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卿离开石凳,一拂手,荼尔树下已是树叶翩跹。

    “墨夜不愿见到我。”他缓缓开口,凝视翩舞的荼尔叶,出了神。

    千百年过去,妤欢,墨夜,与他在树下嬉闹的时刻恍若是昨日。

    但不过是痴然妄想。妤欢,已经是人胎了。

    月未央知晓妤欢在他身心留下的及其深重的印记,旁人不便再说什么。

    墨夜亦是。

    “罢了罢了,走吧走吧。免得你再如此悲伤悼念的。”

    墨卿微微鞠辑,道了声告辞,转身离去。

    月未央这才清清嗓子,与树后的那人说道:“还有何要藏的?人都走了,可否现身。”

    这时,那处果真慢慢现出一人颀长的身形。

    一袭紫裳,面容虽与墨卿有几分相似,但却显出万分的妖孽惑人。

    眉尖隐约着一枚淡淡的嫣红莲花花形。

    他走到月未央身前,眼角余光注意方才墨卿坐过的石凳,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月未央。”

    坐在一方石凳的月未央并未吭声,只是将玉瓷茶盏放于嘴边,轻轻抿了一口,在抬头看他,等他自己说出目的。

    墨夜神色晦明不辨:“墨卿他••••••”

    月未央缓缓开口:“元神重创,修为不稳。自然察觉不到你的气息。”

    墨夜攥紧拳:“那为何不去灵池去修补元神?他这是想死么?”

    月未央不急不缓,斜着眸子看了一眼墨夜:“你方才不是知晓了么?”

    墨夜一噎。

    俊美的面容一瞬间的龟裂。

    “你不愿见他,依他的性子,你觉得他可能会去么?再言,紫玉月华可会让他去?”

    自然不会。

    墨夜比谁都清楚墨卿的性子傲。除了妤欢,谁都不能折下他半分的傲骨。

    况且灵池是神仙岛所属。

    紫玉与月华是妤欢的双亲,对墨卿虽说算不得上恨之入骨,挫骨扬灰,但总归是有芥蒂。

    他们最爱的女儿,因为这人而魂飞魄散。

    墨夜默言。

    月未央只好又问:“你可还怨他?”

    又是一阵默然。

    漆墨的长发因为微风而划出好看的弧度。

    饶是月未央,也耐不何他这副固执的性子:“当年之事,又何必在原处兜圈子,你们兄弟俩绕老绕去不过也是为了妤欢。如今妤欢已经再入轮回,有了她的人生,你们终归是她千百年前做过的一场梦。墨夜,这是死结。”

    是情结。

    走不出,也不愿。

    这便是墨卿和墨夜两人的病症,旁人再过施救也不成。

    墨夜紧紧抿着唇,皱眉。

    说实在的,他确是不愿墨卿了。自从知晓了墨卿有自己的苦衷,他所做的一切也不过均是从妤欢出发。他想护她周全,不过是采取了错的法子。

    妤欢希望墨卿在最后一段时日与她欢欢喜喜的过。

    而墨卿则是想长长久久的,他要妤欢去了对他的情,要她渡过天劫。

    但他不知道,妤欢与他一般固执。

    他怨墨卿,不过是墨卿未能护住妤欢,未能给她她想要的。以至于最后妤欢是带着悔恨消逝。

    墨夜轻薄好看的唇角扬起一个故作轻松的弧度,“不怨了。妤欢都已经没了,我就算再执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月未央缓缓道:“你虽是口中说着不再执着,但你的心告诉我,可不是同你嘴上说的那般。”他看尽墨夜的眸子深处,那里缠绕纠结着什么,怕是只有墨夜他一人清楚,也只有他一人可解。

    墨夜隐在宽大的袖拜下的手被他攥得发了白,但语气却还是那般无所在意的模样,唇邪肆一勾,道不出的魅惑:“是么?我怎就不晓得。”

    他反问。

    面前的人如此顽固,月未央只得摇头。

    “那你这次来我这虚空殿,又是为了何事?”

    墨夜一掀衣摆,洒脱又利落,自顾自地上前坐下:“自然是要紧事。”

    月未央抬眸:“你又和曾说过真正要紧事。往常只要是与妤欢有关,即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你也要来折腾我这个老头子。让我这个老头子先来猜猜。嗯,可是又是有关妤欢的。”语气肯定。

    墨夜点头:“妤欢的自然就是大事!”

