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拿着叶玲珑的账本,一五一十地给春江表哥念着自己家的亏损,数量那叫一个触目惊心,听的张春江顺头汗流。

    “二掌柜,这数目……这大数目就算把我老头子给拆了、卖了咱家也还不上啊!”春江表哥绝望了,他知道余庆堂亏损定然比自己家多的多,但是却没想到却是这样个亏损法!自己家的铺子果然是小打小闹、实在和人家是没办法比的,更不用说自己还赔钱给人家?简直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叶檀冷哼一声:“那能怎么办?凉拌!”

    春江表哥不敢接话,生怕自己再一个不小心触了对方的霉头,于是用讨好的眼神求助于一旁冷漠脸的叶玲珑,哀求道:“五姑娘,哦,不、五掌柜!您也和我家的两个丫头相熟识的,她俩是什么样的人您也清楚的呀!这事她们真的是被人诬陷、遭难啊!漪澜就不说了,漪晴可是铁打铁的神医啊!怎么会轻易得麻风病啊?!”

    叶玲珑紧锁眉头,但是又不敢说话,叶檀也不接话、只是转而笑笑道:“这样,只要你能拿出来石头记的后四十回,咱们家也不为难你这个小老头了!”

    可是,漪晴说过死都不出后四十回的,原因只因为曹公的书稿后世就这么多!剩下的都是高鹗续写的,虽然高鹗的后续相比其他续写者好很多,尽管如此、书的衔接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的:曹公伏笔千里、但是续写的内容部分文不对题,部分人物仅仅只出现一次、完全不符合曹公草蛇灰线的分隔!更扯淡的是史湘云的结局……

    当然,春江表哥是不知道这些原因的,叶玲珑也不知道,叶檀就更不知道了!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及富二代、尤其是站在叶一鸣叶大掌柜这个巨商肩膀上的、具有长远眼光的商业巨子,叶檀宁愿舍弃掉小打小闹挣来的金银、而看重这些雅致墨香的书册!最关键的是,庆余堂和皇室关系密切,宫里面可没有任何暗示或者明示说要漪晴小姐的命的!特别是太医院里已经让自己准备西洋的设备、靳留芳已经能做出来治疗麻风病的药物了!叶檀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和对方撕破脸的好!

    “怎么样?我这个提议如何?而且呢,大家伙都喜爱这本书,给了结局这故事才算圆满啊!”

    春江表哥欲哭无泪:“这个我也没法啊!漪晴那丫头死活不写,现在她和她姐姐一个消失了、一个莫名其妙关大牢了,我就是想逼她们写也找不到人啊!更何况咱们京城的地界上啥才子没有的,都写不出来判词那样合理的结局啊……”

    “大牢?不是早放出来了么?!”叶檀打断对方的话,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春江表哥道:“漪晴据说还是越狱、她一个小丫头怎么能越狱啊?!至于漪澜还在牢里呢,我被店里面的鸡零狗碎缠的来不及去打点……而且也确实是没办法了,所以这才舔着脸皮想请您帮帮忙打听打听消息呢……”

    叶玲珑和叶檀对视一眼,心中疑惑不已。

    春江表哥生怕对方不信,赶紧解释道:“咱家是真没法啊!虽然我们挎着张府这样的大家子、但是您老人家还不清楚内情么……我张春江就是个泥腿子出生,哪里认识什么贵族、哪里比得上老张爷、甚至我的医术也不咋地啊!”

    叶檀皱着眉道:“知道你没办法,但是漪澜确实已经被放回去了啊!我府上的小厮还瞧着孙耀威亲自送她出来了啊!”

    春江表哥哑口,张着大嘴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真没见她回来过啊!而且景园里外都是官府的人,别说人、就是猫也进不去啊!漪晴贴身大丫鬟的尸首还停留在那,我们都没法去收敛……”

    “……那就没办法了……”叶檀摇摇头。

    “真的啊!我张春江指天起誓!”春江表哥极力辩解:“您也真的不信,我也没办法啊,我张春江就只剩下张家这么点空壳子了……你要是不介意就尽管拿去好了……我……我还是回农村当个泥腿子吧……”

    “有这两个丫头你到哪里都不会只是个泥腿子!”叶檀柴米不进。

    春江表哥哪里辩解清楚,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再逼就只能以死谢罪了!但是想想自己的娇妻、娇妻肚中的宝贝……春江表哥真是舍不得!

    “我……我立誓,若我有半句虚假……让我不得好死!我一辈子没孩子!”

