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沉的大地笼罩在黝黑的夜幕里,一点声息也没有,从这夜幕的破隙处,透过少林寺殿

    中的灯光,煞是凄凉,煞是悲寂。

    这时少林寺外表上安谧如故,钟声沉宏两声之后。便戛然中止。

    第一座大殿上阒然无人,只有香烟袅袅,缭绕空际,第二座大殿也是一样。

    这两座大殿上的高手,此时已全部奉论伏全寺重地。在第三座大殿上,虽然极为肃静,

    但人影幢幢,为数不少。

    当中是语流禅师,手持拂尘,背挂长剑,后面有四名僧童侍立,旁边是他的二师弟惊玄

    和三师弟悟真两位大师。

    另外四位掌院长老分作两排,肃穆而坐,左边是悟性长老和悟世长老,右边是悟云长老

    和悟凡长老,这四位监院长老年纪均在四十以上,可算是三十四代高手之精华。

    悟海禅师沉重而肃然地道:“本门今晚情势之劣,为开山立派以前未有之事,二师弟守

    卫在仙迹谷和三师弟戒备的镇魔岩,俱都被敌人冲破而退进总坛圣地,还有悟修师弟镇守的

    一线天,也曾一度乱钟报警,现闻本守千里钟声召令回来,伏守大门,最可忧虑的是天觉师

    叔镇守居的灵泉峰,三报急钟,本座半时辰前已下论孙大真前行辅助,却一去音讯杳然,那

    位师弟自愿前往察视?”

    悟真大师立即禀道:“弟子请论!”

    悟海禅师颔首道:“三师弟要去最佳不过,但是敌机四伏,危险重重,尚希倍加小心,

    若有意外速以本门钟声报警之法,报告一切!”

    悟真大师合什道:“弟子敬领法论!”还身悄然引退。悟海禅师疾驰到大门,只见八位

    守僧之中,一位虬髯绕颊,相貌威猛的僧人,迎面走了过来,合什道:“悟真大师兄欲往何

    处?”

    悟真抬头一望,认得是悟修大师,连忙合什道:“灵泉峰情势不明,奉论驰往一观究

    竞。

    说话间,身形可没停住,宛如一阵轻风般闪出正门,霎时消逝于转角暗处。

    悟修虬髯猬立,含怒自语道:“遁世门是什么东西,竟然使本派如此剑拔……”

    怨语未完,忽然中断,豹眼圆睁如铃,愤然直视旷地,敢情在那旷地尽头蔽荫之处,徐

    徐出现乳虎般大,双目绿炯炯的黄毛巨猫。

    那巨猫口中咬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摇头摆尾地走到旷地中央,一张口放下那颗头颅,

    陡然昂首向月,长嗥三声。

    但闻那三响“咪——呜”一声,如秋雨夜里的恶狼长嗥一般凌驰高亢,绕空不绝,听得

    人心中寒意油生。

    悟修大师武功那么深厚之人,闻声也感到满肚子不舒服他怔得一怔,忽然大怒道:“这

    是谁家养的恶猫,挖了死人头颅,还敢来佛门圣地撒凶!”

    一边暴喝着,另一边倒提方便铲要去赶。

    这时那只巨大黄猫长啤三声之后,又绕着那颗血淋淋的人头走了三圈。

    忽然那七名僧人之中,一位高声叫:“悟修师叔慢着,你瞧那只巨猫是适世门倚为护法

    使者的黄猫么?经对月三嗥,绕人头走三圈,不正是他们将倾师出现的血染符么?”

    悟修大师虽然技高胆大,骄羁不群,但闻言也为之一震惊,回首一瞥,那出语之人,乃

    是一位面如满月,气宇极是不凡的少年僧人,正是悟海禅师座下嫡传的大弟子修归。

    跟着听修归惊噫一声,道:“师叔请看,那黄猫所咬的人头,好似天觉祖师叔的……”

    悟修大师问言大吃一惊,凝目瞧去,只见那颗人头血迹膜糊,辨别不出五官大窍,但那

    对细长的修眉,可真有点像恩师天觉大师的……”

    须知天觉大师生性慈和,不与物争,却单传悟修一徒,而悟修虽然磕傲不驯气暴戾,独

    对授业思师敬奉如神,百般驯服。

    这时骤见那颗人头似是恩师的魁首,当下大叫一声惨裂惊人,挥着方便铲飞身大步赶

    去。

    那只黄猫一瞧人来,又是一声怪嗥,丢下人头,转身奋力一窜,疾如流矢离弦,直射入

    左侧十丈外的山洞。

    悟修大师赶忙捧起人头仔细一瞧,但见那颗人头满布猫爪伤痕,血迹斑斑,根本无法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