    月未央也耐他不何,只好听他说完。

    “其一,妤欢被贬凡胎,为何无一人告知我?!”

    这男子眼神射出一股凌厉之光,若非一般人,怕是早便被他这副凌厉之光惊惧不已。

    月未央倒是奇怪他为何这么快就知道了,道:“你又如何知晓?”见墨夜不愿开口的样子,才淡淡解释道:“你不愿听到原因。”

    墨夜眼神闪出一簇火光,道:“是不是墨卿?我就知晓••••••”

    月未央摇头,看了他许久,才道:“是妤欢。”

    果然,墨夜握着青瓷玉茶盏的手不易察觉地抖了抖。

    他晦涩艰难地问:“怎会?”

    月未央道:“墨夜,你并非愚笨。既知原因,又何必再来询我。”

    墨夜冷笑,凝结苦涩:“呵!那我便问你其二,墨卿难不成得了妤欢的同意去寻她?”

    月未央摇头道:“同是未曾。”

    见墨夜眼中渐渐晕开的血色,道:“妤欢与他结了同心结,他自是知晓。即便妤欢魂飞之后不愿他知晓她的下落,但只要妤欢残留着一魄一魄,他便能感应得到。”

    墨夜垂下眼敛下神色。“同心结,竟是同心结。”

    月未央感知到他心气不稳,妖气横生,正要安抚几句,却见墨夜眉间的那朵莲花愈发妖冶,隐隐现出血色。

    墨夜笑,越笑,那莲花便愈是耀眼。

    荼尔树叶哗啦哗啦地落下一片,被这嚣张的妖气影响。

    “墨夜,万不可!”月未央怒喝一声。

    墨夜抬眸。果不其然,其中已然一片血色。

    脸色说不出的瑰丽艳然,却又含着凄苦:“月未央,我原以为,阿欢不会如此偏心的。我以为,呵,墨卿与我同是连根而生的莲花,妤欢定然会一视同仁的。不曾想,竟是,我自作多情了。她竟然与墨卿缔结了同心结,我又还有何可比的。”

    墨夜怒地一挥手,棋盘上的玉器棋子哗啦一声均是扫落。

    月未央想去制止,不曾想却被他一拂,妖气让他一震。

    墨夜跌跌撞撞地起身,又是跌跌撞撞的朝着虚空殿外走去。

    正逢喜乐进来,见墨夜压抑不住妖气的魔怔样子惊了一番,连忙奔到月未央面前向他禀报。

    月未央心疼地正在收拾被那小子糟蹋的玉棋子,见喜乐来报,无奈。

    “无碍,让他回邪城子便可。”

    喜乐若有所思点头。

    也对,那地儿本就该是妖都,他这妖王去那儿也本就该是如此。

    只是,月未央与喜乐均未料到,墨夜并未回邪城子,而是去了无昼谷。

    无昼谷坐落在妖界与人界交接之处。

    妖气弥漫,危险四伏,只夜不昼。

    它像是一道屏障,免了人界那些自诩了不得的修仙者去妖界窥视一番的欲望,也同样保护了人界不受妖族的侵扰。

    无昼谷中妖兽四伏,均是些低等的兽类,与人类并无大害,这才被无昼谷允了出没在这处觅食,同是也是威慑了渺小的人族。

    同样,妖力越是强大,来到无昼谷的威胁便是越大

    墨夜抑制住自己的修为妖气,幻成低等妖兽的模样,潜入谷中。

    入谷已深,雾霭越来越浓重。

    这时,一处低矮的小丘山传来苍老不辨的声音:“堂堂妖王竟会不惜自减修为也要入我无昼谷,老朽可是受不得。妖王殿下可进入老朽这可掩去妖气的玟厌丘。”语罢,出现一处开口。

    墨夜幻化的一只低等狐狸一听,隐身进入。

    这小丘内点了几支破旧的燃烛。

    老者坐于一张椅上,见到墨夜返回原来的人身,并无不安。

    只是笑道:“妖王殿下。”

    她撑起一边的拐杖,颤颤巍巍地起身。

    墨夜恢复人身,依旧是那副潋滟芳华的绝色模样。

    微微颔首。

    原来是只修炼得千年的老貂,气数已尽。

    那老者说道:“想必妖王殿下来此处,定是有何要事?”

