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不是漪晴的话打动了对方,树上终于跳下来个干瘦的中年男人,一双细长的眼睛看的人非常不舒服。

    "小丫头,我下来了,怎么样?满足你的心意了吧?"男人轻蔑地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姐俩能识出来水中有毒呢,没想到、名不符实啊!神医的名头该拿下去了!"

    漪晴不接话,反问道:"你一个人干的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怎么样你才能给这些人一条活路?"

    男人手指抵在自己的嘴唇上:"嘘,你的问题太多了,你刚刚说的给我十万两当真?!"

    漪晴正要点头,男人紧接着加上两个字:"黄金!我要十万两黄金!"

    这就太多了,漪晴怀疑把自己压榨干净都未必能够整的了这么多,“您这是故意为难我的?我这又不是国库!”

    男人桀桀笑着,道:“我兄弟几个呢,不然怎么够分?!”

    闻言,漪晴放弃了用电击防狼器放掉对方的念头——一个还可以博一下,但是人多了就麻烦了!可惜了慕辰送给自己的枪,早知道就随身带身上了!

    树上又陆陆续续跳下来一男一女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个黑衣女人尖声道:“大哥,这个才女长相也太吓人了,差那个大的差的太远了呢!”

    “你懂什么?雇主说了,两人一起带回去,怎么处置还轮不到咱们呢!”男人道:“丫头,你看到了,你要是愿意呢,咱们银货两讫,我们以后归隐江湖,再也不打扰你们!否则,直接和我们走吧!”

    漪晴道:“敢问我得罪了什么人么?”

    男人哈哈大笑:“丫头真是幼稚,一点契约精神都没有!不过你放心,我们说到做到,来,打个欠条吧!”男人说着话就从胸口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合同,道:“就照这上面的格式写,不要多或者少一个字!”

    漪晴不由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别是我给了你们钱,我家下人死一片!”

    黑衣女人冷讽道:“瞧不出小丫头还挺心善啊!不过呢,你这样的伪善我见得多了,大善的少、大奸大恶的多!既然不愿意出血,就别应承啊!”

    漪晴心中盘算着,估算着对方是否还有后援,于是拖着话道:“我是不是伪善轮不上你们来评价!告诉你们,我们姐俩靠本事挣钱,一不偷二不抢,做人行得正!试问问心无愧,但是要是真是因为发财引起其他人眼红了,那可就太可笑了!我们挣的钱也是为了治病救人!从来没想着享受什么的,仅仅是单纯的想造福天下的百姓……”

    女人不为所动,仍要继续讥讽,男人打断道:“既如此就写吧!我们是俗人,只为一日三餐、不敢心系天下苍生!”

    男人说完便让女人去取纸笔,自己和另外一个年轻点的黑衣男子紧盯着漪晴。

    漪晴道:"我人都在你们手里了,就赶紧将门打开吧,另外秋桐也是你们被抓去的吧?"

    两个男子哈哈大笑,道:"放心,到时候该给你们开门就会给你们开门的!"

    女人去了好大一会不见回来,年轻男子得令过去催促,漪晴见状再次悄声问道:"现在就你我二人了,我答应给的一分不少,你若是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做掉我们、我王漪晴另有重谢!而且不让别人知道!"

    男子犹豫片刻。

    漪晴趁热打铁道:"大哥,我都答应给你们重金了,现在我是死是活还不是在您一念之间?!您告诉我我也好有防范啊!"

    男子砸吧砸吧嘴巴,拽着漪晴往书房走去,道:"告诉你也无妨,总归是鱼死网破!要你们姐俩死的是皇宫里面的人,具体是谁我却不能说,所以我们才要了这样的高价!至于你欠我们的钱,我自有办法来取,你及时准备好就行!否则的话我随时要你们的命好去复命!"

    男子极为自信,漪晴心中暗骂:合着是我还要分期付款来买命啊?!

    "雇主没要求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所以你们越早给我钱越好!不然雇主一个心血来潮要我提前动手,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男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漪晴的银子不要白不要!大不了让她们多活几天就是!

    漪晴根本没指望自己还钱,如今也只是缓兵之计、套出幕后主使而已,但是也仅仅只是知道了是宫里面的人⋯⋯

    "老二、老三!给我出来!"男人见到空荡荡的屋子,来回折腾了几遍都不见自己兄弟,于是转头朝漪晴大骂道:"好啊,小丫头,你给我下套是吧?赶紧给我放了!"

