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卫国一颗心,早化成了水,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牵着外孙女的小手:“姥爷给你买雪糕,想吃什么口味就吃什么口味!”

    “嗯!”璐璐一跳三尺高:“姥爷万岁!”。

    宁卫国喜欢死机灵的小外孙女。

    万岁,闺女小时候没说过这样的话。

    爷俩挑好雪糕,宁卫国抱着一堆雪糕去付账。

    露露透过玻璃窗看见了宁xx。

    妈妈回来了。

    露露没打招呼就跑开,推开超市的门:“妈妈!”

    “璐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爸爸呢?”宁奕殊眼尖,立刻发现了超市门口的璐璐。

    璐璐突然想到自己偷吃冰淇淋,脸都吓白了。

    宁奕殊上前,抱起了她,再次问:“你爸爸呢?”

    “爸爸部队有事,让我……一个人玩。”

    璐璐刚想说跟外公玩,怕冰激凌露馅,立刻捂上了小嘴巴。

    宁奕殊气坏了。

    这个秦朗,真的该教训了!

    以前也是这样,让他看孩子,部队有事,就将孩子扔警卫处。

    “你也不听话,为什么不好好跟着警卫处的叔叔?跑这么远,你看天都要下雨了,淋病了怎么办!”警卫处跟超市,隔了三百米。

    一个小孩子,是可能跑来玩门口的小木马的。

    所以宁奕殊根本没有怀疑。

    她抱起孩子回家。

    宁卫国拎着一兜冰淇淋去看外孙女没有,他微微蹙眉,到门口找:“璐璐,外公给你买了冰淇淋!”

    “露露?!”

    “啪嗒!”手提包丢在地上,冰激凌袋子却不敢放手。

    宁卫国逢人就问:“我外孙女呢?你们见我外孙女没有?我外孙女了?……璐璐!”

    小木马孤独的摇晃着,上面没有小孩身影。

    宁卫国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璐璐,璐璐……”

    …………

    宁奕殊开门进家,给孩子洗衣服做饭。

    忙到下午,秦朗优哉游哉的回来了。

    “秦朗,我看你飘的很,将孩子扔外面,自己躲懒!”宁奕殊很生气。

    秦朗进门就换衣服,正准备去接璐璐了。

    一抬头,看见宁奕殊抱着孩子,他第一时间是心虚。

    听宁奕殊骂,秦朗小声解释:“我不心软吗?老爷子孤独一个人,就想跟孩子玩一会儿,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也体谅下做姥爷的心情。”

    “什么爸?”宁奕殊恍然:“我知道了,你把孩子交给他了?你竟然瞒着我跟他来往,你这个奸细!”

    璐璐还想着姥姥的冰激凌,小声道:“妈,爸爸不是奸细,姥爷还在给我买好吃的。”

    秦朗愣住,突然道:“璐璐,姥爷呢?你妈抱你回来姥爷不知道吗?!”

    他又转向:“我让爸看会璐璐,你抱璐璐回来,跟他说了吗?”

    “……”宁奕殊心里咯噔一声。

    “轰隆!”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猛烈。

    一道雷鸣伴着闪电,在空中炸响。

    秦朗眼皮直跳:“我给爸电话说一声!”

    宁奕殊嘴上说;“他那么大人,能有什么事?!”手却很诚实的掏出小灵通,翻出宁卫国的电话拨出去。

    结果,对方号码是空号。

    “爸换号码了!”秦朗走到电话机边,从抽屉里掏出一个黑皮电话本,翻到最后一页,找到了宁卫国的新号码。

    宁奕殊神情复杂,看着秦朗拨通号码:“你怎么有他的新号?”

    “那个,爸换号的时候给的。”秦朗目光躲闪,怕宁奕殊生气他背着她,跟宁卫国联系。

    但是宁奕殊什么也没说,催促他:“拨通没有?”

    “嘟——嘟——”电话响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接。

    宁奕殊生气了:“这么大个人怎么回事,不接电话随身带什么小灵通!”

    秦朗绷着脸,继续拨打,只是拨号的手,微微颤抖。

    再试过几次后,电话终于接通,对面有人说话。

    宁奕殊赶紧凑过去,越听脸越冰,一颗心,慢慢沉向海底!

