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孩子这事这么大个动静不可能不被人知道,进疗养基地是唯一的选择!

    漪晴找来小桃红和彩旗,再三叮嘱不要让任何人包括她们自己靠近房门,这院里其实除了这主仆四人再无他人,但凡事总有万一,还是小心点好。

    两个丫头俯首称是,自从杏枝的事出了后,二人对漪晴敬若神明般尊重。

    “那要是张……少爷来了呢?”彩旗字斟句酌问到,按年龄应该管张春江叫老爷,但是张春江又和自己家小姐同辈,若叫了张老爷那岂不是就错了辈份?

    “你们还是管春江表哥叫张老爷吧!”漪晴恶汗,张春江的岁数再被称之为少爷,实在有点别扭,“他来了就说我不舒服,姐姐在旁边照顾我,不愿意其他人打扰。”

    “是!”两个丫鬟再无异议。

    漪晴拉着漪澜进入厢房最里,漪晴又拿着大厚被子摆成了“人”字形放床上,又在上面盖上件薄被子,最后又推着屏风将外面进一步隔断。

    “漪晴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漪澜疑惑着。

    “你不要叫我小姐,以后安心当咱们家大小姐吧!”漪晴拉着漪澜的手,捏着耳朵,想了想,道:“咱们出发喽!”

    ……

    漪澜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痴痴呆呆嘴唇哆嗦,两眼四处张望,双手紧紧抓住漪晴的双手,道:“妹妹,这就是你之前消失后来到的地方吗?这里是你们天使住的地方么?这真美……”

    “……”天使,老祖你可真是逗逼。

    “这就是你上次说的榴莲?这树可真奇怪……这是什么?哎,哪个是什么?……”

    漪澜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兴高采烈问道,和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判若两人,“这些鸟也没有见过……”

    “它们还会模仿你说话呢!”漪澜说的正是树上那种爱拉屎会说话的白色的葵花鹦鹉。

    待到漪晴把漪澜带进入基地楼的时候,漪澜则被震惊的完全不能说话了。

    漪晴看着处于震惊中的漪澜,一连郑重其事道:“姐姐,我之前病了一场,醒来后突然知道好多事,甚至这里我都模模糊糊有印象……后来幸好我遇到了姐姐,才知道我真正是谁,多谢您。”

    漪澜脑子更加混乱,这谁谢谁啊?……

    于是漪晴开始声情并茂地解释:“姐姐是老祖叶轻眉的的后人,老祖曾经可是住过这里的……而妹妹我大病之后也是知道这里的,那咱们肯定是一家人啊,只不过我的机缘在此,而妹妹的机缘不是不怎么好。”说罢,努力睁着眼,眼睛酸涩着落下几滴眼泪。

    “姐姐,我脸上是冤孽疮,父亲因此被人诟病作恶多端,亲娘和嫡母关系不睦,又因我无辜受牵连而亡故,姨娘则惦念娘亲的嫁妆各种造谣生事……而我虽是如今投奔亲戚,但却是要改头换面另立门户。”

    “姐姐,你可知我说我的机缘是什么吗?小小年纪就被人污了清白,这样的机缘妹妹宁愿不要……”

    “姐姐,老祖遗言说,咱们这样的人的身份不可被人知道,她就是因此被逼的差点自焚……”

    “姐姐,我就你一个可以依赖的人了……我也不能再嫁人了……”

    漪澜越听越难过,她看着眼前泪流面满的小姑娘,又想起来平日漪晴顽强精明的模样,心疼道:“漪晴,别说了,我听了很心疼,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以后更会把你当亲妹妹看待的。”

    漪澜恨自己命苦,没想到漪晴则是比自己更加心酸。

    两个人哭哭啼啼搂抱着走进楼房,漪晴说这么多也是给漪澜打打预防针,试图让她成为一名现代人。

    ‘我要培养一个特立独行的现代人,至少像叶轻眉一样神采飞扬。’漪晴心想。

    ……

    漪晴带着漪澜在疗养基地空间四处溜达,方便她了解熟悉这里,为下次手术提前做准备。

    “漪晴,这个地方真美,像画一样,但是却没有见过这样梦幻的画!”漪澜完全放松在这个地方,软软躺在沙发上,眼睛里全是窗外投射过来的宝蓝色的湖面。

    “以后你会见到更美的画呢!”漪晴头都没抬答道,手里拿着根铅笔记录着东西,上次进来时太匆忙,这次打算好好整理一下相关的东西。值得庆幸的是相当一部分仪器还能用,但是完全自动化的东西就无能为力了,因为叶轻眉的仓库已经超出了漪晴的理解范围。

    到底这里是疗养基地啊!漪晴打开其中一间手术间:光洁的墙壁和地面,可以全方位调整的手术台,墙边立着术中影像学类似于CT或者超声一样的仪器,还有手术急救车,相关药品已经风干成末,注射针剂也不知道放置了多久……

    没有见到手术灯,连着开了几间都没有见到,也没有看到任何电源的接口。

    漪晴失望地叹口气,走到手术台前,弯着腰模仿着手术时的姿势,但没等漪晴摆好造型,便见几束光源便从屋顶打过来,达成手术无影灯的效果!漪晴又试着移动胳膊,光源方向又变了,好强大!连光源都是智能的!

