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野山洞后,茫然不知所措,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前乱走,不知走了多少路程,忽见草地

    上一条三尺多长的蜈蚣,红光耀眼,蓄势欲扑。

    龙野如睹亲人,慌忙顺手拾起,怔怔凝视,在皓月银光显照之下,一条蜈蚣显得异常神

    俊,华光万缕,砭骨生寒。

    敢情这是天缕派镇山之宝——蜈蚣剑。

    他痴痴怔视半响,把蜈蚣剑插入剑鞘,心里迷迷糊糊又举步前行,这刻他走得极快,仿

    佛一条黑线似的眨眼即逝,这是他自己并不晓得。

    此时他体内的毒火却越来越炽,似乎不将他全身化成骨灰不休,因此尽管夜凉如冰,冰

    风疾吹,总觉非常炎热口渴。

    龙野在山岭中奔驰了静久,她寂的群山,忽然又升起数声琴韵,在山谷密林间回旋其

    荡,显得异常悲凉。

    蓦地那琴声变得高底激烈,隐隐带着杀伐之声,宛向龙野挑战。

    龙野心头顿然大炽,暗想自己既然敢单人只剑力敌剑鹰帮的三个堂主,焉能惧怕别挑

    战!他气势虎虎,接剑昂首直向琴声方向走去。

    不知不觉已走人一座洁白如玉的山峰,这座山峰特别奇异,夜光之下,映出漫天银光,

    亮如白昼,宛似整座山峰是用白玉砌成,但却冰冷刺骨,以龙野身上那么高物热度,顿时遍

    体清凉,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

    由于环境突变,龙野一惊,神志清醒不少,有如在梦中惊醒过来,凝神瞧去,只见山峰

    高处,三个人并肩而立,衣袂风飘,摇恍不定,中间是个银髯老者,白眉凤目,精神饱满,

    一眼望去就像图画中的隐士,左边是那曾相识的白衣姑娘,如春花吐艳,娇美无比,再转向

    右边那位,龙野不禁味舌不已,敢情是用琴音救自己那个骷髅似的老者,面前横置一面古色

    盎然的铁琴,他此时正闭目凝神,沉醉在自己的琴声中。

    银髯老者冷哼一声,那琴声回旋飘扬间,倏然音响俱歇,四周又复一片寂然。

    银髯老者向峰下一捍,两道眼光闪闪如电,龙野不由胆怯,赶快移开眼光,只听那老者

    道:“你是天缕派下第几代高徒?”

    龙野傣然道:“既然知道,何心动问?”

    老者冷冷问道:“我问你是第几代?”

    “第四代,你要怎样?”

    丑老者脑海中忽然想这位盟史残酷的性情,赶快点醒龙野,道:“年青人对长者说话,

    应彬彬有礼,态度不可骄狂。”声音和谒,和他丑恶的面容恰成反比。

    紫儿也甚是担心,只因她的师父不但以霸功称武东海,而他的残忍狠毒,也是会炙人

    口,龙野如果惹他发怒,后果必至不堪设想。

    老者回顾左右,淡淡一笑,道:“不用担心,紫儿意中人,谁还敢动他分毫吗?”

    紫儿羞得粉面鲜红,芳心如饮下一杯浓郁芬芳的蜜酒,说不出的快慰,星目流转,凝视

    龙野。

    龙野可不知天高地厚,怒声叱道:“你们既用琴声向我挑战,怎么还不滚下来与在下一

    决雌雄?”

    银髯老者冷笑道:“你以为天缕剑法天下就无乱手?”“难道你以为不……”他猛想起

    白天力斗剑座三魔的一幕,不由暗叫了声惭愧,说至此竟羞以为继。

    银髯老者突然哈哈大笑,笑声宛如枭鸟夜啼,鬼哭神声,阴森森中带着嘲讪的意昧,令

    人感到极不愉快。

    龙野怒火填胸,豪气干云地大声道:“承蒙疗伤,龙野来日必报答之恩,怒我不恭,告

    辞了!”话待毕,转身而去。

    丑老者颔首赞许老人的豪气,使退面丑而心慈的老人,不禁为之心折,他轻轻欢息一

    声,道:“单凭这份豪气,老朽也誓心救他!”

    银髯老者突然大声道:“小伙子,看掌!”并掌缓缓伸出,十指陡然颤抖,蓦地狂笑一

    声,掌心赂内徐徐收缩。

    走出数步之外的龙野,闻言之下,只道银髯老者发掌袭来,正待旋身迎击,猛觉身后被

    一股强力吸引,双脚不由自主渐渐升起,整个身躯竟被吸力吸向峰顶缓缓飞去,儒服老者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