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道联盟后院,岳凡等人相聚而谈。

    “咦!这两个小家伙是谁啊?”

    众人看向李岳凡身边,发现两个陌生的面孔,一个是腼腆清秀的少nv,另一个是漂亮的一塌糊涂的小男孩。他们没想到,李岳凡出去一趟,竟然带了两个小家伙回来,真是奇怪了。

    岳凡还没回答,那小孩翘着二郎腿,大咧咧的道:“你们这些人都给本大爷听好了,本大爷乃是大名鼎鼎的邪魔古都!”

    众人先是一怔,而后爆发出阵阵轰笑。

    “李小子,你哪里去找来这么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寇斐笑的不行,捂着肚子chou搐不已。

    岳凡白了对方一眼,正经道:“这小姑娘是我从一处部落带出来的,我昏mi的时候,就是她在照顾我。”

    顿了顿,岳凡又指着古都道:“这家伙是邪魔化身,跟我一起被卷进空间luàn留,出来以后就成了这副模样。”

    “什么?”

    “邪魔化身?”

    “真是邪魔?”

    众***惊,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寇斐上下打量着古都,一脸怪异道:“怪不得觉得这小家伙有点面熟,原来是慕容傲寒那小子缩小了。”

    古都闻言,怒声道:“什么小家伙,本大爷是邪魔古都,伟大的邪……”

    “砰!”

    一个暴栗砸下,将古都的话打断!

    众人再次围拢过来,颜月诗更是用手捏了捏古都的脸蛋儿……

    “不尊luàn搞本大爷……”

    古都气急而叫,对着众人张牙舞爪:“哇哇哇!你们敢搞我,我要吃了你们,吃了你们!”

    见一个小孩子,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众人不禁又是一阵狂笑。

    岳凡瞥了瞥古都,淡淡道:“你最好老实点,否则不我介意把你丢了水沟你去。”

    “呃!”

    古都本来还想闹腾,但是看见岳凡认真的样子,还真就不敢造次了。

    一番家常过后,龙俊正sè道:“师父,现在鞑靼蛮子虽然退了,但是天下还是一片混luàn,许多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不知道师父有什么建议?”

    岳凡摆了摆手道:“军国之事自由你们处理,我听着就是。”

    这时,以张丰毅为首的将领说出了自己的想发。

    “诸位,京都一直以来都是我华夏最高权利的象征,只要我们能够入主京都,定下名分,到时候自然是天下归心。”

    “话是不错,但入住京都还需要个由头,否则根基不稳,难以服众。”

    “恩,出师有名方为大义。”

    众将领各抒己见,岳凡等人不觉点头。

    丁毅接过话道:“那我们该以什么由头入京才算占了大义?”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龙俊眼珠一转,建议道:“既然我们是靖***,那就是以复兴为名,重立大明国君,光复汉室河山,不知道这个由头如何?”

    “重立国君?”

    众人怔了怔,脸上露出几分审慎之sè。

    老将陈风苦笑道:“重立国君不是不可以,但要立谁?难到要立那些纨绔无能的皇族子弟不成?”

    龙俊嘿嘿一笑道:“立那些酒囊饭袋当然不行,不过我们这儿不是就有两个现成皇族吗?”

    众人一愕,随即恍然道:“对啊,朱三公主乃是崇祯之nv,属于皇族嫡亲血脉,如果我们拥她成帝,则名正言顺。”

    “什么!?朱三公主?皇帝?!nv皇帝?!”

    不少人一脸惊错,就连朱静月也有点蒙了。

    龙俊早知道众人会如此反应,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自古以来就是难尊nv卑,要立一个nv人为帝王,其中的阻碍可谓不小。不过,这事如果得到李岳凡的支持,一切阻碍都不是问题。

    这倒不是说龙俊贪念权柄,他只是单纯的为了成全朱静月罢了。

    “师父,你怎么看?”

    龙俊询问岳凡的意见,其余的人也看向岳凡。

    现在李岳凡在众人眼中不仅仅是一个朋友,他的实力注定了他超然的地位,也有绝对的话语权。

    岳凡也明白大家的想法,立国立军乃大事,君明则百姓之福,君昏则百姓之苦。

    “你若为帝,当如何?”

