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靳留芳,漪晴便强打起精神去袁太奶奶家。&1t;/p>

    屋内的陈设一切如旧,只是袁太奶奶神色晦暗,眉宇之间夹杂着一股青气。&1t;/p>

    “您这是怎么了?”漪晴打掉身边人,便悄声问道,“我这一天天都找不到您,您最近忙什么呢?”&1t;/p>

    袁太奶奶叹口气,说道:“别提了,袁家最近被打压的太狠厉,家里面的男人们基本都被朝廷斥责了个遍!甚至就连家里面的女人们也被训斥得不让出门呢……”&1t;/p>

    “所谓何事?”漪晴疑惑,袁家虽不及舅爷盛玮有权有势,但好歹两家也算是姻亲关系,一般人也不会招惹到这啊?!&1t;/p>

    袁太奶奶心情烦躁道:“谁知道啊!咱们袁府如今就是个软柿子,谁来都想捏一捏!自从云翳的婚事黄了后,咱们家就不得安生!”&1t;/p>

    “袁太奶奶,您莫太担心,云翳小姐只是婚姻不到罢了……我倒是瞧见过了那个男人、围着那个官家小姐宁氏团团转,真是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定亲了呢!也不知道避讳!”&1t;/p>

    袁太奶奶更是气愤:“可不是么!那淑贵妃好歹是娴静典雅的一个人,生生地被折腾成这样!她的娘家人只知道拖后腿,大皇子本身就不得宠、外戚还净耍威风帮倒忙!简直是蠢笨到极点!”&1t;/p>

    漪晴不方便言语,朝堂的事牵一而动全身,虽然没有接触到权贵斗争、但是上世的办公室暗战以及各种狗血电视剧还是很有借鉴意义的,“那灵机子?”&1t;/p>

    袁太奶奶闻言,示意对方小声,道:“那老头不知道最近因为什么事被他同门师兄——当朝国师给关起来了,你莫要再打听此人的消息了……  ”&1t;/p>

    袁太奶奶犹豫再三,又接着道:“等朝堂稳定下来,看看有没有机会求到国师灵珠子那……为今之计,只能如此了……”&1t;/p>

    漪晴点头,袁家如今被大皇子一派盯上,盛玮舅爷想必日子也不好过,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靠着治病救人的路子生活吧。漪晴见着对方懒洋洋地神情,于是撒娇道:“唯有如此了……袁太奶奶,我的景园快起来了,您要不要参观参观啊?就是您刚刚说不让出门……”&1t;/p>

    袁太奶奶扑哧一笑,道:“自然得去!我一个老婆子身子不爽利、瞧瞧咱们的女神医谁还敢拦着?拦着我就撒泼躺他家门前去!”&1t;/p>

    “瞧您这么开心,我就放心了!住在张府还是有诸多不便,您能经常来我那坐坐也算是安慰安慰我这孤苦的孩子了!”&1t;/p>

    “小滑头!”袁太奶奶朗声笑着,比起漪晴刚来时舒坦太多,“我可是要多沾沾你那喜气,要是云翳将来不好嫁了、能跟着你们姐俩也是个好路子……”&1t;/p>

    漪晴忙道:“哪能啊!您老可别灰心,云翳小姐这周身的气派最得老太太您的真传了,咋可能嫁不出去!您可别说丧气话!”&1t;/p>

    “不是开玩笑,要是嫁进了个懊糟的大宅内院还不如当个老姑娘自在安乐呢!”&1t;/p>

    ……&1t;/p>

    出了袁府,一行人又来到庆余堂。&1t;/p>

    庆余堂的铺子在京城的“连锁”门面里并不是数量最多的,但却是贵在质量而不在数量,瞧瞧里面的布置、摆设以及装潢就知道店主的品味如何了。&1t;/p>

    叶玲珑迈着悠哉的步子和来往的官妇淑女聊天,老远就瞥见漪晴一行,于是赶忙出门相迎。&1t;/p>

    “瞧瞧咱们的才女来了,今个是来视察工作吗?”&1t;/p>

    漪晴乐道:“今个您也开我一个小姑娘的玩笑啊!怎么样,新书以及我给您的新化妆品喜欢吗?还有我的衣服式样?”&1t;/p>

    叶玲珑乐呵呵拿着指头恁了一下漪晴的脑袋,道:“你一个小小姑娘竟有如此本领,真让人心生羡慕!若我是男儿,定然把你好好关在房内精心呵护着,可不敢让人给觊觎跑了呢!”&1t;/p>

    “没用,您可是五姑娘!”漪晴笑着回应,瞧得出来叶玲珑的心情和生意都很不错。&1t;/p>

    叶玲珑接着说道:“最近这些书好看也是怪好看的,但是好多人家过来还是想让您把那‘石头记’剩下的几十回给写完,要不然这心里啊、真的跟猫抓的似的!”&1t;/p>

    为表示自己的敬业奉献,叶玲珑又特意让人拿出来早已经准备好的、当今市面上风行的、各大版本的“石头记  续”,挑起一侧的嘴角讥讽道:“虽然我不爱好这些诗词文墨,但是也硬被家人们摁着脑袋将这些都给读完了,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狗尾续貂’!”&1t;/p>

