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野又听了一会,已辨出来骑顶多不超过五匹,只那车轮轴的声音,却震得四面山谷回

    应环响,仿佛千军万马,奔腾逐跃一般。

    他不由凛然戒惧起来,因为这个沉重的声音,可以辨判断出来骑他载价量极重,别的他

    都不怕,就怕这是雍正的诡计。

    试想雍正是九玄之尊,今晚不但痛失霭芳幽心草,而且尊严扫地,他既是阴沉高傲之

    人,岂肯如此算了?说不定他先命今天鹅怪老缠住爷爷,然后叫皇宫全部高手,一齐扑灭爷

    孙两人。

    越想越觉有理,他不由开始紧张起来。

    且说十里梅园,南海观音古庵中的那位冰心花貌孤芳自傲的陆姑娘她讶然望着面前这位

    酸泪勇眶慈爱苍老的老尼。

    自她痛失良侣,失魂落魄的到了此庵十几天来虽觉这位老师傅十分慈祥,使人有亲切之

    感,然而每临黄昏总见她临风洒泪,刚才闻我悲伤悲怨,又勾起了她伤心的往事不消说她过

    去的遭遇,亦必和我一样。

    突觉一阵心酸,起身起到窗边,轻启窗格凭窗遥看旷野的景色。晨风轻送,有种苏醒的

    感觉悟贞老尼喟然一叹,轻轻过去,道:“往事已深深地烙印在伤心者的心灵上没法磨灭。

    纵然有青声木鱼朝夕相伴,也难以消念缅怀浸弱凄惋枪伤。”

    “陆姑娘年翠容貌,还怕找不到一个知音来抑郁解愁。”老尼说这句话时,神情极不自

    然她偏不愿位年纪轻轻的姑娘遁人空门受苦,不得不将自己对爱情的观感道出。

    陆姑娘怅然叹道:“有时这样想过一次,说着眼泪又朴籁籁地流了下来,我随时激动,

    惭愧地扑倒在他的灵案前,求他在天之灵,宽恕我起了这个邪念。”

    悟贞老尼心中感动之极,事实地演变,说说她的坚定不移并不是愚笨,而是神圣的伟大

    的。

    陆姑娘继续道:“虽然他爱过我然而却以最纯真的感情相处十天。天荒块老,海枯石烂

    我永远记得这温馨可贵的十天。”

    “他并不是世上的美男子,仅仅不过比常人潇洒一点而已,然而那种磅礴凛烈的气魂,

    足令任何人一见倾心,如今虽已离开人世,但是他的气魄仍然束着我残酷的性格,否则目

    前……老师傅,你也许早已死在我手中。”

    悟贞老尼虽觉惊讶,却并不恐慌死在她寒冷的心灵中早已失去它的份量。

    “最叫我良心不安的,是我间接的毁了他……”

    “记得那一个清朗寂静的早晨,他不知受什么刺激,突然癫地跑到寒玉山,与我师父相

    遇……两人一言不合,交起手来,就这样被师父打落在无底深井丧失性命……”

    语音说来凄凉神伤,婉转动人,悟贞老尼慈目中也凝闪着满眶泪光,轻轻拦住她的腰

    支,道:“好孩子,你的不幸直能让闻者怆然泪踪,不过你是个不平常的姑娘,当然知道徒

    自哀伤,无益身心,我佛慈悲,会赐给你寂静的安祥!”

    说着转身过去,再度拈起剪刀,陆姑娘轻喟一声,神情立时变得庄严穆肃,扶坐云床,

    面色立时平静得出奇,刚才那满怀悲切之情,已都消失。

    悟贞老尼左掌握住她的秀发,右手紧握剪刀,待要执行削度,忽然心中一动,缓声道:

    “只此一剪,归依空门,七情六欲,一概扫净,但贫尼真想在削发之时,一闻姑娘谓他究竟

    是指谁?阿弥陀佛,我佛善慈悲,怒我多嘴。”

    陆姑娘离言不已,心弦复又颤动不已,微一犹豫,伸手人怀,取出一块精致巧小,檀木

    刻造的灵牌,牌上雕有一个负手背剑的心子,轮廓分明,俊朗照人,逼真已极,公子胸前刻

    出“龙野之灵”,刻的整齐精致。

    悟贞老尼取出一看,眼前顿然飞来一片阴暗的云翳,一阵昏眩,几乎晕倒下去,幸而陆

    姑娘身怀上乘武功,耳目极是灵敏,霍然惊觉,暗运真力将她找找回原地。

    她讶异地问道:“老师傅你怎么?”

    悟贞老尼精神麻木地喃喃地道:“就是他?”

    她点点头,令人怜惘地笑了一下,惨然道:“是的,看相貌应该是福禄深厚的,殊不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