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密如牛毛,下个不停,将山洞前的紫薇花润得清新可爱。

    山洞内的石田剑和牧田夫二人衣衫略微打湿,石剑田默不作声,暗中运动,调息为枯本

    居士疗伤。

    牧田夫望了望那几朵紫薇花,怔怔出神,只听他喃喃道:“为了救这少年,我的一切计

    划,全成泡影,我的苦心,尽付东流!”

    石剑田霍的睁开眼睛,望望牧田夫道:“牧老前辈,在下有一事相询!”

    牧田夫道:“帮主有什么事,尽说无妨!”

    石剑因忙道:“从今起,我们两人可说是剑鹰帮的死对头了,早已不是剑鹰帮中人,下

    更不是帮主了,以后直呼在下便是。”

    牧田夫笑道:“老朽九年来叫惯了,一时改不过口来。”

    石剑田道:“牧老前辈定是与剑鹰帮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了,不过前辈真是高明,九年

    来,在下竞未察出。

    牧田夫道:“九年来有时也差点被看出破马脚,幸而掩饰得法,可是想要接近石一堂,

    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石剑田点点头道:“不错,要接近义父,实在难上加难,就是我,一个月也只能和他见

    一二次面,他居所防备之严,实在令人无法想像,我当时并不知他这些机关是于什么,因为

    那时,他除了败在一代大盗洛一谷手下外,可说武林无敌手,何须这械防范,我曾经问了他

    几次,可是他总不肯说为什么?”

    牧田夫道:“我这一等,就是九年,漫长的九载岁月,石一堂防范严密,竟然无隙可

    乘。

    石剑田道:“你和石一堂有何深仇?”

    牧田夫脸上现出一片痛苦之色,似乎日忆着那痛苦的往事。

    细雨仍是下着,牧田夫突然遭:“你知道我原来叫什么名字?”

    石剑田奇道:“牧田夫不是你的本名?”猛然间,石剑回想起自己又何尝不是叫做石剑

    田,而应是金轩材才对。

    牧田夫道:“老朽本名何凤池——

    石剑田啊的叫了一声:“何凤池?你是天山派高手……何凤池,何池凤,江湖上不是早

    就说何凤池命丧天山须弥峰?”

    牧田夫缓缓道:“江湖上早以为我死了,可是,我怎么能够死?我须报仇、雪恨,不能

    如此轻易死去,因为天山派,当今江湖上只有我一个人啊!”

    石剑田望着这神奇的老者,听他叙述四十年前的江湖一段秘史。

    雨,下着下着……

    雪,下着下着……

    天山须弥峰顶,出现了一条三十多岁年纪的汉子,豹头环眼,生像威猛,他看了石屋一

    眼鼻端中哦了一声,满脸不屑,大有唯我独尊之概。

    石屋之顶,覆满白雪,屋边一株高大千年古松,苍绿的松针,全为雪所凝住,蓝衫汉子

    仰头看了一下古松,冷嘿一声,正待出口喝喊。

    石屋的石门全无声息的打开,走出了三个身穿白衣的长眉老人。

    长眉老人当中一个,越出一步,一抱拳笑道:“原来石大侠来临,难得难得。”

    蓝衫汉子浓眉一挑,洪声道:“好说!”举步跨了过去,他有意在三个长后老人前面施

    展一手,不动声色,暗中吸了一口气,快步从雪地上走去。

    雪地之上,平杰溜滑,蓝衫大汉快步走了过去,不但身形平稳已极,而且地上毫无一丝

    足印痕迹。

    三个长周老人问道:“石大侠有何贵事,千里迢迢的赶到天山简居。”

    蓝衫大汉石一堂道:“怎生个比法,由你们定规好了!

    当中那长眉老才望了右边的老者一眼,那老者会意,点点头,走进单户石室,石一堂不

    禁暗吃一惊,这老者若无其事的住石室,地面上全无复痕。

    不久,那老者由石屋之内走出来,后面跟了两名弱冠少年,双手捧了一柄长剑,三人走

    到原位,首先发话的长眉老者道:“石大侠威震中原,连破华山,衡山两派,我们为了不伤

    你我和气起见,由我们三位和石大侠相互印证三场,石一堂鼻子里哼了一声,喝道:“难道

    既然有胆上山,会怕了你们不成,“天山三仙”久已听闻,只是可能名过其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