    墨夜:“自然。你这儿可有隐去妖气的法子?本王要去人界一趟。”

    他不同于墨卿,墨卿身上妖气本就不重,更何况一直便是在九重天浸润了仙气,如今的妖气更是微乎其微。如此他去人界便轻而易举。

    而自己虽然也在九重天待了不短的时日,但他妖气太盛,且长年驻在邪城子,不可随意进入人界。

    若是硬闯,变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他此番来到无昼谷,便是要寻这老妖要一法子,可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人界。

    他想见妤欢了。

    自她历劫至今,已是数十载。

    玟厌老妖拘偻着腰,布满皱纹的脸上笑起来更是渗人。

    “有的。就是不知妖王殿下用来作甚?”

    墨夜不耐烦地皱眉:“你只需告知我便可,何须如此多言。”

    玟厌老妖眼色一暗,意味不明地笑笑。

    “是老朽过逾了,妖王殿下恕罪。”

    墨夜摆手。

    玟厌老妖道:“自天神开辟天地来,这无昼谷隔了人妖两界数万年,为的不过是防患这妖界利用妖力祸乱人界。不过这么多年来,也未必是没有妖进入人界,不过多是些妖力低微的小妖,在人界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普通的江湖术士便可捉拿,因此,这无昼谷便是睁一眼闭一眼随他们去了。既然殿下想去人界,若是想要一般的法子,只有自行散去修为才可瞒过这无昼谷。”

    墨夜厉声打断,眉间的那朵莲花潋滟生姿:“本王在这儿听你废话有何用!”

    玟厌老妖又是不阴不阳地笑道:“妖王殿下息怒。”

    她那对混沌黄浊的眼珠子诡异一转,又道:“老朽自是有法子,那琉夜璃花盏便是可掩去妖气的宝物,只不过••••••”

    墨夜皱眉:“有何交换?”

    玟厌老妖的笑显得谄媚又恶心:“老朽如今阳寿将近,妖王殿下是万年的墨莲,若是得妖王殿下一滴心头血,自是极好极好的。”

    墨夜眼神不快,他墨莲始祖的心头血又岂是仅仅能延年益寿之效。

    一滴妖王心头血,抵得上那些妖甚至一生修为。

    这无昼谷的玟厌老妖婆,可真是贪得无厌,打得一手好算盘。

    墨夜冷冷地看了眼玟厌老妖。

    “野心不小。”

    玟厌老妖笑得乱颤:“妖王殿下圣明,相比自损修为成以为名不副其实的低等妖王,老朽仔细斟酌,认为还是一滴心头血来得值得。”

    玟厌丘内几盏油灯幽幽的轻晃,明明灭灭,昏昏暗暗。

    而玟厌老妖拿出琉夜璃花盏,这间不小的山丘洞一下子亮堂起来。

    墨夜目光冷森。

    伸手幻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量你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话音一落,锋入胸膛,一滴殷红妖冶的血滴落下。

    玟厌老妖眸光闪出贪婪之色,连忙将手伸出,护住那宝贝。

    墨夜拔出匕首,墨色的衣裳被血色浸染得妖艳。

    身形猛地一颤,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得一干二净,苍白得可怖,喉间涌上一口血腥味儿。

    墨莲的心头血对一般妖精是大补,对他的损害也是极大。最起码,最近几月是不可大动妖术,毕竟是伤了根本。

    墨夜结果玟厌老妖递过来的琉夜璃花盏,森然地看着那张老得不成形的脸在她饮下血滴之后一下子焕发出年轻,嗤笑一声:“本王的心头

    血,用得可好?”

    玟厌老妖见自己一下子就年轻到盛年之时的模样,雀跃不已,脸上的笑容深得很。

    “那老朽便在此多谢妖王殿下了!不过那琉夜璃花盏也是个稀罕物,妖王殿下一用便知。”

    墨夜未曾理她,见着她狐妖媚子的样子便心上不快。

    琉夜璃花盏由镜玉帝君所创,不知如何就落在了这老妖身上。

    玟厌老妖道:“妖王殿下可知使用这花盏的禁忌?”