    …………

    距离小区二十公里的地方,越往南走,人烟越稀少,那是南部开发区,还在建设。

    宁卫国被豆大的雨点砸的晕头转向,一时想不起哪里是家,他机械的喊着:“同志,刚才跟你们小孩一块玩的小女孩,你们看见没有?”

    大雨茫茫不见人影,回答他的只有哗哗雨声……

    …………

    天黑透了,还是没有宁卫国的消息。

    不过宁弈殊在超市里找到了宁卫国的小灵通。

    超市服务员道:“老先生把包扔门口了,就到处找外孙女,我看见他拎外孙女进来了,但是真的不知道外孙女去哪了,我们还帮着找了一会呢,但是都没找到。”

    一位老太太可以作证:“是,小区没找到,我让他报警,他就去找门卫警卫员,可能警卫员说了什么,他就出小区了,一直往南走了。”

    宁弈殊抱着包,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秦朗心里不好受,拢着宁弈殊肩膀道:“爸是大人了,你别担心,我带人去外面找。”

    宁弈殊麻木的点头,她除了难过父亲丢了之外,跟没脸的是宁卫国对她的畏惧。

    找遍了整个小区,那要多久,可是宁卫国没敢回家确定,更没敢找她。

    父女之间,已经被仇恨和畏惧填满了!

    …………

    “爸,爸!”

    “宁叔!”

    一声声焦急的呼唤,不停的在路边回荡。

    宁奕殊、秦朗、唐豆、曹猛、孟泽洋,还有一小队的警察,沿着公路寻找宁卫国。

    秦朗跟派出所联系,结果对方说是有个老先生来报案。

    他们也立案了,但是老先生自己要出去找,他们也不知道人在哪。

    没有天网,没有摄像头。

    可见度不足五米的大雨天,找人如大海捞针。

    警方在南部新城接到了线索,一个务农的妇女看见老头拎着个破袋子在麦田里走,说是找孩子,不过那是下午的事情。

    宁奕殊听了嘴唇发白,腿软脚软,整个人哆嗦的走不动路,小时候她就听过学校放电影,女同学下大雨在麦田里走丢的事情,第二天找到,人已经冻死了。

    城市中霓虹在夜空中如五彩的星,却照不亮找爸爸的路。

    人说父亲是孩子面对死亡的最后一道屏障,父母没了,人才知道生命的宝贵。

    现在宁卫国生死未卜,可是宁弈殊已经感觉到了死亡。

    原来心会疼,原来也有被抽干的感觉。

    她以为她恨他,恨不得她去死。

    却不过是女儿想对父亲撒娇,让他忏悔,让他难过,这样好像就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妈了!

    “秦朗,我是不是错了?”

    “小时候,他每次回来,都给我漂亮衣服,带我去吃好吃的。”

    “其实物质上,他从来没有亏待我,也不知道奶奶和二叔一家对我不好。”

    这几年,她性格越来越冷,始终觉着自己对宁卫国做的,一点错都没有。

    但是此刻,为什么眼泪止不住,心也被割的一道又一道,鲜血淋漓?

    “爸,爸!我想你,你回来吧!我再不阻止你见璐璐了!”宁弈殊走在雨里四处大叫。

    秦朗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宁卫国,站在雨里找孙女的样子,铁血男儿,也忍不住落泪。

    他冲到雨里把宁xx抱住:“奕殊,大家都分头去找了,爸丢了钱包和电话,走不远的,肯定能找到!”

    宁奕殊抓到路人就问:“你看到我爸了吗?这么高一个老年人……”

    “你看到我爸了吗?穿着中山装……”

    “你一定看到我爸了,你们告诉我,看到我爸了……”她一直往前问着,没有回复秦朗的安慰!

    …………

    “快通知连长和宁姐!”

    晨光的清辉之中,一群穿着迷彩服的男人,从乡村灌木丛中发现一个老人。

    老人昏迷不醒。

    他浑身湿透,鞋子还丢了一支,手脚以及脸上,全是被小灌木划伤的口子。

    纵然如此狼狈,他手里,依旧紧紧握着攥着装满冰激凌的方便袋,不过袋子里的雪糕已经融化了……

    宁弈殊匆匆赶到医院,听到曹猛的描述,再也控制不住,哇一声哭出来。

    所谓亲人,就是不断的仇恨、原谅、仇恨、原谅,最后你也不知道是该恨她,还是该爱他。

    这大概,就是亲人吧!

    。搜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