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白云层中射出,照干了翠叶上的展露。

    克毒与龙野两人,从山巅上疾奔而下,两人身法全都快捷异常,倏忽之间,已至巅下。

    龙野纵目眺望,但见山脚下的苔屋,全都宁静的沐浴在金黄的阳光下。

    克毒咧嘴一笑道:“好孩子,咱们在此分手吧!”

    龙野依依不舍的望了克毒巨大无比的身躯,缓缓道:“师父多自珍重!”

    克毒哈哈大笑道:“你可要多加小心才是,下次要是再被人暗算,我可来不及抢救

    了!”笑声粗厉,满山震动。

    龙野迎着万丈光芒,飞跃而前。

    克毒摇了摇手,转身回山,方自走了三步,前方峭石后蓦地发出一声冷笑,笑声尖锐,

    刺耳已极。

    克毒绿油油的双目,光芒一盛,注定峭石喝道:“谁?”

    峭石之后,宛如魔鬼般的转出一身材高大,面目狰狞的红袍老者。

    那红袍老道厉笑一阵道:“克毒老兄,不认得在下了么?”

    克毒绿眼一眨道:“嘿!原来是你这老怪物!”

    红袍老道又厉笑数声道:“我石一堂江湖上罕逢敌手,放眼武林,能与我一拚的,除了

    你外,还能有谁,你也真够神通广大,能在我手下抢回被我点倒之人,只是那小子虽然厉

    害,但还不是我石一堂的对手……”

    克毒猕喝一声:“住口!”声如霹雳,威猕无比。

    石一堂眼中放出凶毒光芒,狠声道:“急么?”

    克毒一摸满脸须胡,嘿的一声道:“我正是想不通有谁敢和我徒儿做对,原来是你这老

    匹夫,今日你休想逃命了!”

    庞大无比的身躯,响起一阵骨节暴响,毛茸肤发,根根竖起——

    石一堂脸上虽仍纵容自若,心里也暗自戎备。

    克毒暴喝一声道:“石一堂拿命来!”

    一石一堂冷嘿一声:“天缕武学,独步江湖,今日才得一见,三生有幸。

    克毒猛喝一声:“废话!”手掌起处,扶起一片巨大旋风,汹涌而前。

    石一堂长剑抽出,寒芒闪动,点点剑花挟着尖锐气劲,飞撤过去,钢长的剑刃,在旭日

    下,泛起了一层杀人的寒气。

    二人身形,乎合即分,双眼之中,全透出逼人精芒,高手相搏,可以在眼神中、找出他

    的弱处。闪电急挚。

    天缕绝学,果然不同凡响,克毒虽然不像石一堂那样,心思灵活,诡谲机变,但异乎常

    人的身材和惊人的膂力,已把天缕一派的武功,发挥得淋漓尽致。

    石一堂的雄心,不下于遁世门众人,此时心中虽不明白龙野何以被克毒救回,但他已用

    剑鹰传出消息,要剑鹰帮诸弟子于八日一日在大盗洛一谷墓坟开启之日,齐集墓前,以便技

    服群雄,领袍武林。

    于是石一堂趁剑鹰帮未集之日,以神出鬼没之法,袭击各大门派,将心目中的强敌,先

    行各个击破。

    克毒那里知道这一代枭雄的心思,石一堂剑式划出,力倍翻天倒海,有降龙伏虎之势,

    克毒巨灵手掌拍出棉密而雄浑的掌风,迎住那撩人的剑花。

    向阳的山坡,如锦似乡,霜锋闩耀,铁掌生辉,在宁静的晨间,平增一种惊心动魄的杀

    伐气息。

    石一堂剑剑奇奥雄浑,红道袍迅捷闪动,宛若一层疾飘红云,他已存了杀毙克毒之心,

    因为天缕派与剑鹰帮本就存在了无法抹灭的深化大恨。

    克毒铁塔似的身躯,威猛无比,举手投足,击掌赐腿,全都生了一阵疾风。

    目光不住的移动,地上的人影越来越短,只是更加快速的飞舞了。

    石一堂久斗克毒不下,本已阴森的脸上,更是深寒怕人,剑剑全都贯注了雄浑无比的内

    力,若被剑锋划中,绝无幸免,非得毙命当场不可。

    克毒内力虽是不错,但和已边炉火纯青的石一堂比起,确是销差一筹,此时斗上内力,

    天线武学精微把式也无济于事,只觉剑气迷蒙,汹涌如山。

    石一堂锋茫更盛,杀气毕露——

    直射的阳光,普照大地,克毒满脸短胡,全沾满了难以数清的晶亮水珠,惨绿双眼,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