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还要点心吗?”彩旗偷偷试着问漪晴。

    一天的忙碌终于过去,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瞧得出来漪晴心情不好——一天了,漪晴都是紧闭嘴巴,连和漪澜说话都是懒懒的。

    漪澜打发掉丫鬟,握着漪晴的手道:“妹妹,你莫要担忧,我就是拼上性命、也绝对不会让你有半点受伤的!还有今天的银两……”

    “哎呀,谁在乎这么点小钱!”漪晴打断对方的话,“我要是想挣钱,分分钟就来百万……孙耀威来闹我不怕,家产都送人我也不怕,我只是……”

    漪晴白天维护了漪澜、维护了自己,春江表哥也是如此维护,睿小王爷亦是坚挺地支持着,至于贵小姐、贵公子以及皇子们虽然没表态但是那也是碍于身份,但是唯独靳留芳,难道今天纯粹就是来刷脸面来的么?!

    这就是对方所谓对自己的示好?这就是对方把自己当做未来的婚恋对象看待?这就是自己应得到的态度?

    漪晴不想说话,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小情绪使漪澜雪上加霜。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还是这张脸,所以自己就不配得到承认么?”望着漪澜那张除尘的面庞,漪晴心底为靳留芳的行为找理由开脱,毕竟他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慰藉了——或许我自己变美了两个人就可以真心相爱了,又或许靳留芳真的是为我好、怕为我招来嫉妒和是非?……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果不其然,第二日京城就传遍了京城大才女漪澜的风流艳史,传的还有鼻子有眼儿的:什么漪澜见异思迁、嫌贫爱富,抛下昔日情人孙耀威、恋上放荡公子小王爷云云。

    在京里面的小伙伴们只能纷纷书信前来表示安慰。

    漪晴在家里忙前忙后:一方面忙着入住景园后的生活细节上面调整;另外一方面就是忙着安抚着漪澜低落的情绪。

    当然,景园如今是自成一隅,需要的下人的数量自然也是大大地增多了。

    于是,在袁太奶奶、春江表哥,肖可盈等人的安排下,几个人牙子带着手里面的优质资源集体来到景园里面等待被挑选。

    王璐瑶特地从宫里面请出来个教养嬷嬷帮忙漪晴挑人,所以很快也就将人选整治完毕。

    小桃红和彩旗理所当然是第一大丫鬟,管钱、管下人卖身契、管理女主人们的贴身俗务;若眉身价水涨船高、自然也就成了二等大丫鬟,管理着景院里面一众人事的吃穿洗撒。

    然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

    漪澜负面情绪缠身、懒于理事,几个下人又不安分,甚至还有个混进来想占便宜的混混!幸好被漪晴发现的及时,不然传出去又是一件桃色新闻。

    漪晴将混混揍得个半死,睿小王爷亲自上门处理此事,结果呢、反倒又给人多了几分口实——果然有睿小王爷的事啊!

    二门外的几个三、四等的浆洗丫鬟小声嘀咕着外面的风言风语,聊得眉飞色舞,全然不顾屋里面的一等大丫鬟小桃红。

    小桃红拿着帕子仔细擦洗着漪晴屋里面的几个琉璃花瓶,心中正感慨着大小姐的不幸遭遇,但却没想到屋外面的下人们竟然议论起主子来?!而且说的那叫一个色彩纷呈、陶醉忘我的!

    “你们几个死丫头还不给我闭嘴?!是谁让你们这么口没遮拦的?!”小桃红破口大骂道。

    自从搬进景园后,小桃红已经很努力地想让自己成为优雅与智慧并存的一等大丫鬟,但是毕竟年轻气盛,随随便便就被几个岁数大点的三等丫鬟给上了眼药水了。

    “你,你还有理了?咱们都是奴婢的,理应忠心耿耿,你们反倒过来了,真是胆大妄为!”小桃红吵不过丫鬟们的歪理,就气愤的拿礼教来说事:“嬷嬷教你们的礼数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三等丫鬟软软地回了句:“小桃红姑娘,咱们就是因为忠心,这才需要提醒主子从一而终,不然外面怎么看待咱们景园里面的女子呢?!”

    小桃红都气结,彩旗更是疲于应对。

    漪晴紧急向外求救,袁太奶奶赶紧又将自己孙女的刘嬷嬷和李嬷嬷暂时拨了过来帮忙治理家务,免得仆欺主少,这才勉强缓解家中风声鹤唳的紧张情绪。

    在两位嬷嬷的强烈要求下,漪澜、漪晴学着开始处理俗务。

    所幸的是,两个人进步神速:漪澜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又有叶轻眉的遗传,学东西又快又好;漪晴则是仗着两世为人的优势,分分钟融会贯通——看不惯啊?谁让咱会高等数学呢!

