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算子坠向万丈深壑,自身也自骇极,但他终是饮誉武林的人物,不但视机妙算,空前

    绝后,武功也是一代名家,这时虽惊恐而乱,猛然一提真气,一声老龙清吟,身形在空中有

    如巨鸟牟往上直升,左掌以内家真力硬插入山壁,始化险为夷,隐如壁虎悬于崖壁。

    那边辛夷内功虽不妙算子精纯,但身为崆峒派掌门人,武学自是不弱,当下曲腕如钩,

    横身翻,勾住本崩的小径,借势纵身一跃而上。

    妙算子看准落足之地,右掌一撑崖壁往上一翻,头下足上,冲霄而起,然后飘身跃落,

    喝道:“辛夷子你挡我去路是何居心?”

    辛夷子只冷笑一声,并不回答,忽然怪啸一声,声音绕谷不绝。

    妙算子不知他葫芦里卖些什么药,惊异地游目四顾,不由一惊,原来对面峰上,这时出

    现两个老道,原来是崆峒四子中的白修子和赤成子。

    突听唐秀雄惊呼一下,妙算子一震,随目瞧去,崆峒四子最末一位紫霞子,已如幽灵般

    由身后飘飘而来。

    唐秀雄年逾半百,一身武功得乃师真传,阅历甚深,忽见崆峒四于幽灵般的分围而来,

    心知不妙,忙撤出佩刀戒备。

    崆峒四子的老大辛夷子,傲然冷笑道:“陈兄神算之学与机关布置,天下闻名,当不难

    揣测出目前情势?”

    妙算子不理会对方的讥讽,缓缓走前,道:“道见如此劳师动众,上途抽劫,何否仅为

    着佛光玉像?”

    一面说着,一面发挥最高机智,度测目前情势,考虑脱身和退敌方法,但险径狭小,不

    及一尺,实在无法脱身,除非硬将故方击落深壑。

    辛夷子拂尘一摆,道:“既然知道,何必多此一问?”

    妙算子冷笑道:“道见等如此作为,看来存心与陈某过不去?”

    唐秀雄也怒不可抑,喝道:“前辈乃执一派掌门之尊,在江湖上赫赫有名,此事一旦传

    扬开去,只怕令人齿冷?”崆峒派乃为天下十大名派之一,享誉江湖,日后若真由唐秀雄等

    口中传,崆峒派以众寞,抽路抢劫,名誉必因此一落千丈。

    最后现身的紫霞子,见大师兄脸色不对,忽红忽白,显然已有退意,连忙大声叫道:

    “大师兄,性命比名誉更重要你不能因一时为世俗之见,而丧掉咱们兄弟的性命啊!”妙算

    子乃是极聪明之人,紫霞子话中含意,如何能瞒得过他,暗忖道:“难道崆峒四子这次倾师

    来劫宝,并非出自所愿?而系幕后有人威助他们前来不成?”

    辛夷子经过一番考虑后,又道:“贫道再问一句,你倒底将不将佛光玉像献出?”

    紫霞子冷冷道:“大师兄,今日之局,已非言事所能说得开,还是……”

    话音未毕,背后突然来一阵劲烈破空的劲风,宛发雷迸发,紫霞子出其不意吃那阵劲风

    震得身躯凌空向外飞去。

    崆峒四子其余三人看很清楚,都为之骇然失色,辛夷子见师弟危在旦夕,骇出一身冷

    汗,奋不顾身,抢救而出。

    辛夷子尚未捞住他师弟身形,猛见一道灰影凌空飞坠,突然一掌向他的胸前,辛夷子慌

    不迭地举掌以迎。

    两掌甫交之际,辛夷子但觉那逼来劲力,其势不但迅快绝伦,而且劲道大异常,激厉中

    蕴含着阴寒如冰的阴风,砭人肌骨。

    辛夷子立时觉出不对,正想抽身退避,已是迟了一步,全身如浸冰窖雪谷,寒颤几下,

    劲道顿失,一头翻落深谷。

    这时,对面山峰上白修子,赤成子居高临下,看很清楚,都为之骇然失色,同是打量来

    人是何方高手。只见那人身躯娇小,婀娜玲珑,虽以白巾蒙面,却可看得出是个女娃儿。

    妙算子对于那蒙面女的身法,并不陌生,脱口说道:“你是……”

    妙算子惊语方出,那蒙面女人突然一族身,两道莹莹神光,宛如寒星般的直逼着妙算

    子,阴侧恻的道:“你如敢乱说出姑娘的名字来,怪姑娘不顾及你是我师父的至交。”

    妙算子素知她残酷成性,杀人如同儿戏,闻言心头顺时泛上一股寒意,才敢再说下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