    墨夜蹙眉。

    玟厌老妖这时候倒是缓缓解释,想必是恢复了美貌正欢喜得紧:“琉夜花盏乃由镜玉帝君集上古神妖人界之精魂灵气所制,为至纯至精之物,方可抑制妖气,在老朽这玟厌洞丘,是妖界妖气最为薄弱而灵气最为丰盈的地界。若是带至人界,人界妖气不盛,灵气却也是稀薄,久而,琉夜璃花盏便会消弭。若是想要其长盛,使得妖王殿下于人界不得察觉,还需得这样一件东西。”

    墨夜:“何物?”

    玟厌老妖笑,不急不缓地道出:“妖王殿下的精魂。”

    墨夜看向她的目光已经冷的发寒。

    玟厌老妖故作娇俏地反手遮脸:“呵呵呵,妖王殿下何必如此看老朽,想必是觉得老朽可是骗你的?”

    话音刚落,墨夜出手便掐住她的脖子,眸中戾气四起,墨发无风自动,嚣张而又猖獗,莲花闪耀着血色,熠熠发光。

    “你该死!”

    玟厌老妖被掐住脖子也不挣扎,那张狐媚子脸愈发青紫起来:“老朽,说,不说谎,妖,妖王殿下随,意去神界问,一人便,知。”

    墨夜手掌渐渐收起,见她的眼睛隐隐上翻才逐渐收手。

    唇角勾出一个极美极美的弧度,妖冶之极,惑人之极。而口中吐出的文字,却让人心神具寒。

    “贪心不足蛇吞象。若是让本王知晓你又任何不轨之心,便将你压入锁妖炼狱,十八炼狱酷刑一一尝遍,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玟厌老妖被他一甩,撞到一边的石墙,一个劲儿的顺着胸膛,咳嗽不停。

    墨夜不再理会,一拂手,便离开这玟厌洞丘。

    “恭送妖王殿下。”

    琉夜璃花盏如何,待他一问月未央便知。

    虚空殿。

    “你怎地又来了?”

    月未央不满地看着墨夜,一看到他手中拿着的一盏花灯,却收起笑意,神色一凝。

    “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东西?”

    墨夜将琉夜璃花盏放在棋盘上,道:“去了无昼谷一趟,诺!从那里来的。”

    月未央道:“难怪。镜玉上神的琉夜璃花盏估摸着也只有那鬼地方才有。”

    无昼谷中年无昼,阴森而诡谲。

    墨夜:“你可知无昼谷里有一玟厌洞丘,里面居着一老妖?”

    月未央将琉夜璃花盏端起来仔细端详。

    清辉确实是万分的耀眼,其中的琉璃芯子晶莹剔透,散着微微凉光。

    点点头,缓缓开口:“听喜乐略略说过。”

    “那就是她的。”

    月未央惊诧:“她怎会轻易给你?这宝贝是镜玉上神用来遮掩妖魔鬼怪之气••••••不对!”

    他语锋一转。

    “你要去哪儿?人界?你疯了!”

    月未央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墨夜。

    墨夜不无所谓地笑笑勾唇:“妤欢在那儿,我定是要去的。”

    月未央:“你说的玟厌老妖送你了?”

    墨夜点头。

    “你这!欸!你同她交换了什么?”

    玟厌那老妖婆的阴谋诡计月未央早就听喜乐说过,再言琉夜璃花盏几乎是玟厌老妖待在无昼谷的免死金牌,使玟厌洞丘全无妖气,因此人界那些天赋不错的诛妖之士才并未发觉。

    墨夜:“心头血而已。我也是考虑到那老妖怪构不成威胁才与她交换的。”

    月未央急火攻心,指着墨夜的鼻子,气不成钢:“你!你!真是糊涂

    啊!若是得了这琉夜璃花盏,每日定要以机强大的精魂来滋养,吸收养料。你先前在妤欢渡劫之时也伤了元神,如今若是要养这琉夜璃花盏,真是••••••”

    墨夜不以为意:“那么说,那老妖婆也并未言假。”

    月未央:“什么言假?”

