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孙耀威的荒唐叙述,大皇子颇为惊讶地看了漪澜一眼:此女外形艳丽、谈吐不俗,自上次诗会上就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着实有资本能让眼前的男人们疯狂的资本,但是这女德就……差强人意了。

    “孙公子,慎言!女儿家的名声要紧!”大皇子半信半疑,但却是及时打住了孙耀威的喋喋不休。

    倭国的皇室想迎娶漪澜姐妹,太后娘娘又对此女很是看重,太妃甚至还想撺掇着将此女纳入宗室,这本来就已经是个让人头疼的事……如今孙耀威却又来了这么一出!不仅仅是打了漪澜姐妹的脸,更是打了皇室的脸面。

    所以慎重起见,大皇子不愿意孙耀威说下去。

    但是上述事件都是宫内秘事,孙耀威并不知情,见这大皇子有大事化小的意图,于是开始焦急叫到:“我没有说谎!我见过她身子!我见过她身子啊!我没有说谎呀!”

    几个皇子心中一沉,想让人堵上孙耀威的嘴,但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是一帮地痞流氓,若是自己用强,怕是传闻更不好——最关键的是惹上一身骚。

    “呵!真带劲!小妞长相不赖、而且还是个婊子!”说话间人群里面就有人开始不干不净地吹着口哨。

    漪澜挣脱开漪晴的手,满脸羞怒颤抖道:“好一个衣冠禽兽、好一个地痞无赖!我……我……”漪澜气急攻心,直接晕倒在地。

    “姐姐!”漪晴慌忙扶着,又急忙招呼着丫鬟们将其抬进屋内,怒斥孙家兄弟,厉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孙公子,你们可是要将人赶尽杀绝啊!”

    小桃红急匆匆从室内拿出一盆热水,照着孙耀威身上泼去:“好好洗洗你的嘴!留下些口德吧!我们家小姐不是你一个臭流氓所能肖想的!”

    小桃红毕竟是个姑娘,反手就被孙氏兄弟抓住,小桃红尖声交道:“你们放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做什么?!”

    众人乱作一团,更有甚至想在人群中揩油的,一时间,尖叫声、咒骂声、口哨声混在一起,大皇子忍无可忍,道:“都给我住手!”

    京城守备王大人慌忙带人前来维持秩序,见着几位大人物也是抖了抖,便立马下令道:“来人呐!将这些乱民都给我带下去!”又翻身过来道:“您几位没事吧?下官不知几位皇子殿下在,失敬失敬……”

    大皇子懒得搭理,事已至此自己该做的示好已经结束了、不能再继续偏袒下去,免得自己岳家不喜——毕竟漪晴姐妹是女流之辈,又是独立门户,生怕将来政绩上风评不好。

    “今日之事简直是荒唐!我还有政务,先走一步!”大皇子不废话,甩了甩衣袖上的水、干脆利落地离开。

    穆辰被穆封拉住,紧跟其后。

    穆涯摆手道:“漪晴小姐多保重!还请守备大人秉公执法!莫使人滥用权力!”指的就是孙家三兄弟!

    守备王大人慌忙作揖,目送几位大人物离开,心中谩骂不已:他妈的!自己还是来早了,要是等打起来我再出面就好处理了,现在打都还没打起来……到底该怎么办?!

    王大人:“这……这,肃亲王、睿小王爷,您二位怎么看?”

    彩旗和若眉趁乱将小桃红抢回来,小桃红气的腮帮子鼓鼓死盯着孙家兄弟。

    睿小王爷哈哈一笑:“皇叔在呢!轮不上小子我发言!”说吧将烫手山芋扔了出去,“孙家兄弟是太后看重的人,但是才女也是朝廷所看重的人才呢!王大人可是千万不要偏颇呀!”

    睿小王爷说罢就一脸潇洒昂头往景园里面走去,靳留芳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慌忙迎了出来,睿小王爷不置可否。

    “如今这年轻人,是真的颇有家风!”肃亲王和睿小王爷互瞧不惯,见对方吊儿郎当的做派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冠冕堂皇地说了些废话后,便低声对王大人道:“这事切莫再往外风传!王漪澜姐妹两人是太后、皇帝、太妃所看重之人……当然,这事还是要实事求是!孙家公子毕竟是有功名的人!你要做到不偏不私!”

