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野飞卷出洞,只见那老者依然到地晕迷不醒。

    他惊戒地驶目疾驰,夜风吹拂,满空是星河烁烂,大地静寂无声。

    龙野长出一口气,俊肩却已一片羞红,暗斗一声:“惭愧。”还身进去。

    靠着他炯炯有神的双眼所发出的神迷,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深人半里多路,龙野突见前

    隐隐透出光亮。

    于是放松脚步,有如幽灵鬼影般,轻飘飘在黑暗中一闪即逝。

    “飒”的一阵微风飘过,龙野快逾飞步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孤形,无声二息地四肢使出粘

    劲,互贴在黑暗潮湿的洞顶蜈蚣剑在那一刹那以已归鞘。

    先前在途中隐见的光亮,竟是发自隧道尽处,一片方圆十丈的石地,挂着数十个绿色笼

    灯,绿沉沉的,映得发眉都青。

    石地中间是个大祭坛,坛上插着数十面绸有黑鹰孤剑标志的三角旗,碧光映目,令人感

    到庄严百寒酷,到处浮现阴森惨惨的气氛。

    这际坛下面有二十余人排得整整齐齐,高矮俊丑,肥瘦老少均有。

    龙野一气之下,已看出缺少三人,一是石剑田,另一位人是银衣少年。

    正惊愕之间,忽紧依壁角之处,有一座只可容两人并肩而过的石洞。这时数人鱼贯而

    出。

    带头的是个长发披肩的中年人,面带煞气,威势不凡,龙野凝目细看,却是他痛入骨

    髓,却又蔼慕万分的龙射英,即是石剑田”。

    石剑团身穿一件黑色长袍,前心背后,均绸一条金线大鹰,张牙鼓翅,爪下抓着一柄长

    剑,然后是银衣少年,更后是一个怪面狰狞,白发白眉的满者,和一个枯瘦老叟。

    石剑团昂步走到祭坛案后,巍然的坐在太师椅上,银衣少年等三人都在椅上径自落坐。

    石洞中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龙野暗自凛然,剑鹰帮这种“开香堂”的威严气势,远非一般江湖邪派所能望及。

    这时只见银衣少年先和枯瘦老叟,狰狞老道低声耳语一阵,待两老颌首,然后起身对石

    剑田道:“总坛座下,三大“内天卫”伍稼青,奉总教主之令传谕给帮主”

    龙野暗为惊诧,看下出伍稼青年纪轻轻,职权却如此之高,这种“内天卫”之名称,在

    中原门派中等于护法使者,取位稍逊掌门人,但权力比掌门还高。

    照这样看来,那枯瘦老叟和狰狞老道也全是例人三大内天卫”之内,武功必高于石剑

    田。

    石剑田却看也不看相稼青一眼。脸色一片冷傲漠然。伍稼青显已微嗔,大声道:“执法

    堂主卞雄,文兵堂主洛普,及武行堂主等惨死之事,帮主应有个交待?”

    这等情形龙野看在眼中,不知何故,龙野对于伍稼青已生出极端厌恶的感觉,将于石剑

    田却同情起来。

    石剑田死灰的脸色,却毫不在乎,只冷冷嘿了一声。伍稼青眼瞧石剑田这付神色,冷笑

    一声,道:“总教主命帮主及三位堂主务必夺取“霭芳幽心草”之事,帮主不但未竭力尽

    职,反而竞潜藏行踪不回岛,以导致宿仇遁世门得到文士萧苍石的暗助,在短朝之前,练成

    了阶地狱中所归望的潜劲流毒,此番过错,你虽一帮之主,但帮现无私,你应全盘负起!”

    石剑田耳闻道世门已练成绝功,身躯微震,眼中流露出异样光辉。

    他既情于由此一来,本帮将遇到继洛一谷之后再度受挫,但也喜于剑鹰帮若因此而亡,

    不啻助他跳出罪恶的旋涡。

    这两种极端矛盾的思潮,使得向来阴沉狡猾的石剑田,也不禁感到内心阵阵翻腾。

    可是洞顶上的龙野却听得迷惑之极,按天斗士萧苍石乃是一位正派隐士,焉会帮助幽冥

    岛遁世门完成此杀人祸世的勾当?耳畔又传来伍稼青的声音,只听他道:“不过总教主还念

    帮主一向尚还忠心,才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枯木居士与品心道长二位内天卫帮助,率

    领坛下二十四位术帮高手,按照此谕行事。

    伍稼表探手入怀取出一卷黄经,离座移步,双手平伸,恭恭敬敬送到案前。

    龙野眼睛睁得比银铃还大,微感焦灼地忖道:“剑鹰帮此后一切意向,全在那卷黄纷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