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无垠,素月细细。

    辽阔的海洋,在夜晚呈现出墨蓝色,永无休止的浪涛,形惊一条条雪白长线,扑向沙

    滩,月亮照在细纱上,映出了几条人影。

    左旁一名狰狞老道暴燥的道:“真是麻烦事,远巴巴的赶到中原,却又送信臭小子回东

    海,真扫兴。”

    老道身边是个青衣老者,闻声附和道:“对极了,晶心道长说到了在下的心眼去,在下

    本以为一到中原,可以畅所欲为,和中原的一些武林高手,如北神南魔,或太阴弧光夏日炎

    等人好好的斗上几天几夜……”

    狰狞老道又说道:“可是石老却不跟我们在一起回岛,他一个人从江南北上,不知要干

    些什么事。”

    青衣老者道:“谁晓得!”

    青衣老者转头问身后的一名银衣少年道:“伍兄,石老前辈对你特别倚重,你可知石老

    前辈到那里去了。”

    银衣少年满脸不屑神色,傲然的道:“石老前辈的确待我不差,但枯木居声何必说什么

    特别倚重,干脆就说是他对我偏心好了。”

    青衣老者老脸一热,突然一个中气充沛的声音说道:“不要吵了!”

    众人果然噤口不语,但过了一会儿,青衣老者忍不住又问那狰狞老道:“晶心道长,帮

    主这几日来怎的心情像是特别坏,整日里难得见他说一两句话。”

    狰狞道人道:“我怎么知道……夷!”

    青衣老者问道:“怎么?”狰狞道人道:“你看,帮主二人站在那里不知干什么,刚才

    已把鹰儿放了出去,等下就会回来,到时那个地方有船,鹰儿会带我们去!”

    青衣老者道:“莫非帮主在等鹰儿回来?”

    黑暗中,银衣少年诡谲的一笑,可是谁也没看到他奇异的笑容,他的内心似乎早已对他

    们帮主了解得清清楚楚。

    这一干人正是剑鹰帮石剑田,三大内天卫晶心道长,枯木居土,伍稼青,以及身俱天山

    密技的神秘老人牧田夫,另外沿有一年青人柳阳,他背上也是背了个年青人,正是被赤木子

    石一堂点倒的龙野。

    几条人影在柔软的细沙上,留下了逦迤的足印,夜晚的海风,吹拂着众人的心田,石剑

    田面对着黑蓝的海洋,心中正像扑岸的白浪,汹涌起伏,翻翻滚滚,无法休止,他耳际又响

    起了师弟黄勇的呼叫声。

    “飞驰十三侠当年是何等令人钦佩,侠心铁胆,武林道上一提起飞驰十三侠,无人不肃

    然起敬,那知自己竟坠落到江湖人人切齿的剑鹰帮帮主……

    “金轩材啊!金轩材,你要永远为武林所不齿么”

    每当正与邪的情感在他胸中冲突之时,他的心情紊乱已极,他想到自己脱离剑鹰帮,石

    一堂,伍稼青等人难免追踪天涯,而自己师弟黄勇跟剑鹰帮是否不两立,如果发觉他失踪多

    年的师兄金轩材竞是剑鹰帮石剑田时,心中不知作如何感想,石剑田心想,那时他会原谅我

    么?

    海涛轰轰忽忽,翻滚不休,像是在嘲笑他,也像是在鼓励他——

    石剑田只觉呼吸起来越是急促,汗珠淋淋而下。

    沙滩上,柳阳背着龙野,站立一旁,牧田夫望着澎湃的海潮,想着神秘的心事。

    三大内天卫缓缓走向石剑田,石剑田只觉心弦被人轻轻一拨,翁然而动,他看那冲高的

    浪花,幻出一个美妇的面庞,对着自己,低语相劝,要不听她的话,就是背叛义父石一

    堂……

    三人之中,晶心道长最是暴燥,超越双人,对着石剑田道:“帮主,寸阴宝贵,咱们不

    宜延误。”

    三大内天卫在剑鹰帮中,地位甚高,故他们说话之际,并无恭谦之态。

    石剑田心头火起,看了昏迷不醒的龙野一眼,刹那间,数百个念头闪电般交集脑际,猝

    然间大喝一声,当胸直击,一字正中晶心道人胸口——

    晶心道长武功虽高,但怎能经得起石剑田这十成功力一击,心脉震断,鲜血猛射,身子

    抛高了一两丈,跌入怒涛之中,转眼间卷入了滚滚波涛。

    枯本居士愕了一愕,伍稼青银衣一闪,厉喝一声:“我早就知道会有今天,牧田夫,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