    手术的问题解决了七七八八,下面就剩下消毒、麻醉等药物的问题了,但就仅目前的形势来看,也只有等到给云翳治疗的大夫了。

    漪晴又去翻了实验室,显微镜、电泳仪、各种化学仪器应有尽有;手术器械数量非常充沛,材质不明确,但是手感比后世用到的器械更有质感,设计感更强;对了,还有缝合器,要是没有就只能手动了;手术线也还勉强能用,也只能等消毒的东西;另外还有一堆手术衣和各种洞巾,时间太久已经有些粉质,需要彻底销毁;所有的药物也是无一例外的,坏了……

    漪晴在忙碌地整理着材料,漪澜则自己瞎转悠,于是湖边溜达一会、小树林溜达一会、果园溜达一圈,各类水果零星又采摘了点,摆了果盘坐在湖边椅子那享受着。

    树上的大鹦鹉们一动不动瞪着眼珠子看着树下的女人,想是约定好了般,一个个嘴里响着口哨声,尾巴下耷拉着:一坨坨新鲜热乎的鸟粪如下雪般打在树下人的头上、身上,漪澜抱头鼠窜。

    “漪晴,来帮我啊……”这帮鸟在桌子上开心吃着采摘来的水果,边吃还边发出咕噜噜咕噜咕噜的声音。

    “……”漪晴忍住不笑拖着漪澜进了浴室,道:“姐姐,这里很久没人来了,他们才是主人”。说罢摸着细细的花洒出来的温水忍不住也跑了进去。

    漪澜不好意思面对一个赤裸的女人,但是已经赤裸的女人则是大大方方任由其观摩:不仅任由观摩,漪晴肆无忌惮打量着同样赤裸的漪澜。

    销魂的脸自己都已经见识了,不料身材还这么火辣辣:大 胸、蜂 腰、丰满的臀、美腿,漪晴不自主地吞了口水:真他妈尤物,给不给别的女人活路?!

    谁知刚洗了一半,突然水停了,两人心中一惊,连忙披上个衣服,找了隐蔽之处躲了起来。

    ……

    漪晴漪澜躲在浴室的门后有了好一会,直到腿都蹲麻了,但仍不见有任何的动静。

    漪澜大着胆子悄悄出去查看,结果一无所获回来。

    二人遂小心翼翼一间屋子挨着一间屋子搜查,直到最后发现手术室的无影灯也无法显示的时候,漪晴这才意识到——应该是没电了。

    问题是压根连电源口和电源线都没有看见在哪里啊!

    漪晴绝望了——这是给她希望,又让她绝望的节奏啊!没有电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就连这个刮%宫的后世最简单的手术都完成不了!

    漪澜不懂漪晴心里所想,只是莫名其妙看着着急的四处乱窜的漪晴,心想:不就是没有热水了么,回去洗不就行了么?

    “呱呱呱……”窗外的鹦鹉又看见了室内的漪澜,兴奋的想扑过来,却是被玻璃窗拦着一次又一次。

    漪澜气愤不已……

    “姐姐,你刚刚跑回来的时候想起来什么或者看到什么特别的没?”漪晴问道。

    “这里都挺特别的啊。你说的是不是窗户上这个东西?表哥才送了咱们一面镜子,我刚刚还在想着是不是一样的东西,表哥说拿镜子要五两银子呢,而咱们这里到处都是,你看看能不能弄出去卖钱……”漪澜不知道漪晴想问什么,于是答非所问到。

    “……这是玻璃啊,你都拆了,那这还不都成鸟窝了啊?!玻璃后面鍍一层银就是镜子了”等等,漪晴思索着:‘会不会是鸟搞破坏,毕竟还没有看到除了鱼、鸟之外的其他动物’。

    “原来这就是玻璃啊,听说只有皇宫里面才有这些东西呢……”漪澜继续碎碎念。

    “表姐,你刚刚逛了半天,有没有发现周围有没有鸟特别多的地方?”漪晴突然问道。

    “树上啊,我还被浇一身呢。”漪澜更加疑惑不解。

    漪晴失望了,这回答确实很正常,鸟不就呆树上的么?……

    “还有楼顶的一面大镜子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