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且说进入太阳宫阵的龙野,这时,太阳宫阵内,周围烈火宛如浪潮澎湃,由四面八

    方汹涌卷来,只胜下龙野站立之地,尚无火势,但已炎热逼人,令人难耐。

    龙野环顾四周火海,心中涌起一阵悔意,既然妙算子在第一根石笱,已刻字警告说明此

    阵厉害,自己又何苦要明知故犯,惹火焚身。

    这时炎热无比的气流,烤得他咳喘为绝,大汗淋漓,幸而他吞食过虾枫蛙,独赋异禀,

    在这等凶险之时,仍极镇定特异常人。

    他极快地思索脱身方法,冷静地察看着形势,灵光一闪掠过心头立即下了个冒险的决

    定,当下不再迟疑,撤下蜈蚣剑,在火光映照中,蜈蚣剑更是栩栩欲活。

    他倏然大喝一声,声震四野,剑气如虹,疾向火焰中的石笱劈去。

    一声巨响过处,火星飞溅,那根刻字石笱,立被宝剑光华冲个正着,纷纷散裂。

    龙野毫不犹疑,就势横扫,石笱应声倒地,果然不出所料,在石笱后面基部,有一个巨

    洞,这时洞中斜放一面庞大的石境,那万道霞光,就是由此镜反映天空中的阳光发射出来

    的。

    龙野随即运行全身真力,贯注剑尖,隐隐发出嗡嗡剑呜,但见一团光华明古镜劈落,一

    声刺耳的脆声过后,那面古镜登时碎成粉,齐龙野仗剑横扫,镜屑四溅。

    说也奇怪,自那面古镜毁后,四周熊熊烈火也逐渐消减,动中清风徐来,炎热炎人的情

    形,立刻消除殆尽,胸际不禁为这一爽。

    龙野暗叫侥幸,忽见那托住古镜的架上,写着许多小字,他情不自禁地看去:“此关为

    太阳宫阵之首,谓之曙光诛神,是籍古镜凝集反射天空之日光而成,此镜是黄帝时螺祖所用

    有巧夺造化之妙,其反射之光热,较之阳光百倍,故逢的必燃,金石必深……”以下则是说

    明机关发动原理。

    龙野懒得再看下去,却暗自忖道:“他何必将底牌揭穿?啊!是了,想那妙算子虽设置

    太阳宫阵,但不愿世人说他使用邪法,因此有意点明真明,表示宇宙万物,俱取之不尽,用

    之不竭,而重点是造人类的智力去探求,始有所得。”

    这时龙野对于太阳宫阵的厉害已深深佩服,人也学得谨慎了不少,不敢再冒险进,一伏

    身脚不沾地的飞出羊肠小道,退回原地。

    突然山下传来几声鹰呜,天山谷密林间盘旋激荡,显得异常凄凉,龙野微微变色,说时

    迟,那时快,刷刷连声三条人影并肩排成一线,掠空而来,落在龙野前面。

    龙野单凭那几凄厉的鹰声,不用抬头去看,就知道这三个正是卡雄、洛普、西巴三个魔

    王。

    洛普一眼瞥见龙野,嘿嘿讪笑,道:“人生何外不相逢,小子你也想凑这场热闹么?

    哼!还有另一个小子呢?”

    龙野那肯示弱,傲然道:“四海之内,朗朗乾坤,龙某那里不可以去?既然又在此相

    遇,总算咱们有缘,你们是车轮战的?还是一齐上?”

    口中虽在说着话,心里却暗暗诧异,剑鹰帮到现在在才赶来,想来他们恐怕并未劫得佛

    光玉像,即是如此,北神龙天翔当然尚在祁山,自己由千里之外兼程起来,可没白费。

    西巴铜铃似的眼睛直瞪着龙野,双掌蓄势待发,只要卡雄干咳一声,他必定第一个抢

    出,攻向龙野。

    但卡雄只冷冷一笑,眼光移向右劈默默迈步走去,并未对龙野挑战的话,听入耳内。

    西巴大失其望,但觉满肚子怒气无处发泄,气哼哼地跟着走去。

    龙野一见三人,脑际随即掠出断肠古寺那一幕往事,以及天心禅师受伤死亡的悲剧,登

    时不知那儿来的一股愁火难以抑止,大踏步走过去,猛然一喝,抖腕振剑,剑嗡然作响,在

    龙野的手中颤抖不停。

    卡雄暗自惊异,这小子独自发威作啥,是否活得不耐烦了?只听龙野一声虎吼,四野风

    生,那把蜈蚣剑泛出漫夭红光,隐隐中现出一轮红日,向警告游人止步的石笱冲去。

    一声巨响过后,火星四射,碎石分飞,敢情龙野这招正是“奇元八十剑”第二式“西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