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耀威低着头,腮帮子咬的紧紧地,心中满是对孙嬷嬷、陈婆子的怨怼——若不是当初非要设计让他强占了董香兰,那太后娘娘哪能这样刁难自己?!不然凭自己的才学怎么可能屈居孙耀文之下?!

    ‘我一个当大哥的竟然比不过两个旁支的弟弟,说出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孙耀威心中狂吐槽,‘若不是惹怒了太后、前途被断送了,我一个年轻举子怎么可能对一个弱质女流低三下四!’

    景园在京城里面算是富贵地段,周围闲杂人不多,饶是如此,孙耀威这一举动还是惹来不少人的围观——尤其是受邀宾客的下人们。

    春江表哥连忙要扶起孙耀威,并在耳旁低声道:“后生,你这样可是要彻底毁了漪澜小姐的名声,快快给我起来!莫要耍无赖!”

    孙耀威像个秤砣一样紧紧地坠在地上,春江表哥一个庄稼汉子竟然搀扶不动?!

    孙耀文继续装,摇头呈惋惜装:“我们兄弟三人自小感情深厚,实在不忍见到哥哥如此颓废,这才陪着他一起来的……要知道哥哥为了心爱之人,连功名都肯不要,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求得漪澜小姐的原谅!”

    漪澜羞愤难当,反驳道:“够了,我是王漪澜,是张府旁支出去的大小姐!不是你们哥哥的未婚妻!请回吧!莫要纠缠!”

    孙耀威暗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的眼睛飙了出来,道:“我不在乎你是谁,只求你的原谅!”

    漪澜还想辩驳、被春江表哥拦住。

    春江表哥道:“你们这就是胡搅蛮缠!上次你们来我张府说孙公子是未婚妻跑了,如今又说死了!你们这是天天没事在我家门前演戏呢!亏你们兄弟几人还考取了功名,我们这帮小老百姓真是怕得很呢!”

    孙耀威忙解释道:“老丈,若您和漪澜小姐不喜我沾染尘世功名,我孙某人愿意放弃一切陪漪澜小姐看遍这世间繁华!”

    几人越说越乱、越说越离谱,最后只剩下拙言拙语的春江表哥和孙耀威在那里扯皮,漪澜咬着嘴唇、身子摇摇欲坠。

    “这怎么如此吵吵!今个不是景园的乔迁之喜吗?怎么让小王我瞧见了一出泼妇骂街的好戏?!”睿小王爷一身火红,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跳下马车、调侃道。

    孙耀威赶紧爬起来与孙耀文、孙耀武向睿小王爷行礼。

    “罢了!我可瞧不上你们一群大爷们为难一位女子!”睿小王爷朝漪澜一笑。

    漪澜受了半天委屈却不好插嘴,一见到刁钻刻薄的睿小王爷便忍不住落下泪来,配上因焦急而通红的脸颊——煞是娇俏、好看。

    见孙家三兄弟不为所动,睿小王爷继续道:“怎么?我说的话都不好使了吗?我命令你们退下!”

    孙耀威心中一沉,心中明白今日之事怕是没法善了了!于是拿胳膊碰碰孙耀文,孙耀文却不为所动;又碰碰孙耀武,但孙耀威却和孙耀文一个做派。

    孙耀威明白自己兄弟们如今多少有些未来,如今是不可能为自己和小王爷抗衡的,于是心中一横,口中强硬道:“小王爷是庆国皇孙,孙某人是庆国子民,小王爷莫要以身份欺凌庆国子民啊!”

    嗞……周围人倒吸一口冷气,见过强硬的,但没见过这么没脑子敢和皇亲国戚硬碰硬的。

    景园里面的人也被惊动了,于是也都出来瞧热闹。

    漪晴也跟了出来,瞧着外面乱糟糟的一团焦虑不已。

    睿小王爷看着周围的人群,道:“多大点事!都回去各忙各的吧!是非曲直相信张老爷和孙家兄弟自有定论!”

    “多谢小王爷成全,这事本来就是我和孙家三兄弟,哦、是我和孙耀威公子的事,与其他人无关!”春江表哥见睿小王爷主动将漪澜从事情中剥离开来,自是乐意至极。

    春江表哥和张管家几人忙招呼着宾客往里走,一面赔笑,一面讲着前些日子孙耀威母子提亲不成、今日便来上门闹的缘由。

    孙耀威见孙耀文和孙耀武仍低着头,一咬牙,彻底豁了出去!——什么功名的,老子要不了也不能要了!老子现在只能求一富贵了!

    “孙某再次请求漪澜小姐原谅,真的是那日唐突了姑娘!实属姑娘和我那过世的未婚妻太过于相似、且身体上的胎记都在一个地方!”孙耀威大声嚷嚷着,尤其是将“身体”着重强调!

    漪晴心中咒骂:这算是什么事?!这孙家真是没完没了了?!什么“身体”,说的不清不楚!明明只是上臂、是胳膊!

