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灰越,天未破晓。

    晨雾浓郁的迷漫着整个山头,到处像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轻纱。

    倏然——大树之下,一道鲜血飞激而出,冲破了,白色的浓雾,唉向了暗淡的高空。

    高大挺拔的树下,一站立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孩童,只是他孩子气的脸上,此时充满了悲

    愤,园大看澈的双瞳,充满了仇恨。

    他看了一下手中剑刃上的鲜血,刺鼻的稠浓血腥味道,勾起了他惨痛的回忆。

    那是风雷交加的一天——

    草屋在熊熊烈火中焚毁,六具鲜血横流的死体,是那么阴森,是那么恐怖,惨雨凄风,

    冲洗了刺目惊心的殷红鲜血,但仇恨的火光反而是在这孩子心胸中跃动。

    他在六具尸体上发誓着:“祖父,祖母,爸爸,妈妈,弟弟,他们的灵魂安息吧!我一

    定要报仇,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晨风徐拂,他望了一下萎倒地上的轩昂青年,他幽幽的哭起来,喃喃道:“我终于报

    仇……但还有跟这少年在一起的姑娘,我一定要杀死她!”

    稚气的脸上,跃动着复仇的光辉——

    这具有无比坚强信念的小孩,正是全家被人所屠的谢弓,他误认了龙野和红红是灭门仇

    人,当时谢弓只是十几岁的农家淳朴少年,如何能够洞悉江湖上的险恶,诡毒辣,无不用其

    极,何况谢弓邻村牧牛,毫无半点武功根基,看不出这六具尸体的剑痕,全是田左肩斜划至

    腰,这是死在东海秘剑秋水长天那一招下,只因这一误会,使得龙野遭受到意外的灾祸。

    龙野上次遭石一堂所擒后,石一堂的独门点穴手法,使得他一直昏迷不醒,此时被谢弓

    一刀刺入前胸,依然无法动弹,鲜血大量的从他前胸飞奔而出,溅在如茵碧草上。

    谢弓哈哈一笑,笑声中,虽然童音未落,但却洋溢着复仇后的满足和快慰。

    笑声在幽谷中回荡着……

    那沓不见底的深谷,郁浓虚渺,使人觉得像是幽冥地狱一般。

    谢弓望了一眼,嘴角含着冷笑,正待把龙野的尸体抛下深渊,蓦然山崖高处,一声朗

    喝:“小娃儿好狠的心!”

    话声一落,一条人影迅如捷电,飘落崖边。

    谢弓自从被天鹅怪人郭仲奇救去后,落在他身边,也学了不少武功,郭仲奇一生未收徒

    弟,固对谢弓更是悉心调教,虽然谢弓以前是农家牧童,但郭仲奇的武功在江湖上独树一

    帜,天鹅湖的雪水羽武林无敌,是以谢弓以毫不知晓武学门径的少年,于短时间内,已跃入

    一流高手之林。

    此时谢弓耳目超人一等,但见这条人影快若灵鹤,飘然而落。

    来人剑眉星目,气宇轩昂,竟是个美丽的少年,谢弓迅速在心中才地上的龙野作一比

    较,但觉龙野粗旷豪爽,而眼前这少年俊逸潇洒,二人各自有所不同。

    谢弓脑海中突然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一个念头,莫一来,他心中不禁浮起了一阵阵疑惑的

    涟漪……

    他再一看龙野,但见目大鼻直,满脸诚正,那有丝毫奸狠毒?

    这那里会是灭门凶手?但谢弓认得清清楚楚,这二人的形影永远烙在心扉上,无法磨

    减,那风雷交加的一天,这一对年青的杀人凶手正站在屋旁……

    “哼!不是他不会是谁?”谢弓暗自说着。

    那瑞丽的美少年星目闪动,打量了谢弓一回,道:“你年纪小小,怎地竞干起这种杀人

    灭迹的勾当来了?”

    谢弓瞪了瞪美少年,心想:“龙野少年自己并未见过,不知是什么来头。”口中道:

    “这是我个人的事,你身为局外之人,最好少管!”

    美少年剑眉一扬,哼道:“想不到你乳臭未干,说话竞是如此刁滑老成!”

    谢弓小嘴一撇道:“怎么样?”

    美少年俊脸上闪过一丝跃动感觉,喝道:“在下就是要管管闲事!”

    谢弓也是小孩,管他对方是何等人事,双掌一指,欺步上前,怀珠拱壁,掌影飘忽,分

    袭美少年要害。

    这天鹅湖的精粹,谢弓虽只不过学了一鳞半爪,微乎其微,但却足以美少年震骇惊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