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笑傲的带动下,姚萌速度极快,转眼间到了许得南面前,这可把他吓了个魂不附体。

    就在许得南惊慌之余,要开口求饶之时,笑傲剑身一阵黄气射出,直达他的面门,黄气刚刚和他接触,他就两眼一翻,和家丁们的下场就一样了。

    冷沐阳来到姚萌身边,接下了他手中的笑傲,此时姚萌愣愣的看着倒地的许得南心想;我杀人了!

    见到小姑娘好像是不吓坏了,冷沐阳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他们没事,只是暂时晕倒了。”

    “真的吗?”小姑娘瞪着大眼睛,一副认真的问道,扔有些惊疑不定。

    看到冷沐阳点了点头,她才稍稍舒了口气,眼中仍有紧张之色。

    冷沐阳在心中问道;“我说笑傲,你怎么还有这种功能?

    难道神品武器,都有特殊功能吗?”

    笑傲的声音,此时显得很是高傲说道;“哼!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你呀!一点逻辑推力的能力都没有。

    你想想,昨天在杀青狼妖的时候,凌风他们在山涧内杀的那只黑色头狼,不是黄鼠狼妖所化么?”

    “是啊!”

    “那他们杀死那只黄鼠狼妖后,山涧内顿时就臭气弥漫,为什么同样的是黄鼠狼妖,被我钉在地上、被姚月乱剑砍杀的那只,为什么没有臭气放出。”

    “对啊!为什么?”经笑傲一提,冷沐阳这时才有所顿悟,不由发问。

    “因为它体内的臭气,被我吸收储存起来了,现在这些人,就是被那臭气给熏晕的。”

    “那这些人不会被熏死吧!”看着这些人口吐白沫,冷沐阳担心的问道,毕竟那是已经成妖的黄鼠狼。

    再就是,毕竟他现在是做客在城主府,如果因为赔姚萌逛街而闹出人命,总感觉有些不好。

    笑傲大咧咧的说道;“没事儿没事儿,我还是很有分寸的。

    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笑傲迟疑的声音,冷沐阳心中一紧,问道。

    “也没什么啦!只是他们会臭上几年而已。”

    “嗯???”

    “是这样啦!

    你想想,平常的黄鼠狼放的臭气,那也是杀伤力很强的,更何况有了不俗的道行、还有了幻化能力的黄鼠狼妖。

    这些人吸入了黄鼠狼妖的臭气,臭气会瞬间遍布他们的全身,在随着这些人每次呼吸,逐渐的排出体外,只是这影响范围有些大、时间有些长罢了。”

    “嗯?

    还可以这样么?”

    这时,身体强装的家丁们悠悠转醒,再看向冷沐阳和姚萌,眼中已是充满畏惧之色。

    他们畏首畏尾的绕过他们俩,扶起许得南就要离去。

    恰好许得南也醒了过来,这时他虽然心中惧怕,但是却还在放着狠话,只是双腿,却很诚实的开始抖动了起来,由于害怕,他们呼吸都很急促,臭气也开始随之弥漫。

    冷沐阳见状,心念一动,防护罩瞬间布下,罩住了他和姚萌。

    围观的城民们,也嗅到了一些异常难忍的气味,急忙用衣袖捂住了口鼻,同时还疑惑的看向周围的人。

    当大家捂着口鼻看到彼此的疑惑时,不由的开始寻找缘由。

    这时,高雄带领着一队城中巡逻队,正好经过这里。

    许得南远远的看见了高雄,心中就已经有了计较,直到到这时,他还没有放弃对姚萌的心思,甚至盘算着,当他得手后,要狠狠的蹂躏她一番。

    许得南在一个家丁的耳边低语了几句,那家丁高喊了一声高统领,就一路小跑的向高雄行去。

    在巡城统领的职位就职多年,又对两方人员的底细和秉性一清二楚,不用想也知道,这一路向自己小跑过来、脸上苦兮兮的家丁,一定是来告状的,这是要把自己当抢使啊!

