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韦恨天和血影寒刀正要出手之际,突然嗖嗖数响,由洞外又驰进数条人影,身手全

    都矫捷异常。

    二人不由住手回预这批新客。

    韦兰花冷笑一声道:“哟!我道是谁,原来是东海的稀客,幸会,幸会!”

    原来这一批人,正是东海倾巢而出的遁世门,最前二人正是“地狱美人”阴魂姑和冷云

    姑,文武两殿判主紧跟于后,接着是谢清风率领的在“活地狱”中练就“潜劲流毒”的十余

    名高手。

    少林长老一看,不由慈眉一轩。

    阴魂姑旁若无人,对于韦兰花的话理都不理,冷冰冰的道:“江毕两殿主听令!”

    文判殿主毕天寒,武判殿主江岳山齐齐应答一声。

    阴魂姑继续用那冷涩的声音道:“再位倏把此地人手除去!”

    此话一出,场内群雄不由齐齐一怔。

    全都想:“何以阴魂姑口气竞然如此之大,就算别世门之大,武功个个群超,但洞内少

    林派,崆峒派,极毒门,豪气左臂剑,风刀琴剑铃东海五友,全非泛泛之辈,无论如何也可

    胜过适世门。

    众人正在想之际,毕天寒身如旋风,当先朝极毒门掌门人韦恨天攻去,身子未到,隔空

    已发出六记刚猛掌风,劲响顿起,狂飙突生。

    文判殿主毕天寒,号称神门鬼魔,阴魂护神法已练得炉火纯青,在适世门中,乃是武判

    殿主江岳山齐名的有数高手,此时在群雄之间,抖撇精神,攻得有如夏雨骤至,山洪突崩。

    在毕天寒攻出六招后,江岳山也一掠上前,连劈三掌,血影寒刀让过正面,从侧里边发

    一式三凤朝阳,一招三式,以攻对攻。

    在这晦暗狭小洞的内,四人分成二对,炽烈的拚门者,拳风虎虎,足影点点,随时有血

    溅岩壁,尸横幽洞的可能。

    因为洞内全是武林一流高手,搏斗之间,下手毫无容情,不论那一方中了对手一招半

    式,立将毙命。

    毕天寒连连施展阴魂护神身法,想以令人心神眩迷奇奥身法,挫败南海的极毒门掌门韦

    恨天。

    韦恨天在门下数十高手,众目睽睽之下,也是全力以赴,务求得胜,此时,将于等会的

    情形变化,完全抛诸脑后,只要先能击清对手,方是上策。

    二人全是邪门外道中,著名心狠手辣之辈,所施用的招式都毒狠诡橘,韦恨天虽是一门

    之辈,也无法短短的一百招内手擒遁世门的文判殿主。

    阴魂姑脸上挂着一丝令人神秘莫测的微笑,使人更增阴冷之愍,地狱美人之称,果然不

    错。

    冷云姑满月般的脸上,一片漠然,对于遁世门文武两殿殿主与中原高手相搏,真似与她

    毫无关。

    谢风双眉微蹩,紧张的注视着,一班眼睛,不时瞧着江岳山,不时瞧着毕天寒,琴声怪

    影手抚琴端,闭目盘坐,只是额头不住的冒出豆大般的汗珠,显见他心中正受着无比痛苦的

    煎煞。

    阴魂姑那雪白的衣裳,不住在他脑海荡,摇飘……

    血影寒刀自从阴魂姑出现后,凶暴的脾气已告爆发,双眼之中,充满鲜红血红,出手招

    式虽然威棱四追,但却形同疯狂拚命。

    江岳山武功与毕天寒在伯仲之间,他看血影寒刀虽然猛烈骇人,但已心浮气燥,当下对

    于他如同着疯中魔的打法,采取严密异常的守势,身子前后左右,布起了一道坚墙,将血影

    寒刀的招式,完全封在掌气之外。

    只闻碰碰巨响,接连传出,血影寒刀如山拳马,全敲在江岳山所布成的铜墙壁面上。

    两人间凶猛的拚余,比之毕天寒与韦恨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丝三光剑右手紧握着剑柄,注视把兄的攻守进退。

    血影寒刀自从老大旋风一佛,老五惊天铃丧亡在血泪潭后,脾气就显得异常暴燥,加以

    爱徒紫儿的飘然远离,使得分的性格更见乘戾,直到今天玉龙幽岩内。地狱美人阴魂姑出

    现,使他的情达到爆发的境地。

    反观阴魂姑,面带微笑,静立而观,对于手下文武两判殿主的生死,漠不关心,生似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