着回答道,“可笑的是,剩下一个心系靳太医的漪晴姑娘,靳太医样貌出众、才智卓越……的确是让她不忍轻易放弃呢。”

    睿小王爷轻笑道:“靳留芳要的只是医术,西洋医女如此、王漪晴亦是如此,理理多虑了……只是现在治疗麻风的药物还在生产,所以……”

    “所以你们现在要将漪晴小姐控制起来?”理理反问着:“难道你们就真的相信是靳太医制得此药?”

    “不然呢?王漪晴能做出来的,靳留芳如何做不得?靳留芳是庆国太医院的太医、陈平院判的徒弟、又有着西洋医术的传承,只有他、也只能是他才可以挑起这样的重任!”漪晴只是一介女流、又只是治疗过为数不多的几个病人而已。

    漪晴心中吃惊:不是说保密吗?靳留芳自己不会傻乎乎乱说、剩下的知道内情的只有自己身边人了?于是回头看着柳青,柳青摇摇头,表明这事并不是他们透露出去的。

    “那睿小王爷就不担心太子哥哥将此二人带回倭国?那可是颇大的财富!”这是理理由衷之言,转而又继续道:“但是我也不愿意勉强她们,理理不想和她们朋友没做成、反而却成了敌人……”

    “敌人自有那孙耀威担着,”睿小王爷邪魅笑着,马上又反应过来对方是理理姑娘,于是轻咳一声轻掩尴尬道:“靳留芳虽然是我的人,但是又不完全归我管,毕竟宫里面的事错综复杂!是个人都有欲望!”

    “漪晴得麻风病的消息真和你无关?”理理抓到了重点:“那为什么靳太医至今都没有辟谣?”

    说到关键之处了!漪晴紧张的握紧双手,手中的汗不断渗出,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对面交谈的二人。

    睿小王爷叹口气道:“也不尽然,靳留芳希望功成名就,我呢、则是顺水推舟!毕竟现在得了便宜的可是太后那边的人,想着理理姑娘也不愿意和我叔叔共度一生吧?”

    “呵呵……小王爷说笑了,理理从不痴迷权贵,只想得一良人而已,我的意中人嘛……呵呵,”理理对睿小王爷的话嗤之以鼻,既不否认也不同意,一脸娇羞装继续说道:“漪澜姑娘国色天香,我哥哥愿意立她为正妃、她自然更不愿意不明不白随便地配人,但是如今……既然你们庆国容不下她,就干脆让我哥哥带走吧!”

    怎么个顺水推舟法?靳留芳又是个怎么追名逐利法?漪晴急迫难忍、恨不得冲上前去问个清楚,柳青使劲盯着着漪晴的眼睛:小姐,您可悠着点儿吧!还没听出来对面这位是来逮您回去的?!

    睿小王爷笑呵呵道:“自然,庆国和倭国一海之隔,两国人民从来都是和睦相处。理理若是能早些时日嫁给我……你哥哥也不至于痛失美玉,漪澜如今已经不是……”

    “你是如何知道的?!”漪晴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就冲了出来,柳青摔了个趔趄、硬是没将人拦住。

    理理一愣,还来不及说话,睿小王爷已经令人将其拿下。

    柳青悄无声息退了出去。

    “你是如何顺水推舟的?靳留芳是不是之前就谋划好了?!”随从抓着漪晴的胳膊,漪晴挣扎不下、连面巾都被扯了下来,“怎么?我可是有麻风的人!怎么敢抓我了?!”

    随从一动不动,浑不在意抓着对方,漪晴嘲笑道:“也是,靳太医那可是能治疗麻风的人,你们自然不怕!现在是要杀人灭口吗?”

    理理淡淡地端起茶盘上面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仿佛周围的乱糟糟和自己没有一丁点儿关系。

    睿小王爷将眼珠子从漪晴脸上挪开,望着理理自嘲道:“果然在你这里留着,理理姑娘是真的对我没一点信心啊!”

    “呸!你这里追求理理姑娘,私下里又对我姐姐各种撩拨,还有什么好说人家的?!”漪晴现在对当初帮助自己的睿小王爷凉了心,也是!人家是权贵、和自己只是生意的往来而已,漪澜怎么能配得上?!

    “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的,没想到如此愚笨!”睿小王爷收起一脸的戏虐,真诚对理理说道:“对不住!漪晴小姐我必须带回去!万一传染给尊贵的公主那就太不合适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