    宴请的宾客有朋友关系,也有人情往来关系,而且都是跟随着下人、侍从一堆,众人此刻听劲爆新闻都是目瞪口呆,甚至有个别人在一旁窃窃私语。

    漪澜怒目圆睁,心中大为恼火:上次明明是孙耀威强撸了自己的袖子,而且胎记也只是在胳膊上……他这样说的含糊其辞简直是要毁了自己的清誉。

    “……孙某实在是情不自禁,若是漪澜小姐不嫌弃,孙某愿意一生一世守候小姐!并终身不再另娶他人……”孙耀威喋喋不休,话语从一开始的含糊道歉、到此刻大大咧咧的公开表白,不清除内情的人怕是还要羡慕漪澜的“福气”呢!

    丫鬟甲:“哎!虽说是个死过未婚妻的人,但是重在长情!我觉得漪澜小姐不亏!”

    丫鬟乙:“何止不亏呢?!你没听明白吗?孙家公子可是有功名的人呢……尤其是他弟弟还说、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呢!”

    众丫鬟纷纷点头,心中微微羡慕。

    丫鬟丙道:“你们这么说也不对,漪澜小姐好歹也是京中才女呢,不缺吃穿、又身价斐然,瞧瞧这景园……啧啧啧,里面繁华得很呢!”

    众丫鬟继续点头,微微的羡慕开始升级。

    “你这话不对!”丫鬟甲反驳道:“漪澜小姐再有钱、那也是个商贾人家!孙公子是读书人!地位可是不一样的!而且人家不是已经有功名了么……好像还是个县令呢!”

    “嚯!命真好!”

    丫鬟丙不反驳,这世道读书人最高,她也赞同其他丫鬟们的看法。

    于是众人瞧着漪澜的神情又多了一丝嫉妒。

    春江表哥急的面红耳赤,恨不得上去堵上孙耀威的嘴,但是若是自己真动手了怕是就彻底落忍口实了。于是焦虑地看看漪澜、漪晴,又求救地巴望着睿小王爷。

    睿小王爷冷漠地看了众人一眼,眼角飞快地扫过漪澜,冷漠地打断孙耀威的话,道:“孙公子,你口口声声地说倾慕漪澜小姐,又不分场合大放厥词,是故意要漪澜小姐难堪吗?”

    漪晴慢慢走到漪澜身边,紧紧拉着对方的手,鼓励并安慰着,并示意漪澜莫要多说话。

    漪澜手不停抖着,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偷偷打量的眼光仿佛要将自己衣服扒光一样……漪澜心中又羞又怒,眼圈开始泛红。

    肖可盈等人想安慰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和陌生男子吵架不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况且孙耀威言之凿凿,又不像是说的假话;最重要的是孙耀威长相的不赖、演技可以,又是个读书人——若不是孙耀威咄咄逼人,其实漪澜找这样作为夫婿其实也算不差的了!

    当然,那完全是因为姐妹们不知道漪澜那日差点被强的情形,更不知道漪澜改名前所经历的噩梦!

    “大皇子驾到!二皇子驾到!三皇子驾到!四皇子驾到!肃亲王驾到!”正当众人徘徊、看笑话之际,几个大人物飘然而来。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

    景园里面是漪澜、漪晴做主,没有男主人招待;春江表哥刚刚被孙耀威气的还没有缓过来劲,现一听京中最尊贵的几人都来了,于是干脆手足无措了,和敏太太在一旁只知道含腰赔笑。

    睿小王爷干脆亲自迎贵客。

    肃亲王看着门口的热闹,疑惑不已:“怎么回事?这位不是太后娘娘钦点的‘才子’吗?”怎么在人家门口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又看着睿小王爷小声打趣道:“怎么着?盯上人家了?这小妞也是长得不赖!”

    睿小王爷低声回答:“皇叔慎言,您这话理理姑娘听见……”

    肃亲王瞪了睿小王爷一眼,回道:“理理就讨厌你这样口是心非的男人!你呀……没戏!”

    二人相视一笑不再多话,各怀鬼胎盘算着。

    大皇子穆钧刚得了太后的赐婚,此刻正是感激之时,于是赶紧捧着肃亲王的话,接话道:“回皇叔的话,正是太后娘娘钦点,想必是有一定的才学!……怎么今日被咱们京城的大才女拒之门外?”

    三皇子穆涯推了推脸上的水晶眼睛,一脸和煦但是却不接话。

    二皇子穆封拉着四皇子穆辰走在最后,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穆辰偷偷地向漪晴挤眉弄眼,一脸兴奋状。

    一时间冷了场,大皇子的话没人接,一脸尴尬地笑着,只得开始点名道:“你说说你,好端端的怎么得罪咱们京城的大才女了?”点的是孙耀威的名。

    孙耀威巴不得张嘴,先是拉着自己的弟弟们一通示好,然后才将事情缘由讲清:无非是自己非漪澜不娶云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