    漪晴纳闷,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瞧这架势……应该是帮自己的吧?!

    "没错,我还有后手呢!"漪晴佯作精明状:"只要你告诉我搞我们的是谁,我就让人放了他俩!"

    男子微咪双眼,大笑道:"丑丫头,真当我傻啊?!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些日子呢!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抽出匕首向漪晴走过去:"从前村里面有个小孩子也是和你一样的冤孽疮,据说割得越多、长得越快!如今,我也想试试!"

    漪晴自然知道是越割越多,避着匕首往后退,惊恐地看着刀尖道:"大哥,您不管你的弟弟妹妹了么?我死了他们也活不成!"

    "干了这行早就不论生死了!我自会给他们超度!"男子不为所动,道:"既然你设好套了来圈我们,我自然也不能让你活了!受死吧!"

    "我有钱、有钱啊!"漪晴大叫,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

    匕首冲破空气,就在要划破自己脸的一霎那、停住了!

    漪晴觉得自己要死了,正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要穿越的时候,男子摔倒在地上,匕首发出咣当的声响。

    "没事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随后又是咣当一声的倒地声。

    漪晴这才敢睁开眼睛,救自己的竟然也是一身黑衣的穆封,此刻面色苍白地倒在男人身上!

    男人眼睛暴睁,似是不甘心的模样,胸膛出汩汩流着鲜血,背上插着穆封的三棱军 刺。

    这样的杀器一出,自然是回到现代都不容易救治了。

    漪晴终于松了口气。

    经过检查,穆封是受伤失血导致的晕厥:前胸、后背和大腿共计三处重伤,连上身上密集的陈旧伤口,甚为可怖!

    漪晴简单给穆涯包扎了下就将其死命地拖进了自己的内室,然后又赶紧往空间里提了一大桶水,混合香皂、制成肥皂水后就匆匆给所有人灌下。

    秋桐被砸晕在池塘边上,苏醒后就帮着漪晴将三个黑衣人的尸体拖到隐匿处。

    "切不可和任何人多讨论此事!否则你我性命不保!"漪晴再三和秋桐强调。

    中毒的下人们接二连三清醒过来,身边到处是吐的污秽之物,漪晴找了几个勉强能走路的高个子劳力翻了墙去请春江表哥过来治病。

    青山拿斧子破了小柴门,春江表哥这才从后门进来。

    "都是寻常毒物,不妨!"春江表哥看完后就令青山回去抓药煎药,自己故作淡定地教训着下人:"你们这帮人是怎么看家的?!连家中进贼了都不知道!幸好你们二小姐和秋桐妹没有中毒,不然昨晚就彻底交代了!"

    争斗了一晚上,可不就是天亮了嘛?!

    春江表哥这么说,无非也是不想让事态恶化!——来贼人不怕,关键是里面还牵扯到一个皇子,哎!最后怎么办还是等穆封醒了再说吧!

    春江表哥让又人往井里投点中药下去,这才解决了景园的用水问题。

    秋桐不明所以:前面是自家小姐让自己不要出去乱说话,这会又是张老爷叮嘱只是普通小贼行窃⋯⋯好像自己是真的被卷进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秋桐想不明白,头还晕着呢,于是干脆不想了,和其它下人一起休息了。

    昨日因景园失手,漪晴命令白天所有人集体休息,当天晚上开始,漪晴实行三班制轮流调休,以加强夜间的安保工作。

    漪晴几乎一天一夜一夜没合眼,穆封若是出了事,自己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何况穆封又救了自己一次。

    漪澜想帮忙,但是又帮不上多少忙,只能在旁边打打下手,主要工作还是漪澜来完成。

    漪晴用着空间里面消毒的纱布给穆封换药,当手指划过对方健硕的肌肉时,心中一阵波澜:我的天!上辈子帅博士也没有这样的人鱼线!

    漪晴借着给对方换药的机会好好体验了一把男色的滋味。

    咳咳……不要想歪了,手下的触觉也算体验范围。

    漪澜满脸黑线,尤其是对方大大咧咧给穆封处理大腿根处的伤口时……对方的面容何其……春光荡漾……

    “我去小厨房给你做点吃的……”漪澜找机会离开。

    这个时代是消费女色的时代,但是我们现代可是消费男色的时代!漪晴腹诽漪澜的顽固、不开化,心中怀念着上辈子那个基情四射的时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