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晴不愿意和理理多说下去。

    理理是倭国公主出生,长相貌美人温柔,而且做事不拘一格,正是由于她身上种种特点这才吸引了男人们的疯狂追求。但是漪晴是女人,女人不吃这一套,尤其她前世还见过了太多白莲花和绿茶;在漪晴看来,所谓的做事不拘一格其实就是任性妄为、不顾及他人感受的自私行为。

    “理理姑娘何不同情下天下保守疾苦的人?”漪晴叹了口气接着道:“我能力有限,根本不懂什么是哲学、美学乱七八糟的,我就是凑好无意间学到了一些东西而已,仅仅想做一名治病救人的大夫而已!”

    理理眨巴眨巴眼睛,道:“庆国如此待你们,就和我一起去倭国吧!我哥哥是未来国君,定然不会亏待你们姐俩儿!”

    “我……我还不知道自己想么想的……至于姐姐,压根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漪晴言语含糊,她是不愿意去倭国的,毕竟这时空的倭国很像后世的倭国,而且毕竟是个岛国、又那么远,自己的冤孽疮还有原主的愿望在……至少要先满足这帮灵魂的愿望才可以离开的啊!

    理理心满意足,这样的回答已经松口了,“太子哥哥既要到京城了,我是万分希望你和你姐姐能够移居我地,哥哥开口要庆国一个犯人,庆国皇帝应该会给这个面子。”犯人而已嘛,总比不过邦交。

    但愿你能找到她,漪澜此刻又不是犯人身份,看来所谓的理理公主情报也不过如此。

    “一切以我姐姐的意愿为主,我都是听她的。”漪晴狡黠地回答对方,“不过我的事情……还请姑娘给指条明路……靳留芳……"

    “男人不过是衬托而已,漪晴小姐胸襟宽阔,莫不要被这么些所谓感情牵绊!毕竟真相永远比想象残忍的。”

    ……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儿子,你完事没?娘还有事,我进来了啊!”陈婆子在外面等了好大一会儿,约莫着孙耀威差不多了,这才推门而入。

    “你赶紧把衣服穿上!”一进门,陈婆子就看见蹲在地上衣衫凌乱的两人,顿觉颇辣眼睛,于是捡起地上的外袍扔到自己儿子身上,“完事了还不消停,你嘟囔个什么?!还不赶紧抓紧时间,一会还要向你大姑回话呢!她这次可是被你坑的不轻,还不长点心?!”

    孙耀威一动不动,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怎么了,儿子?”陈婆子推了下。

    孙耀威这才如触电般反应过来,道:“娘!这下惹了大麻烦了!”孙耀威拿起漪澜屁股下面的衣物,一滩鲜红映入眼帘,艳丽的色彩强烈刺激着母子二人。

    陈婆子也愣住了,这不应该啊!董香兰早非完璧,怎么可能会有处子之血?!——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她竟然不是董香兰!

    陈婆子打了个冷颤,如果自己再次搞砸,后果不堪设想!

    “娘,怎么办?!”孙耀威两眼无神,他可是亲自向太后娘娘打了保票、又有孙嬷嬷做保,这才敢将漪澜虏来的,而如今却出了这乌龙事件……太后娘娘不一定怎么震怒呢!董香兰没找到,自己又牵连了王漪澜……

    “回家!”陈婆子咬着牙说道,孙嬷嬷可是暗示过这王漪澜在京中颇受欢迎的,自己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董香兰依旧下落不明!太后娘娘可能不在乎一个王漪澜,但是绝对不会放弃董香兰!“扔她到恒亲王府附近,明天自然有人发现!衣服也不必太完整,将睿小王爷名声搞臭就行!”

    “这?这怎么办?”孙耀威指着早就晕过去的漪澜说道:“这……她……她可是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啊!咱们一走了之?”孙耀威内心不舍,他内心深处是不愿意相信皇太后的允诺,莫说漪澜的“处 子”给了自己,哪怕两个人什么关系也没有,他都愿意将其娶回家!——当官目的是挺胸抬头做人,做有钱人也可以啊!尤其是自己一个月才那么丁点俸禄,陈婆子时不时还要靠着老底儿贴补家用!

    陈婆子当然知道孙耀威舍不得,自己何尝舍得这么一只到手的肥牛?!可是皇命难违——虽然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死不承认不就行了了?我还不信这姑娘这样了还能有脸继续活着?”

    “我真怕她心一横将我抖落出来,到时候万一事情撕裂开来……太后娘娘就未必舍得保咱们了……”

    确实是个风险,陈婆子眼神阴晴不定,漪澜在太后眼中已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废子,与其留下来扔到恒亲王府附近添堵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来个痛快!