    听到岳凡问话,朱静月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她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一旁朱凤有些急了,连忙替自己姐姐回答道:“李先生,坐皇帝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励jing图治,中兴大明,框复江山咯……当然,还要抵御外族入侵,惩治贪官污吏……。”

    众人没有接话,只是把目光落在朱静月身上。

    一阵过后,在龙俊鼓励的眼神下,朱静月缓缓道:“这些年待在边关,看惯了生离死别,知道生命的可贵……战争永远不会给人们带来真正和平,但是我们却必须用他来守护自己的土地,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治理好一个国家,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只愿天下太平,百姓安居……。”

    顿了顿,朱静月道:“如果我真的成为了皇帝,我想撤除皇权***,重设内阁,施行蝉让制度,让天下,真正成为天下人的天下……。”

    听到这番话,众人眼睛一亮,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心中甚是欣慰。不管皇帝是男是nv,只要真是为国为民,些许小节又何必在意。

    众人算是认可,随即把目光转向岳凡。

    “李岳凡,代下百姓感谢公主大义之举!”

    岳凡郑重的恭了恭身,给朱静月行了一个大礼,后者不禁吓了大跳,连忙还礼。

    见此情形,众人皆大欢喜。

    九月如火,但持续了多年的战火反而结束。

    靖***势如破竹,长驱直入,以雷霆之势剿灭外族余孽,占领了京都。各方军守得知形势,纷纷转舵投向了朝廷。

    至此,大明复兴已成定论,天下总算有了一个安定的局面。

    京都皇城,朝堂之上。

    朱静月座下龙椅,一身帝装,尽显绝代风华。

    “臣等参见陛下……。”

    皇权新力,前朝不少大臣亦重反高堂。

    “诸位平身吧!”

    朱静月淡淡开口,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露着帝王之威严。

    只听主静月继续道:“如今朝廷恢复旧制,但该变得还得变,该革的必须革,国事繁重,还请诸位爱卿多多费心才是。”

    “臣等必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见众臣附和,朱静月点了点头,又道:“鞑靼一族如今虽被赶回关外,但是狼子野心不灭,不得不防,另外,内阁制度需要重新拟订……六部之职还需调整……。”

    luàn世初定,百废待新,千头万绪,让人疲乏不堪。

    其实,这皇帝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一阵过后,左右大臣出列。

    “启奏陛下,国君新立,是否诏告天下,以安民心?”

    闻得大臣奏请,朱静月微微颔首道:“礼法不可废,那登基事宜就jiāo由礼部负责,时日由钦天监选定……本皇纪年,国号……太平。”

    “臣等尊旨。”

    事宜刚定,mén外便有通令穿报。

    “报”

    “宣。”

    “启禀陛下,铁血率领大军包围了京城,于统领不敢擅自决定,特来请旨。”

    “什么?!”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大惊失sè,喧哗不止。

    铁血大军压境,京城这点兵力恐怕难以抵挡,若是被其破城而入,这天下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局面恐怕是要付诸东流了。

    看着众位大臣你争我吵,朱静月面sè一沉:“安静!尔等都是大明重臣,世之楷模,这般失态成何体统,还不给我站好。”

    “呃!”

    听到nv皇帝呵斥,众大臣一个个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朱静月见差不多了,然后才道:“铁血乃九黎之主,统御江湖,他所作所为不过是想为族人谋一条出路罢了,尔等不用紧张,此事自会有人去处理。”

    “臣等失态,望皇上责罚。”

    “行了,今天议事就到这里,你们都退下吧!”

    “臣等领旨,陛下告退。”

    京都城外,数十万jing兵剑拔弩张,随时准备着冲击城mén。

    城楼高处,两个身影高高在上,相对而立。

    “岳凡,你真要拦我?”

    “铁血,你别bi我。”

    “那就动手吧!”

    铁血直看着李岳凡,眼中满是复杂之sè。曾经的兄弟,今日却要站在对立,这难到不是对友情的一种讽刺吗?

    炎皇一族与九黎一族的恩怨至上古之时便已结下,现在九黎一族回归,两族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铁血担心上古时期的悲剧再次上演,才有了势bi皇城这样的举动。

    见岳凡不答,铁血反而轻松笑了笑:“岳凡,你始终还是太过感情用事啊!”

    说罢,铁血反手掌打在自己胸膛!

