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身形乍分便合,石剑田面色凝重,宛如碰上平生大敌,不得不沉着应付,他在剑术

    上果然有惊人的造诣,是以利剑出处,鬼哭神号,在使人为之震惊。

    这等高手拚斗,差之毫日,便谬以千里,龙野先机一失,全盘皆墨,石剑田抖撇精神,

    运剑如风,脚下如行云流水,刷,刷,刷一连数剑,没谲云危,辣无匹,把龙野连退退寻

    丈。

    龙野一阵冷气值冒,暗想虽说自己先招一失,但对方一上手,便如魔附剑,大露锋芒,

    直教自己难以招架,这种剑术,这等功力肖莫怪他横闯天下,所向无敌了。

    想到这里,念然内心一凛,心想:“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大义灭亲,维护天地间浩然之

    气啊……”登时面容一整,一派严肃容貌,蜈蚣剑自然而然动浮出盖世神威,如司剑之神,

    一剑在无,剑气凌云。

    石剑田陡然感到磅礴正气,沛塞周遭,不禁魔志消沉,只觉面前一片正义样光滚滚而

    来,锐不可当,不由缓缓后退。

    龙野这一运剑,心中顿然大悟,神情更是乘正守诚,毫然一丝杂念,敢情这时陡然领悟

    出一些诀窍,一时剑光盈空盘绕,剑气势重万钧,有如万雷交错潜响,周际地面沙飞石趟,

    漫天断草,飘荡空中。

    三百招眨眼即,石剑田越来越觉不支,绕场退到山弯处。

    这时龙野的剑术有如日月长辉,万里俱照,但过了三百招,只见他双目含威,舌绽春

    雷,大喝一声,脚下一错,一记“西山炎阳”宛如奔雷击电般击中敌剑,石剑田但觉耳呜心

    跳真办枯,竭东注剑震荡开去,虽然不会撒手,但已户门大开。

    天色陡然大变,一道眩目闪光一幌即逝,一声霹雳猛雷四山俱震。

    却见龙野面悲愤肃穆,浑浑剑光一敛,化为一道长虹,剑射石剑田敞开的门户。

    石剑田立时亡魂俱冒,急提残余真气,连忙使出东海流星的“云泼幻变”,身形极古怪

    地转了一个方位,避过凶锋,他本想施出三个方位,再换口真气,使出剑膺帮与敌俱亡的剑

    路,谁知这刻内力已竭,是以仅能拉开一个立位,便觉双脚如负千钧,难动分毫。

    龙野喝叱一声,一记“剑冲泰斗”,如影随至,直取咽部,说时迟,那时快,石剑田陡

    然厉喝一声,利剑随手扔出,划出一道锐啸真冲龙野,双掌更孤注一掷,扫出剑鹰帮食誉一

    时的“气三千”绝命掌,顿时四周风力潜激,径向对方猛撞。

    他武功本深高,这两着又是孤注一掷,所有余劲残力俱皆运于剑掌,其势不但迅速绝

    伦,而且妙在恰值龙野递剑劲力将尽于际,也就是,一招之间身形最迟滞的时刻。

    龙野去势绝猛,冷不防他尚有此玉石俱焚的绝招,连忙脚下旋个方位,勉强避过迎胸射

    至的东洋剑,但觉那袭来劲风,刚烈中并有阴险的味道,令人有些魂失魄之感,龙野猛沉胸

    前微微一窒,神志倏然一楞。

    经此一来,手臂不觉坠落将尺,蜈蚣剑直取咽部,陡变为刺向对方小腹之上。

    只见利剑过处,血光暴现浅,剑鹰帮主石剑田向前跌撞几步。

    真目厉声道:“你这就算胜利了么?……”

    龙野强运一口真气,强自镇定体内纷乱陡变的神志。石剑田满身都是鲜血,那对眼珠几

    乎要突出眶外,仰天厉吼一声,厥状惨至,猛沉眼前一黑,一时支持不住,跌倒地上,惘考

    我云腾涌的天空,一切的理想和追求,终于变成了空洞。

    前面是一片黑暗,石剑田挣扎似地厉声一叫,声音凄厉已极,使人不禁毛骨耸然。

    这叫声直如一把利剑,迎胸射入龙野的心房,他也如响应,闷吼一声,踉跄可退一步,

    神情账惚,如痴如呆,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

    轻风凄凄如泣,衬托着石剑田的喘息,沉重的吟呻声,周际更显得一片凄凉。

    阳光眩目,再加上痛苦的呻吟是多么单调与恐布。

    石剑田挣扎断续的哺哺自语,有如幽冥地俯发出的声音道:“……这样的死,我难道就

    这样的死了?但我死得不瞑目……怎样也不甘愿……正义……正义……我领偿了……它的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