    “哼!当我叶家是傻子么?!”叶檀眉毛一横,语气严厉。

    春江表哥心中绝望,正要跌撞告辞时,叶檀哈哈大笑道:“好了,不吓老弟了!这样,我庆余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做的自然也是言而有信的买卖,生意有赚自然有赔、所以店里面的赔偿也不用你老张家贴补!”

    有这么好的事?春江表哥再次惊讶,愣愣不敢回话。

    叶檀接着回到自己的台子上,拿起笔刷刷几笔便拟了张简易合同,道:“这个是契约,我愿意和漪晴小姐的合作长长久久,特别是石头记这样的书!”叶檀指着落款的地方,意思是您可以签字了!“至于你们、则是我帮你打听消息!”

    “您能出手就太好了!”春江表哥喜出望外,但是又道:“只是那丫头脾气大得很啊!我……我也替代不了她的意愿啊……”

    “脾气大也要知道能不能熬出来!”叶檀若有若无地说了一句,春江表哥闻言立马签上自己的大名、又结结实实按了手印,双方一人一份。

    ……

    漪晴在理理处忐忑不安,等待着柳青进一步的消息,至于柳红——则是想办法进牢房、和小桃红混在了一起。

    柳青循着漪晴留下的记号一路找来,自官府包围了景园后、漪澜便失去了消息,官方消息是:漪晴麻风病越狱逃脱?漪澜则是无罪释放!关键是释放到哪里了?漪晴哪门子越的狱啊?!明明是孙耀威这个“青天”亲自放的好吧!

    简直是郁闷到了极点!

    而且这个时候倭国的点东西简直难吃到爆了!尤其是理理一个劲地向自己问东问西、全然不回答自己任何疑虑。

    “人还没找到吗?”

    柳青摇摇头道:“没消息也是好消息,庆余堂的二掌柜都说大小姐或不见人、死不见尸!”柳青是二皇子的侍卫,自然也知道一些秘辛,于是就挑了些可以告诉对方的东西。

    “二小姐尽管放心在下的忠诚度,告诉您的都是真实的、同样也是些对皇室来说无关紧要的!”柳青也不在乎对方是否相信自己的话,只当自己多余了一句。

    漪晴无人可用,如今又知道春江表哥求人都求到庆余堂了,可见漪澜确实凶多吉少!

    柳青见漪晴不说话,于是用着一种试探的语气问道:“二小姐,您莫担心!两位殿下当然会保护您、不让您去麻风村的!”

    “我又不是麻风病,去什么麻风村!”漪晴烦躁的噎了对方一句,然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道:“对不住,我实在是心烦意乱,见谅!”

    柳青惶恐,哪有主子给吓人道歉的?如今见着漪晴肯说话,意识赶紧说道:“四皇子托小的给您治疗麻风病的特效药……据说太医院已经开始量产了,在皇帝祭天的时候投放到麻风村……”柳青声音越来越小,自自己被放到景园里面、早就清楚这麻风药物是漪晴的心血,靳留芳所谓的秘方也都是漪晴提供,“要不要在下去给殿下解释这药是您做的?”

    漪晴笑笑道:“不用了,既然你都知道这药是我做的,他俩能不知道吗?”

    “那靳太医那边您有何打算?”

    漪晴心中咒骂着自己瞎了眼,将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给了靳留芳——没想到却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但是麻风又是个凶恶的疾病、要想治疗就必须借助于朝廷的支持,漪晴自己却只是个黄毛丫头……想想自己的脸,这样的亏吃就吃吧!“我自愿将名誉给他的,这不怪他!只盼望着麻风病人早日康复!”麻风病人康复了自己的脸才会好啊,到时候没有这些肉疙瘩了谁还会说自己有病?!

    漪晴心中有自己的算盘,然而却是感动了柳青这样个别人家的侍卫,“小姐国士无双!不怪二殿下对您评价颇高!”

    此刻是以不变应万变,为今之计只有赶紧查找漪澜的下落,至于关着的几个丫头片子自然有柳红的照应。至于自己、由于生活在别人的屋檐下,自然是太不保险去空间做事,于是硬撑坐等着消息。

    “妹妹思考的如何?”理理笑脸盈盈问道。

    漪晴道:“理理姑娘,我只是一个丑丫头,何德何能能回答您的问题啊!”求你别烦我了,我已经够烦了的!

    理理一脸失望说道:“怎么会呢?我看您的书就知道您胸中有沟壑,您就看在我心诚的份上说说嘛!”

    被烦的没法,漪晴只得道:“公主殿下,您既不给我消息又不让我和外面主动联系……我被通缉、我姐姐下落不明,哪里会有心情来和您讨论风花雪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