    漪晴好笑地看着一桌子的书册,心中暗暗吐槽:天知道后世那些“红学家”一天天讨论什么“宝钗破  瓜”、“黛玉婚配”的,多少年、多少文学家都没解决掉的遗留问题,你们这帮文人墨客就能解决了?更何况后世还有个曹雪芹家庭情况可以借鉴的,而如今你们又能参考什么呢?!&1t;/p>

    “怎么样?”叶玲珑瞧着对方戏谑的表情,心中充满期待到:“我就说嘛!才女还是才女,咱们就别憋宝了,赶紧写出来大家伙好过瘾啊!要不然都这么干吊着……太难受了!”&1t;/p>

    漪晴压根就不想写下去,于是态度坚决地摇头:“真是不想写了,写出来肯定会被人骂死!再说了我那么多判词,结局大家伙自己猜测嘛……总之,这个问题就这么定了、我是死都不会写下去的,以后不要再说这事了……再说我就不给你出点子挣钱了!”&1t;/p>

    “别、别,祖宗!”叶玲珑立马讨好道:“咱们不写还不行么!话说回来,你有什么好点子可是要第一时间同我说,咱们庆余堂可是响当当的全国第一!”&1t;/p>

    叶玲珑打掉周围的人,将漪晴姐妹请进内屋,拿出新做出来的东西,炫耀道:“不说书了的,咱们看看这个……就是不知道这新产品符不符合您的要求?”&1t;/p>

    所谓新产品就是化妆品,由于漪晴之前做出来的保养品虽然买的人很多,但是起效缓慢且会出现排铅汞斑点,所以一些条件不好的人又用回到了铅粉——出斑点就出吧,反正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凑合对付下去吧。&1t;/p>

    当然,条件好的、特别爱美的人除外。&1t;/p>

    但是呢,特别爱美的人又抱怨着:只让咱们素面朝天,可是女为悦己者容,总不能天天清汤挂面吧?&1t;/p>

    漪晴瞧着叶玲珑手底下的能工巧匠做的:口红、粉底、腮红还有眼影等等,虽然种类挺全面的,但是确实外形有点拙了。&1t;/p>

    叶玲珑继续自顾自说道:“这东西真是好看,颜色也很正,就是我让手底下几个会打扮的丫头试过了,觉得怪怪的,您看?”&1t;/p>

    叶玲珑将打扮过的丫鬟领进来,漪晴一个忍不住就将茶水给喷了出去,大笑不止说道:“得了,我知道了,让她们下去吧!”&1t;/p>

    丫鬟们一个个顶着个苍白的大脸盘子、红艳艳的脸颊、血红的嘴唇以及乌黑的眉毛,活生生一个电视剧里面花脸媒婆的扮相,本来几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下听完漪晴的话后更是忙捂着脸跑了下去。&1t;/p>

    叶玲珑没好气道:“得了,我们这帮人手艺不精!这下您给瞧瞧、收拾收拾吧!”&1t;/p>

    漪晴好容易止住笑,道:“五姑娘,您就照着现在的样子,将这些东西做的精致、再精致一点!像这个口红您可以做成圆桶状,指头粗细就行!粉底和眼影就做成三根手指宽窄的小扁盒子就行!哦,盒子的盖子上记得都要带个小镜子!”&1t;/p>

    “镜子?那样不不会太贵重了吗?还有这东西做这么小,女人们天天都要用的、岂不是很快就用完了?!”&1t;/p>

    漪晴挑了眉毛,调侃着:“物以稀为贵!多了就不值钱了!再说谁让你们一手一把地这么用啊,可不就是一张媒婆脸么!”&1t;/p>

    叶玲珑认真记录着,漪晴又重点提点了颜色的配色:目前做出来的化妆品的都是一些正红、正白和正黑的颜色,实在是单一又刻板,漪晴建议加入不等量的黄色、绿色、蓝色、灰色甚至金粉,无论是口红或者别的,这样整体的妆容就丰富了。&1t;/p>

    “这么麻烦?那怎么用?”这下轮到漪澜惊喜了,爱美之人人皆有之。她早就看过空间里面的影视剧,知道后世的美人是多么的绚烂,如今自己也有机会如此打扮自己了,自然是欣喜不已。&1t;/p>

    “无妨,山人自有妙计!”漪晴神神秘秘。&1t;/p>

    后世不同牌子的彩妆配色都是丰富多彩,化妆师们从来都是背着箱子到处跟妆,明星乃至平民脸上的妆容从来都是根据场合和衣服及时调整的,所以从来不存在嫌彩妆种类太多这么一说。&1t;/p>

    出卖了脑子,漪晴就要收回银子了,于是弯起眼睛道:“咱们这正事还没有说完呢,五姑娘可不要忘记及时将东西送回张府哦……我的景园也马上就可以入住,乔迁至日还望你能及时捧场!”&1t;/p>

    “多谢漪晴小姐邀约,我定当奉上重礼相贺!”叶玲珑坦荡说道,“只是漪晴小姐见多识广,我怕送的礼物浪费了,所以您看?您想要什么东西呢?”&1t;/p>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和聪明人办事就是痛快!&1t;/p>

    庆余堂是皇室的后花园,和西洋联系的途径较靳留芳更为宽广,漪晴道:“旁的不要,就想劳烦五姑娘给我找几个西洋的药剂师过来。”&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