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那天其实也没有很兴师动众,只是叫了家人朋友们来,另外再请了大半个娱乐圈来助兴而已。

    婚礼举行了两天,一天是认真庄重的中式婚礼,一天是纯白高洁的西式婚礼,就像他们一开始所计划的那样一步一步进行着。

    其实婚礼对于骆梓晴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仪式而已,只要两个人的心可以在一起,就算是再怎么隆重的婚礼她也可以不屑一顾。

    可是方皓白握着她的手说:“只有办了全世界都知道的婚礼,那全世界才知道你是我的。”

    那以后就再也不能从他的身边逃开。

    所以在方皓白和那一群损友们神神秘秘地忙了两个月而骆梓晴只能呆在屋子里面喝着养生粥安心养胎之后,骆梓晴终于在婚礼前夕看见了自己的婚服。

    因为几个月还没有显肚子,所以骆梓晴依然可以做一做最美新娘的美梦,然而这一切都在看见两套不一样风格的婚纱之后幻灭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看着面前两套明显贴心为孕妇改良过的婚纱和旗袍,骆梓晴崩溃了。

    旁边的黎梦瑶挽着方皓离的胳膊,戳了戳骆梓晴的肚子:“这可是一胎,可要小心点,怎么可能让你们的宝贝孩子收了未出世的痛苦呢,所以皓白就全部让人改成宽松款的了。”

    骆梓晴躺在床上也是一脸的欲哭无泪:“我都没有显肚子!一马平川的肚子啊啊啊!”

    黎梦瑶连忙捂住骆梓晴的嘴:“这话别乱说,等下宝宝听了要不高兴了。”

    对于这些把她肚子里面的宝宝视为手中珍宝,口中宝玉的大人来讲,骆梓晴现在就是一个行动的炸药包,一点都不能磕碰。

    虽然顾以琪和黎梦瑶都已经先后生了宝宝,但是骆梓晴和方皓白隔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可以走在一起,真的是非常难得了,所以对于三对夫妻中的老幺,骆梓晴肚子里的小宝贝理所当然地倍受重视。

    虽然全部改成了孕妇款,但是好在附和骆梓晴一贯的风格,又加上她本来的颜值摆在这里,所以就算是这样穿上也还是很好看。

    婚礼最后一天骆梓晴穿着带了大大拖地裙摆的婚纱,挽着骆天琪的的手臂走向走道尽头的方皓白,最后终于牵到了他的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了。

    方皓白只是伸手抹掉了她眼角的泪,亲亲吻了吻她的手背作为安抚,然后才面向牧师,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牧师清清嗓子,念完了长长的誓言:“……方皓白先生,你愿意骆梓晴小姐嫁给你作为你的妻子共度余生吗?”

    方皓白深深地看着骆梓晴的眼睛:“我愿意。”

    牧师又转向骆梓晴:“骆梓晴小姐,你愿意嫁给方皓白先生作为你的丈夫一辈子保护你吗?”

    骆梓晴握紧了方皓白的手:“我愿意。”

    牧师往后退了一步:“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方皓白接过花童递上来的戒指,轻轻给她戴上:“戴上就是我的人了,你一定要保管好,钻石好贵的,我怕以后没钱给宝宝买奶粉了。”

    骆梓晴噗嗤一下笑出声:“知道了知道了,大不了你把公司卖了,我做蛋糕养你。”

    方皓白瞪了她一眼:“我不,我要养你一辈子,下辈子也要。”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牧师话还没说完,骆梓晴就被方皓白一把托起下巴,深深吻住。

    台下是雷鸣的掌声和热情的欢呼声,骆梓晴在一瞬的错愕之后含笑闭上了眼睛。

    能跟你预约你的下辈子,是我的荣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