    ‘这他么的废话么!’说等于没说!王大人快烦死了,但还是装作一脸谦卑。

    刚离开几位皇子,这会又送走了肃亲王,睿小王爷吊儿郎当的让人摸不住头脑,王大人只能将气撒在了漪晴身边的丫头身上。

    “你这个丫头跟我去府衙!”王大人要去抓小桃红,若不是小桃红浇这一盆子水,今天还乱不起来呢,说不定说和说和就没事了,所以王大人将火气撒在了小丫头身上。

    漪晴一个健步蹦出来,郑重其事道:“王大人,咱们有事就在这说清了,我的丫鬟都是听我的命令,您要是抓人、就抓我好了!”

    王大人气的吐血:“漪晴小姐,咱们可都看见了,是这个小丫头攻击孙公子的,您在这连动都没动!咱们都知道您是神医、是个心善之人,但是咱们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小丫头把自己搭进去呀!”当然王大人的话是小声说的,除外前面几人、外面的人基本听不到。

    王大人是想息事宁人,今天抓个小桃红进去,明天放出风儿就说是孙耀威看中的是小桃红:这样既让漪澜姐妹解围,又让孙耀威脸面上不难看——毕竟小桃红是漪澜的丫鬟,孙耀威搞错也不奇怪!

    可是,谁成想到漪晴第一个不答应!

    见漪晴不答应、而且态度蛮横,孙家三兄弟自然更是不答应了,“王大人,咱们还是就在这说明白吧,省的事后有人坏我们兄弟的名声!”

    “你们!”息事宁人的计划破败,王大人更是乐得自在,干脆道:“你们想好了!到时候谁的脸面上不好看,可别怪本官没有事先提醒!那时我可是彻底没办法了,你们就要去府衙、去刑部,甚至去大理寺申诉了!”

    大理寺?漪晴笑了,心中自是乐意的很!

    “我们行的端、做得正!怕他不成!王大人公正执法就是!”漪晴大声道,管他青红皂白,自己要先在气势上压倒他。

    众丫鬟同仇敌忾,坚定地站在漪晴身边。

    孙耀威气笑了,厉声道:“漪晴小姐,我对令姐一见倾心,之前做出的行为虽说是荒唐之举,但是我们兄弟确实愿意承担责任的!还请漪晴小姐不要对我们抱有偏见……”

    “就是,”孙耀文道:“何况哥哥已经考取功名,虽然不是前三甲,但是却能保证你们姐妹二人衣食无忧的!”

    没有了皇子们的约束,孙耀文终于能帮孙耀威说几句话,但也都是些重复的话语。

    不等漪晴反唇相讥,春江表哥就抢答道:“笑话!我们张府里面的姑娘是缺了吃喝、还是短了衣衫,需要你去救济?!”

    孙耀文不反驳,孙耀武却迫不及待道:“你这小姑娘真是不懂事!等你姐姐嫁给我哥哥了,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嫁给我二哥或者我了,咱们亲上加亲!多好!也就我们哥几个不嫌弃你从小毁了容貌!”

    王大人连忙制止将要再次起冲突的双方:“哎呀!你们给我住嘴巴!你们这几个读书人说话太不中听了!”王大人指挥着孙耀威看好自家兄弟,又疑惑地看着春江表哥:“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

    春江表哥不想承认漪晴姐妹被掳走这事,说到底还是考虑到自己妹妹们的名声的缘故。

    漪晴冷漠地看着孙家兄弟,眼神示意春江表哥不要再接话。

    “不承认?”孙耀武趁热打铁:“你们那春杏表姐亲自和我说的,要不要出来对峙下?”

    什么?春杏不是听春江表哥的安排嫁给面馆老板了么?漪晴疑惑着。

    春江表哥满脸羞愤:小老板太忙,春杏嫁过去后渐升寂寞,一来二去的竟然就和面馆里面的一个拉皮 条的好上了!小老板之前受过春江表哥的恩惠这才给了春杏和离。——一般来说,红杏出墙的事情出来后,女方是要被浸猪笼的!

    然而,春杏也没有如愿再嫁,反而阴差阳错地和孙耀武勾搭上了!

    ‘想不到孙耀武文不行、武不济,做人还是个大老粗,但是竟然女人缘还可以!’漪晴吐槽,她也是这会才知道春杏的消息,怪不得春杏嫁出去这么些时日也不见回张府走动,原来是出了这么多的变故呀!

    春江表哥驳斥对方的话道:“春杏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了,她说什么、做什么还不是夫家的意思,你们莫要信口雌黄!”

    “这么说,你们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孙耀武笑道。

    “反正我不相信你们几人的人品!”春江表哥死撑。

    “王大人!”孙耀威不管弟弟的话,也不理张府一众人的言语,直接冲王大人作揖道:“大家口中的春杏便是漪晴小姐的表姐、张老爷的表妹,而如今则是我弟妹——孙耀武的妾室!今日之事是否属实,待孙某叫来,大家问一问便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