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在那个峰顶石山上,清净深洞中的北神龙天翔,双眉皱合,头上,白气腾捏,分明

    是在运功调息。

    这时万籁静寂,龙天翔,台净明之极,猛然间洞处响起一阵英呜长嗥的响声,其音嘹亮

    之极,洞壁也为之微微震动。

    英鸣声尖锐地飘飘送人他的耳中,直刺心房,龙天翔身躯一震,忽地睁开双眸,期霞第

    一缕的光辉已射到昏黑洞中来,天色已经破晓了。

    他疾盖一扫石床,空荡荡阒,无人,那有龙野的身影?心叫一跳,他抖了抖衣袖,双手

    轻按石床,身形疾快神妙地飞出洞外。

    洞外艳日丽天,朝雾丝丝如釜上蒸气,他四下大声喊叫:“野儿——野儿——”声如洪

    钟,十里之内畏皆清晰可闻。

    然而回答的只仅是山谷的连绵回响。

    龙天翔忽感到一种不祥的兆头,不禁心惊肉颤,赶忙闪身回到洞中。

    果然不出意料,洞壁只剩着自己的佩剑,迎着旭光,闪着万缕银光,那柄蜈蚣剑已不翼

    而飞。

    他犹如失足想道:“这孩子,也太草莽了,叫我何能放心呢?万一落入敌手,岂

    不……”

    想着,一定神,目光横扫,四下搜望了一下,忽见案上纷条翻飞,墨迹斑斑。

    龙天翔心中一喜,疾步上去,只见上面写道:“冥岛道世门出山,野儿暗跟探察。

    这一点发现,一阵阴影罩过龙天翔的心扉,情况为之紧张起来。

    据龙野以前所述,遁世门匿居息影幽冥鸟的缘故,乃在秘密磨练活地狱中的绝世高手,

    令遁世门突然现迹海岸,证明他们已练成了“潜毒劲”的夺世劲功紫。

    不过这位神剑震乾坤,所向披靡的北神龙天翔,并不怕恨这种邪门技俩,也不是紧张地

    和冷云站的决战期到了,而目同因为剑鹰帮已倾巢而出的迹象,他担心武林中实力不足为

    敌,加上通世门劲敌,中原情势之恶劣,他的两眼犹如的扰起,木然望着纸上字迹。

    山峰澎湃涌上潮,声如万马奔腾,在这静寂的早晨,听来是那般的雄壮凶猛……龙天翔

    深吸了口气,髯发拂肩,苍眉轩动,奋然一跃,取下壁上的紫龙剑,疾飘出洞。

    海风迎面吹拂,予人一种清新的感觉……龙天翔毫不思索,向北凌空猛扑而出——然而

    龙野的影子,宛如泥牛入海,一去不见影,一天,二天,三天……一个月的日子已然逝去,

    但是宙间就好像失去了吟啸剑影。

    相反的。武林中这短暂的时间内,已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

    遒世门的气氛,已闪电似地攻破了祁山天柱峰的太阳官阵,活擒妙算老。

    之后,又转而指向东南方面蔓延,所过之处,只要让他们知道摆藏有异宝的武林人物,

    不论正邪黑白,无一能逃得地魔掌的夺取残杀,遍案累累,血染中原半壁,比之三年前剑鹰

    帮出世江湖时猖獗毒辣何止十倍。

    但是在这逝世门魔氛猖炽之期,剑鹰帮那一方面反而掩旗息鼓,悄无声响宛似剑鹰帮的

    凶锋淫威,已为逾世门的声势所慑服!

    不过,武林道人物对于剑鹰帮这等不寻常的举止,反倒升起怯惧的戎心,只因他们见识

    过剑鹰帮狂妄蛮鲁的真相,绝不会这般不战而退示怯于敌,目前这等一反常态的静息,只是

    暴风雨欲来的前北!

    凡是遒世门行凶之地,北神龙天翔一得消息,总是不放过机会的兼程赶去,可是遁世门

    行动迅快神秘无伦,有若鬼魁,当他跟着到达时,惨案已经结束了,留下的只是那些修不忍

    睹的现场。

    血案一件一件的增加撑起了龙天翔愤怒的火焰,同时日期一天一天的过去,好像渐渐加

    添失踪的龙野之危机,他便尽了数十年老江湖阅历的全身解数,弄得精疲力尽,还摸不到遁

    世人物的衣袂和龙野的踪影,于是这位刚烈倔强,自尊心极重的老剑神,仪容日益憔悴。

    精神也渐崇靡。

    是日,龙天翔已循踪追到湖北古道上的一个市集,这集镇虽则规模甚小,但想是当道中

    重要地位,倒是人马拥挤,热闹非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