    为了堵住外人的嘴,漪澜索性自梳起了头发,表明自己终身不嫁的态度和决心——毕竟自己有着那样的经历、又是长在庆国这种封建的社会中,一辈子当个姑子也挺好的!

    漪晴很支持,若不是自己还有个靳留芳留恋,说不定也当自梳女(终身不嫁)了!

    “你就是想当自梳女,那也要到你及笄呢!现在太小不当事!”刘嬷嬷笑着回答漪晴的疑惑。

    漪晴双手托腮地坐在梳妆台边上,看着镜中的人儿将头发高高地隆起、又插上一根白玉簪子,除此之外头上再无半点装饰,有点太素气了。

    刘嬷嬷一脸慈爱地笑道:“漪澜姑娘可是真好看!当初袁太奶奶和我说京城张府里面来了个画中人的时候、我还不信呢!咱们今可算是开眼了!”

    李嬷嬷赞成说着:“谁说不是呢!圣上仁德,选秀的时候很少,不然漪澜姑娘可是娘娘般的长相!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自梳女又不是寡妇!说不定过几年姑娘自个儿就想开了……”刘嬷嬷反驳着:“要不是这孙家一帮狼心狗肺的兔崽子,咱们姑娘能这么被逼无奈么?!”

    漪澜然满头素裹,那也是美人一枚,两位嬷嬷一脸喜爱之情——美人么、世人皆爱之!尤其是漪澜这样需要保护的柔弱的美人!

    “两位嬷嬷,漪澜心意已决,不再做嫁人的痴梦了……”漪澜轻轻一句,至此、再无他话。

    “大小姐,二小姐!靳太医来了!”彩旗跑过来通传。

    漪晴难掩内心焦灼的兴奋,匆忙跑了出去。

    两位嬷嬷权当漪晴小孩儿心性,继续和漪澜拉着家常。

    一别数日,靳留芳没有和漪晴写过一封书信,漪晴心中是有意见的,但是碍于自己女孩子的身份和面容所致的自卑感、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愫。

    靳留芳依旧是儒雅的书卷气质,温暖的笑容,“妹妹近来可好?”

    “嗯。”漪晴敷衍着。

    靳留芳见状,忙解释着:“那日我恨不得去替你们姐妹分担压力,但是我若是出面怕是又是一件风流事,所以……所以那日我只能隐忍着……”靳留芳一眼就瞧出来漪晴心中所想,笑眯眯解释着。

    那你连书信都不知道要写一下吗?漪晴马上就要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又被自己死死压下。

    “嗯。”漪晴想了想,理智让自己做回一个懂事的姑娘——有哪个男人会要一个无理取闹的丑八怪?

    姑且贤惠点吧。

    顺便让自己好看点吧。

    “靳太医,那麻风病的事?”

    “还在做太医院的工作,周正印非要我拿出来足够的证据,他不敢冒险开放麻风村……”靳留芳老实回答着,“我想着要不将做好的药物投放到食物里面去,这样也算是帮到里面的人了,你看?”

    确实,周正印的态度是正确的,而且麻风病人样貌丑陋,就算出来也是会吓到不少的人。

    靳留芳继续说道:“本来周正印就要卸下院使的职务,这样我和师傅更容易将麻风病促成,但是这事不能办的太急,还要缓一缓……”

    再缓一缓就又是一年了,若是及笄前不完成灵魂们的愿望,我说不定连性命都没了呢!漪晴很着急,她也想早点恢复正常,也想有个正常的脸。

    “这样吧,我近日就开始做,做成后你们想办法投放到麻风村,不出半年,我保证不再有新的病人传播开来。”漪晴打定主意不再犹豫。

    “太好了!”身为医者,靳留芳十分愿意救治世间疾苦,但是这治病救人的功呢?

    “漪晴妹妹,上次和你说的,我师傅……”靳留芳想了想,只得将上次陈平独揽大功的事情再次道了歉……他生怕漪晴会心中产生不快——没办法,谁让漪晴才是真正的有用、有功之人呢?!

    漪晴不愿意深究,她想做的就是治病救人,她治病救人的目的也是为了解放自己的冤孽疮!

    至于功劳是谁的,管他呢!毕竟自己现在撑死了是个才女身份,若是没有太医的帮忙,自己根本不可能大范围的救人!

    所以,漪晴不要功名,一是无所谓,二是无可奈何。

    靳留芳相信漪晴的能力,陈平更是目光如炬,豪赌了一把才在皇帝和同行面前夸下海口说自己能治疗麻风病!

    当然,靳留芳得了人家的便宜,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所以,靳留芳甘心娶了这个有价值的姑娘,相貌丑陋?只要蒙上脸、身段不差就行了!毕竟漪晴是自己的摇钱树!——当然,这也是陈平的意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