    “再说恒亲王府也未必罢休啊!我觉得太后娘娘不会同意咱们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听你的!”陈婆子捡起房间里散落的石头,照着漪澜的后脑勺狠狠砸下。

    ……

    “殿下,这事属下该如何告诉漪晴小姐?”柳青在天朦朦亮的时候得到探子消息,将陈婆子母子遗弃在恒亲王府附近的漪澜接回,然后马不停蹄地将事情汇报给穆封,“属下无能,未能保护好主子给交代的任务,漪澜姑娘……”

    穆封示意对方停下,一个美丽的女子能以什么样的场景给睿小王爷添堵?他猜得出来!“这事知道的人多吗?”

    “除了大皇子安插的眼线被咱们灭了,剩下的都是嘴巴极紧的咱们的人,但是毕竟是恒亲王府地界、睿小王爷……”柳青实话实说,将一路的情况仔细汇报着:“虽然老王爷还在滇池,但是应该会和下个月的那批人一起回京。”

    “知道了,和王漪晴如实汇报就行;记得顺便和老四说一声王漪晴没事就行,别的不用多说,免得这小子犯浑!”

    穆封打发掉手底下人,轻声道:“你怎么看?”

    宫殿中的暗卫恭敬回答道:“二殿下眼光深远,早看出太后娘娘对这两姐妹意义深大!老奴甚为佩服!”

    穆封不好意思笑道:“哪里是我有眼光,我可比不上我弟弟们!”

    暗卫桀桀笑着道:“二殿下过谦了!三殿下只是受益于睿小王爷,四殿下纯粹是个小孩子心性!至于大皇子——纯粹就是个摆设!”暗卫淡淡叙述着自己对此事的看法,末了又加了句:“有太妃给您和四殿下衬着场面呢!只是有的妃子太不懂事了!”

    说的自然是孕中后期的满佳贵妃!皇帝身子骨不好,又沉迷于早逝的皇后无法自拔、心疼身为嫡子的穆涯,故迟迟不肯新立皇后,为的就是给穆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将来继任大统,可是偏巧着穆封的眼睛实在是……实在是没有一国之君的形象!虽然现在是能看见了,但是之前治疗眼睛期间的发热竟然被有心人恶意播散说是“苍天愤怒”?!始作俑者竟然是还怀着孕的满佳?!

    穆封笑笑道:“一个后起之秀竟然敢肖想皇后之位?!真是活的腻味了!应该是有人捕风捉影、想借着满佳初生牛犊不怕虎,借刀杀人吧!”

    “二皇子睿智!”暗卫话已经点透,剩下的就是穆封自己的行动,“需要老奴加一把火吗?”

    穆封沉思良久,手托着下巴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虽然很不想如对方的意愿,但是为今之计不得不跟着往火坑里面跳!就是担心万一自己这帮太妃的势力过火、满佳的肚子可就不保不住了……人啊,偏就是贪心不足,明明已经是富贵闲人、地位超然了,还是硬要往权势里面挤!“借着满佳的肚子灭的可是老三的威风!老大母亲看似没有权势——看似最后得便宜的是我和老四,实则却是让父皇厌恶了祖母、母亲、我和弟弟。太后的小儿子没当上皇帝始终是她的遗憾。”

    “所以?太后娘娘这招实在厉害!有了大皇子的淑贵妃此刻有了满晨茹这样的好媳妇、势利可不是慢慢就起来了;满佳贵妃此时盛宠下又有身孕——满延军这个老狐狸挺有国丈的福气!”暗卫语气嘲讽着继续说道:“索性满大人家闺女多,总有一个押对宝的!呵呵!”

    穆封是真不想搭理这个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老奴才,暗卫没有名字、且不属于宫廷禁卫的编制,是穆封收留的当年叶轻眉身边的小徒弟——当年叶轻眉老了、也没有办法护着这个最小的徒弟,于是就悄悄托付给了穆封,顺便也让暗卫调理哥儿两个的身子。暗卫年龄越大行事越发不羁,全然看不上宫廷的蝇营狗苟。

    暗卫见穆封不说话,于是又扯起别的话题来了:“殿下要好生对待那个王漪澜才好,太后怕是不会这么简单让那孙耀威办这龌龊事,中间必有隐情!”暗卫忍者没去评论王漪澜那双酷似叶轻眉的眼睛,“至于王漪晴——老奴觉得这个小丫头颇有家师当年的风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