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掸师悠悠睁开眼睛,淡淡一笑,道:“西方极乐,功成正果,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你们不必惊惶……”

    天觉已经感到不对,泪水泉涌,上前跑落地上,道:“大师兄有何遗谕?天觉必竭力做

    到。”

    夏日炎目睹天心排师心喘吁吁,似正勉强忍受痛苦,他赶紧转到排师背后,伸掌导出自

    家真力,贯注禅师体内,助他压制重伤的内腹,并助长其残存生命力。

    群雄知道这一代高僧,眼看就要返归极乐,纷纷肃容站定,仅有冷面秀士与崆峒四子等

    寥寥几位,素来与少林派不睦,悄悄溜走。

    他们几位这种举动,对于少林派辱海之极,黄勇、龙野等勃然色变,若非天心禅师鹤驾

    归西在即,否划必将教训他们一顿,但仍禁不轻哼一声,对于这些人恼恨在心。

    天心禅师强忍痛苦,沉声道:“天觉师弟!”语音坚定,不减往常。天觉大师应道:

    “天觉在此,恭听遗谕。”

    天心禅师缓缓指向龙野,继道:“本座奉先师遗谕,执掌嵩山少林寺以来,总共有五十

    多年,外派人士对于本门有恩者,不可胜数,但其中首推这位龙小侠,对本派思重如山,以

    后他寻找本门一位借家逆徒复仇,你们不得过问。”

    天觉大师肃容敬答:“叛逆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少林寺门下绝不会为逆徒而忘却大

    恩。”

    龙野听得有点惭愧,热血上涌,脸都红了,立刻突然道:“晚辈略较博力,义所当然,

    掸师不必莹击于怀。至于后辈和贵派那位华云海的芥蒂,只不过意气小事,就此一笔勾消,

    不再计较。”

    天心掸师向他微微一笑。他再转向跪在面前的天觉大师,道:“本门有一位俗家后起之

    秀孙大真,天生异禀,聪慧无比,现已得乃父孙堂的真传,而且有青出于蓝之势。你回程

    时,顺便带他回少林寺,麻烦返修的二师叔,传授他本门达摩祖师内功心法,异日功成之

    后,令他竭力消除剑鹰帮这批恶魔……”话尚未完,一阵头晕目眩,腹口血气之冲,鲜血冲

    口而出。

    天觉大师急声道:“师兄尚有何遗谕?”

    天心排师喘气道:“记住,剑鹰帮消灭之后……孙大真……应……”

    语音愈来愈微,终于一代高僧;鹤驾归西,少林寺一代掌门人,从此长埋地下,但亦为

    少林后辈留下不可磨灭的功绩。

    群雄如丧考妣,不上宛惜,他们含着一眶热泪,悄悄地离开断肠古寺。

    群雄走后,正殿中充满着一片凄凉寂莫,红红倚在龙野肩上,这一位向来坚强调皮的少

    女,眼看这幕惨剧,忽然间变得柔弱起来。

    黄勇自告奋勇,自愿到江陵城叫一辆马车,来装载天心排师等六位高僧的尸体。

    龙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解下背上红白两剑,走近夏日炎身边,双手揍剑,道:“夏前

    辈侠名卓著,晚辈仰慕之久,恨不得永随方右,常受教益,奈晚辈有急事待办,须往东海一

    行,但恐此去凶多吉少,是以烦麻前辈,将这两把宝剑转交适才那位前辈。并将时日误入桃

    花阵之事扼要说也,夏日炎一听北神爱徒四一虎绝命在桃花阵内,登时心中一凌,暗叫:

    “要糟!”

    但他并未露出神色,雷然笑道:“这件事并不困难,老朽倒可作得到。”说着接过那二

    把剑,沉吟一会,突然道:“小侠义薄云天,令人钦佩,但不知你这次急着往东海,有何要

    事待办?”

    龙野不敢隐瞒这位侠名誉满天下的老英雄。逐将自己身世以及往东海救父母的事情,一

    句不漏的述出。

    夏日炎面色陡变,情不禁退后半步,惊疑道:“令尊是龙射英?”

    龙野从夏日炎突然吃惊的表情中,知道这其中定有原故,怯怯的道:“敢情夏前辈认识

    家父?”

    龙射英是剑鹰帮的帮主,何人不识。但其人行踪不定,凶名四播,因此夏日炎恐怕说出

    有伤龙野纯洁的心灵,故不愿直接道破,乃道:“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可是寰海之内,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