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野环顾殿中,但见这些人虽然参差站在如来佛神像前,但隐隐可看见分成数列,显然

    不是同一路人,而且派头极大,绝非武林中泛泛之辈。

    红红只知他们在看什么把戏,但她个子矮小,视线被遮,看不出所以然。她不顾一切两

    手一分就往人群中挤进,龙野待要阻止,已来不及,暗叫:“不好?”

    首当其冲的是一位老头,出其不意被红红一挤,一看是一个半裸少女,大感不祥,吐垂

    于地,道:“呸,倒霉!”

    红红杏目圆睁,道:“老家伙,你呸什么?”

    这老头那曾被人如此轻视过,怒气勃勃,大喝道:“小娃儿,你目无长老!”

    红红粉脸含羞,跺脚飘身后退,一声不响,猛一回头,钓竿挟劲风,抽扫而出。

    那老头未料到红红会猛然出手,耳旁劲风袭至,钓竿如一条灵蛇似的直取中盘,他大为

    惊骇,看不出这少女出手如电,赶紧纵身跃起。

    红红正要他如此,右腕微翻,陡然一抖,握在掌中的短剑宛如白虹贯日,带着丝丝啸

    声,飞射那人前胸。娇喝道:“滚下来!”

    那老头身悬空中,无从借劲,吓得面如死灰,蓦然两条人影迅如闪电般由人群中跃出,

    动作如同,一个斜斜拉开危机在解息的老头,一个横掌拍歪冲上的短剑,殿中群雄一片骚

    动,纷纷转过头来,想不到堂堂崆峒前辈火烈尊君张惭公,却败在一个少女之手。

    红红面如寒霜,侧目睨视,但见救那老头的是一个面孔漆黑,五官端正的少年。另一个

    击退短剑的是一个长脸白须,仪态威凛,红光满面的老头,他正是剑南道士,太弧光剑夏日

    炎。其人武学精甚,剑术自成一家,威名之盛不逊北神南魔。

    红红看清楚后怒不可遏地恨很道:“你们三个都给我报上狗名,姑娘剑下不杀无名小

    卒!”

    殿中请人惊诧不置,敢情他们闻所未闻,居然有人敢当面挑战名露四海的夏日炎,而且

    口气甚大,还是个黄毛丫头。

    太阴弧光剑夏日炎乃是一代剑术名家,那愿以老其欺少,授人口实,是以微微一笑,不

    声不响。那黑衣少年放下火烈尊君张惭公,朗声笑道:“好大的口气,若非你是女人,否

    则,哼!我黄勇真要教训你一番!”

    红红笑道:“打不过于脆说打不过,还说什么男人女人,真不害羞。

    黄勇气得七窍冒烟,牙咬得格格作响,倘非自己在十三位恩师灵前发誓,终生不跟女人

    打架,真要过去重重痛责她一顿。

    火烈尊君张惭公在群雄面前,败给一个少女,这口气如何受得了,闪身跳出,怒叱道:

    “鬼丫头体狂接我一掌。”右掌平缓推出,这一把他用足真力,掌势出手,潜力激荡,刚劲

    的掌风,划空生啸。

    红红一看是败军之将,未免生出轻敌之念,左掌一翻,蓄势硬接来掌,龙野喝道:“使

    不得!”身躯一跃,挡住红红身前,左掌如拉弦,右掌并指如箭,使出一招强弓神箭,他因

    不知自家功力多深,恐不能接过张愉公这掌,于是运足功力迎截过去,只见掌力有如狂风奔

    涛,直有风雷进发之势。

    张惭公蓦觉对方掌风雄浑无比,慌忙加上左掌,双手推出,掌力加至十成火候,试图抵

    挡。蓬的响声过处,这个僵直之性的老头,忽如断线风筝,跌出一丈之外,四脚朝天,摔在

    地上。

    龙野不觉为之呆住。群雄见他一举手间,便已制住张惭公,均为之大惊失色,惊吃四

    起,对他另眼相看。夏日炎亦为之动容,脑中急速掠过天下有名门派,却无法知此人为谁。

    龙野陡见众人都注视他,饶他武功不凡,但从未接触过大场面,登时浑身都不自在起

    来。倏的感到背后一缕冷风袭来,凌厉之极,他急忙向前飞纵,反身回顾,但见红红面露娇

    嗔,怒道:“谁要你多管闲事?”

    这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龙野哭笑不得,只好呆在一旁,看她要作何事。”

    红红正待有所动作,却无对向可找,蓦见人丛中走出四位老道士,双双步出,看他们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