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怪影将一段武林秘辛缓缓道完——

    血影寒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丝三光剑瞪住他,改了一会,方道:“一寻五十年,原

    来竟是你!”

    血影寒刀踉跄后退一步,一丝三光剑眼中燃烧着熊烈火,“刷——”的一声,拔剑在

    手,厉声叫道:“锺器良,你泯减良心,惨害良朋,是何道理!”

    血影寒刀望了阴魂姑一眼,喃喃道:“唉!情孳……”

    一丝三光剑道:“什么?”

    琴声怪影道:“四弟,情之一字,恩怨难分……”

    血影寒刀自知难免丧亡在一丝三光剑的剑下,凶恶之姓顿起,暗道:“拚得一个算一个

    也够本了!”

    蓦然厉叫一声,身子如箭般往郑祥云右侧冲去。

    郑祥云缺了一条右臂,右方防御比较困难,此时一见血影寒刀扑了过来,暗想正是洗雪

    祖父宿仇之机,左腕扬动,长剑电一般直划而出——

    同时在这一刹那间,琴声怪影厉叫一声:“锺器良,你要干什么?”飞身直扑过来,势

    如苍穷流星,瞬息千里。

    琴声怪影身形快似闪电,落向锺钟二人之间,那知此时郑云祥长剑正自翻出,一见琴声

    怪喝飞身扑来,长剑收手一已告不及,剑尖穿过古琴,直透心窝,加上血影寒刀全力一掌,

    泼的印在琴声怪影肋下。

    这下宛如睛天霹雳,当头敲下,一丝三光剑一时呆在当地!”

    郑祥云茫然的拉出长剑,霜百的剑刃涂满了殷红的鲜血。

    琴声怪影惨笑下,对一郑祥道:“孩子不是你的错,你出剑太快了,而我扑来也太快

    了……哈哈,一切都是劫数,无法避免,你很好,你这样使我痛苦五十年,心如今能够完

    结,孩子,你不要因而感到悲伤,要效法你祖父的多勇精神。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口中鲜血狂涌而出。

    一丝二剑此时方自怒吼一声,对着血影寒刀边男六掌,同时右手攻出十二招之多,他盛

    怒之下,威势不同小可,血影寒刀不禁连连倒退,终于左肋中了二掌,右肋被刺一剑,砰然

    倒地!

    此时阴魂姑站立在琴声怪影之前,默默的注视着他。

    琴声怪影勉强提起精神道:“素雯,你还认得我么?唉!

    阴魂姑身形不禁一颤,低声道:“剑友,你……你为什么要逃避我,难道一人的容颜俊

    丑,是那么重要么?只因你的这一成见;害得我误会更深……”

    琴声怪影低声道:“琴弦已断,弹不成曲……”

    阴魂姑凄然不语,望着那被长剑划破,沾染了无数血花的古琴,心中说不出的伤感。

    血影寒刀虽被一丝三光剑二掌打倒,眼中充满怨毒火光,望着阴魂始的背影。

    悟玄悟真齐齐低口诵声佛号——

    太阴弧光黑轻轻叹息一声。

    琴声怪影白剑雄望着阴魂姑已泛秋霜的鬓边,叹息一声:“唉!岁月催人老……”

    他说话之声,越来越低,蓦然,他像是想起了一椿重大之事,奋起精神道:“你素雯,

    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阴魂姑望了一下白剑雄“这待的眼光,低声道:“剑雄你有什么要求,我会答应你

    的!”

    此时靠立洞壁,一直冷眼旁观的冷云姑,满月般的脸上,突然抽动了一下,生似白剑所

    要求的事情,她已知晓。

    白剑雄竭力的道:“素雯,你……你……不要……”

    说到这里,终于无力再说,气绝而亡,但他脸上浮起了满足的笑容,因他能够躺在心上

    人的玉臂上闭目而逝!

    阴冷无比的阴魂姑,轻轻放下了白剑雄的尸体,抚了残琴断弦,郎君已逝,弦音已沓,

    她不禁泪珠盈眶。

    五十年后方又重逢,却又如此短暂的离别……

    跪倒地上的锺器良突然奋起余力,大喝一声:“素雯师妹你……

    帐声未完,手中长刀忽的一声,猛往阴魂始的背心掷去。

    刀风劲急,阴毒异常。

    一丝三光剑怒不可欣,大骂一声:“阴毒之人,至死不悟!”手中长剑迫飞锺器良掷出

    的长月,同时顺手一剑,直贯咽喉,锋利的剑尖无情的刺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