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初露,晨空如画,朝霞吐艳,交织成异样绮丽的幻景。

    江陵品门缓缓启开,车马行人,纷纷进出。此时,一个神采飞扬,丰尤俊朗的少年,已

    随人潮迈上走出。

    这小年相貌出众,气度恢宏,如鹤立鸡群,登时吸引了许多行人的眼光,暗暗赞赏不

    绝。

    少年不禁慨然喟叹,人九冷暖,世态凄凉,一年前的殴打辱骂,如今的欣慕赞赏,人世

    如此,夫复何言!

    原来这少年就是龙野,他昨夜离开青莲谷后,匆匆进入江陵城,将一年前殴打他的独眼

    九等一批流氓惩罚一番,并告诉他们从此不准鱼肉弱小,自取恶报。

    春风吹动着他的衣衫,剑上丝穗迎风飘荡,他临风伤怀脑际中又浮现母亲含辛茹苦的境

    况,随而又想到除夕受辱的情形,复仇的怒火,骤然间在胸中燃烧起来。

    “先找华云海报复一掌之仇?抑或到东海先救出父母呢?”心中想着,脚足却没有停

    留,直待山风拂面,他才神志一清。定神瞧时,自己正停身在一座山岫之上,迎着日出,敢

    情他正向下而行。

    他暗中决定,先到东海之后,再回城找华云海,宁可让华云海多活几年,也不能使父母

    多受一刻的折磨。

    他决定行止之后,于是乃加快奔往的速度。他这时轻功已达草上飞行之境,纵然神驹骏

    巴,亦难望其项背。

    不久,越过几重山逢,但是前面一抹横岭,桃树不下千万株,花光山色,相映交辉,美

    丽之极。

    龙野十分惊诧,这等凄凉荒野,居然有如此多的桃树,秀丽清幽,必是世外高人修隐之

    所。

    他想:“反正顺道,不妨去瞧一瞧,若是机缘不错,能够交上一个世外高人为友,亦算

    不虚此行。”

    龙野生性好奇,又无江湖经验,想到就做,当下放缓脚步,大踏步走上属峰,分枝拂

    叶,进入林中。

    微风过处,清香扑鼻,龙野是天缕派门人,对于毒物,可说是大行家,他一嗅花香,不

    禁眉头一皱,笑忖道:“我只道是世外桃源,敢情是桃花瘅。”

    这种桃花瘴,说它厉害可真厉害,一般人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儿。中毒者并八多大感

    觉,只是头腕晕眩,心胸略为烦闷而已,但只要时间一久,瘴毒便侵人五脉,人法疗法。

    龙野在天缕门内学艺经年,训练得能忍受任何毒气,是以虽发觉这是毒桃林,根本不放

    在心上,仍自前进。

    走了好久,估师也有十余里路,但前路仍然桃树累累,花光如海,难寻出路,龙野暗叫

    怪事。他不觉停步,左顾右盼。不由苦笑一声,敢情走来走去,仍旧绕回原处。

    他拍拍脑袋,宁神澄志,暗道:“这片桃花潭,莫不是按奇形八卦和植,果是如此,我

    既不懂此门易数,岂不终生困在这里,纵然不惧瘴毒,岂不亦要饿死。”

    想罢,赶紧想抽身退出桃林,再亦不敢妄想交什么世外高人,只要能平安退出,就算幸

    运之至。”

    他回顾来路,仔细地退出,走着走着,忽觉不对,原来又回到原处。

    这下可伤透脑筋,他慌忙凝眉深思,穷想出林之策,忽然一拍脑袋,自骂道:“真笨!

    树下无法走出,何不走树上呢!”

    于是,轻身一跃,在他心目中,以为桃树最高,也不过丈余,他自信这一跃,起码在三

    丈开外,不难一跃而出。殊知这满眼尽是红白相同的桃花,隐隐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阻挡

    他,冲力愈大,反弹力愈强。卡地一声,他庞大的身子整个的摔下来,一棵陈年桃树,差点

    给他结实的身体砸碎。

    他摸摸后脑,暗暗叫苦,不知这些桃树倒底有多高?忽然不知那里来的灵机,搓搓双

    掌,喃喃说道:“惹的我性起掌。不将你这片桃林毁掉,那才怪呢!”原来他想用蓝天星火

    掌,将这片桃林付之一炬,这方法说妙可妙真妙,天下就没有不怕火的树木,可是回头一

    想,颓然道:“妙是妙,可是连自己亦得烧死林中。”

    他仰望桃树出神,胸中愤怒难消,不觉啸清一声,啸声铿锵,直冲云中,传达数里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