    家丁刚到跟前,一股难以忍受的臭气随之而来。

    高雄急忙捂住口鼻,身后不明所以的巡城兵丁,也是用手驱赶着臭气,就连身下的马匹,都甩起了头来,有些站不稳了。

    高统领向家丁挥了挥手,示意他退后说话,直到退出老远,难闻的气味,才到了可以忍受的范围。

    看到高统领一众的反应,家丁先是疑惑,随后歪着头,在身上左右用力的嗅了嗅,发现没有异常后,一脸的不解。

    此时家丁也顾不得许多了,恶人先告状的说了一通,就示意许得南让高统领前去主持公道。

    高雄下得马来,来到几人身前,他是镇南城的巡城统领,是专门负责城内治安的,不管是谁找上他,他都得有责任解决纠纷。

    只是这里的臭气,明显的浓郁了几分,再看高雄面部通红,青筋暴起,眼看就要坚持不住的样子。

    这时高雄只觉得一阵清风袭来,臭气顿时烟消云散,没有了踪迹,他不由的看向了原本就没有异样的冷沐阳和姚萌。

    只见冷沐阳对着他微笑的点了点头,他就知道了原因,也向着冷沐阳微微的点了点头。

    姚萌见到高雄走了过来,乖巧的喊了一声高叔叔后,就没有了下文,这让高雄很是不解。

    要知道,在此之前,这个小姑娘无论何时何地遇到自己,都会先甜甜的喊一声高叔叔,然后蹦蹦跳跳的上前来亲昵的拉着自己的胳膊。

    今天这是怎么了?

    高雄有些不明所以了,按说这时被欺负了,更应该来到自己身边才对啊!

    许得南一直观察着高雄和冷沐阳还有姚萌,他虽然是个二世祖,但他并不是傻子。

    单从高雄对冷沐阳的态度来说,就让他大为的不解。

    高雄在镇南城的权势,可以说是仅次于城主和副城主的存在。

    能让他点头打招呼的,城中没有几人,这不禁让他心中开始打起鼓来。

    再就是这个喊着高雄高叔叔的小妞,他自认为混迹镇南城多年,却对这个小妞没有一点印象。

    难道这两人,是别的大城里来这里游玩的,某个城主或是城中巨头的后生?

    纳闷儿归纳闷儿,这么多人看着呢,今天不找回场子,以后怎么在这镇南城立足。

    心中笃定的认为,高雄不敢为了别人而得罪自己的许得南,准备好了一套说词,正欲开口之际,却被举手高雄打断。

    只见高雄深吸一口气,来到了许得南身边,只是略微扫了众家丁一眼,家丁们就自觉的退开了。

    高雄在许得南耳边低语了几句,就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重重的舒出一口气后,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许得南听了高雄的话后,一脸震惊的看着冷沐阳,原来这家伙是个修士,我说他怎么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再看向姚萌时就是深深的爱慕之色了,原来他是姚家的二小姐。

    嘿嘿!

    许得南一副懊恼的来到冷沐阳三人身前,抱拳说道;“今天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今天是小弟鲁莽了,来日一定登门谢罪。”

    知道踢到铁板的许得南也不废话,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后,大手一挥,就率先转身离去了。

    一众家丁虽然纳闷儿,但是看到平时不沾光就算是吃了亏的主子都能忍下这口气,他们互看了一眼后,也一路小跑的跟了上去。

    围观的城民们,见到这个二世祖要离去,唯恐避之不及的让出了道路,直到这许得南和一众家丁浩浩荡荡的从他们身边经过时,他们才知道了臭气的来源。

    再看向冷沐阳时,不是看软蛋和孬货的眼光了,而是敬畏。

    见到许得南一众离去,姚萌并没有什么不满,而是向着高雄甜甜的笑了笑。

    高雄宠溺的看了姚萌一眼,而后对着冷沐阳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他们身上怎么回事?

    这算是对他们的惩罚吗?”高雄指着离去的许得南一众说道。

    冷沐阳摇摇头,平静的说道;“不,说是报应更贴切一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