    墨夜轻轻摇头。

    “无碍。不非不过是损伤些,碍不得事。”

    月未央想制止他:“你可别乱来,若是妤欢晓得了,也饶不了你。”

    墨夜苦笑:“若到那时候,再说吧。”

    月未央不明觉厉,语气也不免带着怒,指着他的额头就呵道:“你快快将这琉夜璃花盏送给玟厌老妖,那只野妖怪野心不小,以后若是入了她的套子,定要你悔不当初!另说,你若想去人界,何不来找我,我难道就不帮你想法子了?你要是真的长点心,就不会去无昼谷,甚至还给了她心头血!妤欢当初说你是孩子心性,我看还真就错不了!”

    墨夜看他动了了火气,又听他提到妤欢,两眼充了血气,什么也顾不得了,攥紧拳头,脸上因为刚刚失了心头血而苍白得厉害,方才来虚空殿还殷红的薄唇如今更是毫无血色,起了干皮。

    他朝着月未央语气也不佳:“你明明了解我的性子,妤欢在何处,我是如何也要跟着去!人妖两界也罢,拦不得我!”

    月未央见他这番气急,终是叹了口气。

    妤欢一言:“墨夜,还是个孩子。”那他何必跟个孩子计较。

    如此想罢,还是道:“既然已经得了这花盏,何时动身?”

    墨夜:“自是越早越好。”

    他只要一想到妤欢在人界,心早就飞了。

    月未央:“以我看,你尚且还是把心头血亏损的修为先疗治好为妙。”

    墨夜漫不经心地:“无碍事,我自有数。”

    月未央只好唤来喜乐:“将我虚尘殿里的几瓶聚精补气的丹药拿来。”

    喜乐应下后,飞走去取。

    月未央问:“到了人界后,你打算如何?”

    墨夜:“先找妤欢。”

    月未央气笑:“泱泱人界,天方地远,你何处寻她?”

    墨夜凝噎。

    月未央再言:“过几日随你兄长一起去吧,他已经寻得了妤欢,你随他,也未免不能够节省些时日。”

    墨夜紧紧抿着唇,神色郁结。

    一面记恨墨卿,一面又迫不及待地想早些见妤欢才好聊慰相思。墨卿因为同心结的缘故,找到妤欢轻而易举。但他却非然。

    妒意是打翻了的坛子,一发不可收拾。

    感到委屈得很。

    月未央见他神色不愉,几番话在唇间绕了好几个圈才说出:“你见怪墨卿不无道理。可他也终归不易。若是能够的话,莫要与他怄气了,毕竟,斯人已逝,妤欢若是知晓你们俩闹得这翻田地,不免痛心。”

    墨夜倔强:“谁要与他怄气。”

    恰逢此时,喜乐将几瓶丹药拿了过来。

    月未央见他这般执迷,亦不便多言。

    “这聚魂散对凝魂聚气有奇效,捎上它们总归不坏。二来,莫要怪我叨唠。人界虽说没有灵气妖气,但万万不可小觑了凡人的勾心,凡事收起你那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慢,方可长久。”还想再继续说,但最终化作一句话:“罢了,左右你在人界也有妖力护身,墨卿又不时下界,那些个凡人奈你不何。”

    墨夜肆意一笑:“自然。”

    墨夜离了虚空殿,难得的听了那月未央的话前往了仙界另外一处。

    悠扬的古琴乐音,爽籁清发,随着仙气飘得四溢。若是仔细听,却不免看出其纷繁杂芜之意,由此可见弹琴人心绪。

    那人执琴而坐,衣袂翩然,高山流水,景行行止。

    但终归脸色苍白,因未加冠束,墨发肆意翩跹,伸出弹奏琴弦的手腕亦是瘦的令人心惊,显然虚弱。

    墨夜未曾想及,这段时日,竟然将一贯清风朗月的墨卿痴熬成了这副模样。

    他未作掩饰,径直走近。

    墨卿以为是月未央,便未做理会,一贯如此。

    “墨卿。”

    弦音一震!

    墨卿抬眼望去,果真有一邪气横生的男子立于眼前。

    微微虚弱一笑,似是如释重负。

    “月未央?”

    墨夜不予作答。

    “你,怎就,这般虚弱。”

    方才暗自探了他一精魂,竟只有几缕极为纤弱的妖气游丝般地浮游于起丹田处,堂堂妖王,令人心惊。

    “咳咳咳!”墨卿右手捂口,咳嗽不止。“无碍。”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