    “噗!”

    “铁血,你……。”

    “不要过来!”

    铁血口吐鲜血,摆手阻止岳凡上前:“岳凡,对不起,请不要怪我,我要给我的族人一个jiāo代,他们等候了几千年,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顿了顿,铁血缓缓道:“我说你感情用事,我自己何尝又不是?这么多年兄弟,叫我如何与你为敌?那一掌,是我还给我们兄弟的情分,从今以后,你我一刀两段……。”

    “来吧!让我们一战,死亦不悔!”

    话音未落,铁血猛然提气,一道魔神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岳凡周身散发出一道道白sè波纹,在天地之间扩散。

    二人齐动,冲向对方!

    一方魔焰滔天,一放如日中天,围观之人不禁骇然失sè,他们这是在拼命啊!

    就在众人以为要两败俱伤的时候,岳凡的拳头停留在了铁血面mén一寸不到,而铁血的剑指同样停留在岳凡胸前一寸不到。可以想象,二人这一击若是真的落在对方身上,恐怕……

    “为什么不下手?”

    二人同声开口问向对方,而后相视一笑,收回动作。

    这简直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围观之纷纷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暗道被你们两个给玩死了。不过二人无事,大家也都松了口气。

    “铁血……。”

    岳凡正待说话,铁血摆了摆手打断道:“我知道,自己还是败了……我不可能下得了手,你也是,但是你拦在这里,我便是败了。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

    沉默了一会儿,岳凡才道:“铁血,你我都是从战场上走过来,当明白我心中所想。此时此刻,你可还记得那些死在自己刀下的一张张面孔?他们死了,能够被谁记得?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无论谁输谁赢,受苦受难的始终是那些普通的老百姓,想当初,我们不就是其中一个吗?”

    见铁血不答,岳凡接着道:“我们现在能够站在这权利的最顶端,难道真的是为了什么虚无缥缈的天道长生?我有我的责任,你有你的理想……。”

    铁血闻言直翻白眼:“我还是第一听你小子说这么多废话,反而用来教训我了,真是……算了,懒得跟你说。”

    “我只希望天下能够得以太平。”

    见岳凡一脸肃然,铁血神情异常凝重:“谁不希望天下太平,如果可以,我更愿意带着我的族人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好好生活,可是岳凡……我能信你吗?”

    “能!”

    “好!很好!李岳凡,我也答应你,九黎一族,生生世世不涉军政之事,永镇南疆!不过,我会一直看着,看看你今日的决定是否正确,这世界是否真的会如你所想。”

    “接着。”

    岳凡取出一坛子美酒,丢给铁血,后者仰头猛灌了一口,心情舒畅了许多。“好!好酒!兄弟一坛酒,天地在心头。”

    落叶片片枯中藏,

    寒意瑟瑟染风霜。

    醉卧花间君莫笑,

    残阳伴影品回香。

    夕阳西下,九黎一族的大军最后还是退了。

    正如铁血所说的那样,他们离开了中原,去了南疆。

    “保重,兄弟!”

    目送铁血离去,岳凡没由来的一阵失落。他知道铁血此去过后,今后怕是很难有相见之日。

    “保重!”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通天险,险过下黄泉。

    站在通天峰前,岳凡蓦然失神。

    一旁小冰儿撅着嘴道:“爹爹,你不是说要去接娘亲吗?怎么还不走,冰儿都等不及了。”

    “好,我们去接你娘……。”

    岳凡抱起小冰儿,踏着厚重的脚步朝着山上走去。

    寒潭下,那一个等候了多年的倩影终于走了出来。

    一个熟悉的面容显露在尘香的前方,带着心痛,带着喜悦,还带着无尽的爱意。

    夜sè尽退,天边露出一抹霞光。

    两道身影越拉越长,最后重合在了一起。

    高歌yin,赤足行,万水千山几多情?

    多情好似无情苦,此意绵绵尽千古。

    离别愁,上心头,孤影独照月中酒。

    举杯共饮红颜泪,闭眼只道愁更愁。

    君不见,朝暮如雪冷如霜,几时归来yu还乡。

    千言万语道不尽,儿nv情长两三行。

    君且听,苍天一曲莫相忘,两鬓幽幽白发伤。

    红尘梦碎不愿醒,人间处处百花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